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竊國有獨夫,誤國有佞臣,最是禍國禍民此類人

竊國有獨夫,誤國有佞臣,最是禍國禍民此類人
廣告

廣告

點解政改又話要有「共識」先至可以講?

正因為無可能有「共識」,所謂「合適環境」也是「永遠等不來」,所以所謂要等有「共識」或者有「合適嘅社會氣氛」才講政改,意思就係永遠都唔俾香港人講政改。中共這種氹鬼食豆腐嘅策略,其實已經昭然若揭。

最討人厭的,就是在另一些問題上,例如基本法23條,就可以用上完全相反的邏輯喎。如此毫不掩飾地雙重標準,以為香港人真係傻仔?只是進一步證明一個極權政府可以虛偽到甚麼地步而已。

其實正正相反,如果首先處理政改問題,討論23條的合適環境就會較容易做就。也不只是政改。

政治制度的缺乏認受性,已經成為所有其他香港問題難以有效及有效率得以處理的主要絆腳石。因為政府缺乏足夠的政治能量及足夠的政治威信去施政,又沒有足夠的說服力去領導這個社會。因此,差不多所有其他問題,特別是有重大爭議的政治問題,便只會無從入手。一旦政府或北京當局想夾硬來,就必定會造成更深的社會撕裂。而這樣的撕裂,也只會令特區政府的威信進一步受挫,令香港人對特區政府及北京的感覺越來越差。

今天的香港,已經陷入了這樣的一個惡性循環。特區政府當然可以選擇有權用盡,甚至繼續竊奪更多的公權力,確認書及選舉主任的行為便是一例。但知道這樣做的代價有多大嗎?有冇諗過,點解香港警隊會由最得到市民信任的紀律部隊墮落至成為最不獲得市民信任的紀律部隊?有冇諗過,為何立法會作為一個最高民意機關,今天的威信會江河日下?政府越是要模糊掉不同領域的權力邊界,以擴大自己的權力,就只會越是令政府自己變成獻上蜘蛛女之吻的黑寡婦,所有讓這個政府如此勾搭過的,就只會變成從犯,與政府齊齊變成奸夫淫婦。近幾年,代表社會權威的各個系統正在逐一崩潰,整個社會的權威下墮,政治及社會也瀕臨陷於「失範」的狀態,代價無可挽回。所謂殖民地歷史反令香港成為香港本身及中國的福地,這一個百多年因一個歷史偶然而遺留下來給香港的制度優勢,也只會瀕臨破產。

北京也可以繼續扭曲基本法,繼續以為大權在我點搞都得。但真的是點搞都得嗎?看看今天的政治氣氛,看看香港人對北京的負面評價,看看年輕一代的身份認同危機,便可知一二。以為「家、春、秋」裏面那個老太爺真的很有權威嗎?其實個個都想佢早啲死。而這樣被共產黨「家」天下了的這個國家,就個個都真的會變成一個「蓋」下面的一群「豬」(豕)了。

而且,除了那些愛黨盲目、唯北京共產黨馬首是瞻的政治娼妓、五毛愛字頭、及那些只是想着混水摸魚搵着數的政治投機分子之外,一般香港人會心服嗎?搞國民教育,要人人字正腔圓唱國歌,要個個人對住枝旗扮莊嚴肅穆又如何?知唔知一般香港市民會點樣教仔?你估那些愛國投機分子又會真的向自己的子女灌輸愛國主義,叫他們熱愛共產黨,吩咐佢哋唔好申請外國護照,要子女返北京讀書咩?最簡單,叫佢哋攞少幾本外國護照,佢哋都未必肯。呢類人叫愛國?要呢類人教香港人點樣愛國?講笑啦!就算中共俾埋個自行研發或抄襲的 ISO 709394454 愛國認證呢類人都係咁話。

這一類紅色政治大肥貓,以為自己在這個時候,睇準時機,飛撲出來獻上屎橋一道,就可以幫政府及北京一把、以為借勢打落水狗就可以上到位、就可以為中共效犬馬、就可以立功等奬勵,實際上就只會令才上任不足一年的這屆特區政府死快啲,更是進一步把那個惡性循環的旋轉速度加快。

從來最禍國䄃民的,除了是獨夫昏君、無行文人、奸官佞臣之外,就是這一類太監內侍式的人物。香港最大的災難,就是有太多這類人,而且似乎只會越來越多!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