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維權律師「擾亂法庭秩序」?

中國維權律師關注組:維權律師「擾亂法庭秩序」?
廣告

廣告

近日內地維權法律界鬧得最火熱的定必是有律師及公民發起聯署要求罷免現任司法部部長張軍。在此之前,已有五位被司法部門打壓的律師及實習人員向張軍發公開信,指張軍正帶領司法部門對律師進行運動式的打壓。這封公開信提到近半年多名律師被司法部門立案調查,暫停執業,甚至吊銷或註銷其執業證。多名受打壓的律師中,最令筆者注意是被當地司法部門以「擾亂法庭秩序」或「干擾訴訟活動正常進行」施以處罰及將被處罰的三位律師:李金星律師在二零一六年十二月被濟南市司法局暫停執業一年;隋牧青律師在二零一八年二月被廣東省司法廳吊銷執業證;文東海律師則在二零一七年九月被長沙市司法局指「案情重大」處罰他。

相信有不少讀者心裏都有疑問:三位律師為甚麼要「擾亂法庭秩序」?他們是不是真的「擾亂法庭秩序」?

三位律師都是為「敏感案件」的受害人辯護之後被指控「擾亂法庭秩序」。李金星及隋牧青分別代理「新公民運動」的郭飛雄及丁家喜,文東海則是代理法輪功案件。值得注意是三宗案件的審訊都非常不公,三宗審訊的法官極明顯地偏向檢控一方,對辯護律師提出的意見充耳不聞,亦完全無視當事人及其律師在審訊上的權利。

以郭飛雄案為例,郭飛雄一開始是以「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被起訴,但去到最後一次審訊臨近宣判時,法官卻說因檢察院指控的事實不構成「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而將定罪改為「尋釁滋事罪」,然後即場詢問律師意見。李金星律師要求更多時間準備辯護意見,理由是法庭臨時改變控罪,但又沒有給予律師足夠時間準備,對當事人嚴重不公,但法官卻一口拒絕要求。李律師及後要求法官迴避,法官也不接納,當李律師追問法理解釋時,法官馬上終止李律師發言。另一位律師隋牧青的遭遇差不多,主審法官先是拒絕辯護律師複製案卷材料及拒絕通知證人出庭作證,審訊過程更不斷打斷隋律師的發言。

文東海律師面對的法官更為過分。柏為良法官居然在審訊開始前威脅文律師的當事人,命令當事人在庭上不准提法輪功的事情,不准做無罪辯護,更指如果做無罪辯護,他也不會採納,並誣陷文律師是「來搞事的」,教唆她解聘文律師。文律師在庭上申請柏為良迴避時,柏為良又公然違法自行駁回其申請。

從上述三宗案件可看出三人面對的法官沒有不偏不倚地根據法律行使權力。他們發出的命令並未保障各方在審訊上應有的訴訟權利,反而是限制辯護律師及當事人的權利。事實上,由法官拒絕公平對待辯護律師及當事人那一刻開始,法庭秩序已經受到最根本性的破壞。所以,三名律師力竭聲嘶向法官指出其違法之處及一而再闡述自己的法理觀點,實不應被視為「擾亂法庭秩序」。相反,他們的行為是將被法官破壞的法庭秩序回歸法律所規定的模樣,並挽回法庭於公眾眼中的尊嚴。

我們或會認為法庭都是至高無上,法庭內所有人,哪怕是律師,都必須聽從法官的指示並絕對不能擾亂法庭秩序。這觀念恐怕只是基於法治先進地方的法庭總能公正地審理案件。但在欠缺司法獨立的地方例如中國,法官可以為包庇政府而有法不依,他們命令的法庭秩序也可以與公正審訊背道而馳。此情況下,假若連以法律為專業的律師都對法官的違法行為默不作聲,試問又有誰能及時糾正法官並避免不公義的出現?

《港支聯通訊》其他文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