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基本法第23條和「國家安全法」

基本法第23條和「國家安全法」
廣告

廣告

先說明一點,我一向都是支持香港應該就23條立法進行討論,而且應該找一個合適的時機,盡快進行相關的立法工作。這因為是基本法條文的要求,而基本法是保障「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根本。每個人可能都會對裏面的個別條文有意見,但基本法作為一個整體,就是悍衛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依據。北京政府及那些京官如何曲解扭曲基本法,今天特區政府的高官又是如何以今日的我打倒昨日的我,遷就北京的違信毀法,這是他們的誠信問題。但香港人就是要堅持依據基本法的條文來處理基本法相關的問題,這才是保護「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的基礎及起點。

一直以來,北京當局會不會利用日本23條來剝奪香港人的人權及侵蝕香港人的自由,都是一個最重要的問題。正因如此,2003年那一次,才會引致五十萬人上街,草案被拉到,保安局長也要鞠躬下台。

今天,中央政府現在常常說,要在香港落實「全面的管治權」。這種說法,其實已經擺明車馬,要更大程度干預香港的內部事務,要推翻基本法及中英聯合聲明對香港人作出過的承諾。但正是因為北京當局的行為反覆,而且一再推翻曾經對香港人作出過的承諾,又隨意曲解基本法來遷就其政治需要,更矮化「中英聯合聲明」只是一份歷史文獻,這才令香港人對內地及香港的關係顯得更沒有信心,對23條的立法更是充滿戒心了。

今天,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的意圖十分清楚,就是要以「港獨」及「國家安全」作為切入點,要特區政府盡快為23條的本地立法作出部署。甚至可能想把將來的23條立法做到可以更廣泛及更具殺傷力,可以用來壓抑不意見,用以打壓對中共及特區政府不滿或不同的意見。

中聯辦主任王志文在首個在香港舉行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研討會」中,指香港是「全世界唯一沒有為國家安全立法的地方」。這一種講法不盡不實,也盡顕很多京官發表公開談話時一貫的輕率隨意,欠缺嚴謹的邏輯,更完全沒有事實根據。

甚麼是「國家安全法」?先不談論所謂「國家安全法」是不是極權政府容用以打壓人權的工具,香港要制定一套「國家安全法」嗎?根據基本法第2章第23條,即有關《中華人民共和國和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關係》這一節的最後一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條文就是如此清楚。

而且,真的是全世界所有國家所有地區都有「國家安全法」嗎?這是一個常識的問題。現在只要上網便很容易找到有關的資料了。也可以證明這位中聯辦主任的談話是多麼輕率。

公道一點,可以說「基本法23條所規定的各個項目,在很多國家都有相關的律法,香港在回歸之後在這方面的律法並不完整」,說這是基本法作出這個規定的原因,也許可能合理一點,對香港也公道一點。

很多人,包括法律界人士,甚至是親北京的制派的人士,香港的官員及社會各界都曾經分別指出,部分與基本法23條相關的法律條文,其實在香港的法律系統中已經存在。所以,只要把這些條文統合,再為未有相關立法的那些部份作出補充,便已經可以滿足基本23條的要求。如果能做到這一點,就已經可以滿足了所謂基本法原意中要考慮的國家安全問題了。

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基本法研究中心舉辦了一個《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研討會,當時的法律政策專員區義國在演辭中指出,英國的殖民地在獨立之後,大部份「仍保留關於叛逆罪、煽動叛亂罪及官方機密的英國法律。有些普通法司法管轄區除保留這三項核心的國家安全法外, 還引入其他法例, 以處理當地的特有問題。」這即是說,中共口口聲聲說九七回歸是洗脫香港百年殖民地的恥辱,但殖民地時代那些惡法,還不是保存了下來!

區義國當時也指出,脫離了接你之後新增的那些法律條文,「被視為侵犯人權的根源」。他也指出,「在其他司法管轄區中, 例如美國及加拿大, 憲法對人權的保障凌駕不相符的國家安全法」。

從開始的時候,說明要以為本地立法的形式來進行,就說明了這要乎合「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這個核心價值。因此,任何23條立法都不能不能只看北京的長官意志,而是要以香港內部合理的立法程序來進行。這包括要有向市民作出諮詢,要經歷議會審議法例的程序,議員可以對政府提交的草案作充分的討論,最後要得到立法會議員的通過議員的投票支持,議員投票的時候也要充分考慮市民的意見。

作為香港人,如果要從保障是基本法的全面執行,如果大家要捍衛一國兩制及港人治港,便要正視基本法中清楚說明的,香港要為23條進行自行立法這個憲政上的責任。香港社會的共同目標,就是要制定出一條合理的、以保障「一國兩制港人治港」為大前提的、符合香港社會特色及需要的,及保障香港人權的23條立法。

香港人必須小心,不要讓北京當局及特區政府透過製造「港獨」問題,又誇大「國家安全」這一個內容空泛的說法,令23條立法變成了國內那一套打壓人權及異見的所謂「國家安全法」。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