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全球化監察 Globalization Monitor

「全球化監察」是一家非牟利機構,我們的使命是監察資本全球化對工人和環境的負面影響。 網誌

環境

用水不平等 窮人無水飲:超過8億人每天需要花30分鐘去取水

用水不平等 窮人無水飲:超過8億人每天需要花30分鐘去取水
廣告

廣告

為響應世界水日,非政府組織表示,在面對巨大環境壓力的國家中,水資源的獲取正變得越來越困難

一份新的水資源報告顯示,全球超過8億人每天需要花上至少30分鐘去取得安全的飲用水。該報告做出警告,在那些承受巨大環境壓力的國家中,用水不平等的現象日益嚴重。

儘管自來水供應覆蓋率在總體上有所增加,但最新的一份研究,《世界水資源狀況2018》就指出了各國之間、以及國家內部不同地區之間的用水差距;該差距很大部份是因為貧窮的社區還要與那些為富裕消費者生產商品的農業和工廠競爭使用蓄水層和河流的水源。

當最近的新聞頭條都聚焦在南非城市開普敦(Cape Town)的旱情的時候,國際非政府組織WaterAid(「水救援組織」)於星期三發布的報告就指出,許多其他地方的社區早已習慣了排隊取水和有限的供應。

水資源不平等 窮人無水飲

迄今,受影響最嚴重的國家是厄立特里亞,該國只有19%的人口能獲得最基本的飲用水。其次是巴布亞新幾內亞、烏干達、剛果民主共和國和索馬里,這些國家的比率則在37%至40%之間。不難理解的、同時也絕非巧合的是,這些國家當中有很多都有大量住在臨時避難所的難民。

在各國內部,用水差異與收入和其他因素也有很大的關係。在尼日爾,在最窮困的民眾裡,只有41%的人口能獲得飲用水;而最富有的人口當中,比率則為72%。在鄰國馬里,窮人當中能取得飲用水的有45%,相對於富人93%的比率。

WaterAid的政策與倡議主任Lisa Schechtman表示:「獲取水資源的不平等現象日益嚴重,主要是因為缺乏政治意願。……但如果我們對此問題置之不理將帶來很大的風險,特別是對偏遠的農村人口和流離失所者。」

最脆弱的人群包括偏遠或農村地區的老弱病殘和流離失所者。

性別也是一個關鍵因素,女性往往首當其衝,因為她們通常承擔了取水的重任。該報告稱,以一家四口為例,如果要取得聯合國建議的一天50公升的飲用水,每年需要花相當於兩個半月的時間去取水。

上學時間出去取水也提升了疾病的風險,兒童往往成為受害者。據報告,每年將近289,000兒童因衛生條件差而患上腹瀉,導致死亡。

中國、印度飲用水覆蓋率增加

不過情況也還是有改善的。自2000年以來,全球人口能夠在家附近取得潔淨水的比例從81%增加到了89%。但還是有8.44億人需要花至少30分鐘的路程和排隊時間去取水。

發展迅速的大型發展中國家的進展最為顯著。中國在2000年至2015年期間,多了3.34億人能取得飲用水;其次是印度,多了3.01億人。

比例增加最大的則是阿富汗,該國的戰後重建工作使獲得飲用水的人口比例從2000年的27%提升到現在的62%。老撾、也門、莫桑比克和馬里在這方面也取得了快速的進展。

然而,報告也指出,如果要實現聯合國的可持續發展目標第6項,即在2030年之前為每個人提供安全的飲用水和衛生設施,我們仍然有很多的工作要做。

今年夏天,世界各國的領導人將於紐約峰會上,審視我們在該目標和其他發展目標方面取得的進展。

為了縮小這個差距、實現全民用水的目標,WaterAid呼籲各國動用更多的稅收,為貧困人群建立供水服務和改善環境管理,並支持那些為了維護聯合國認可的水權而發表意見的人士。

氣候變化等因素 致水短缺問題加劇

飲用水的獲取問題也因為氣候變化、環境污染和人口增長而日益複雜化。聯合國本週較早發表的另一份報告就預測,到2050年,全球有50億人每年至少一個月將面臨水短缺的問題。

WaterAid的水資源安全和氣候變化高級政策分析員Jonathan Farr表示,最近的乾旱問題突顯了極端天氣如何加劇貧困人口的用水壓力。他說:「開普敦敲響了警鐘,提醒我們,我們最寶貴的資源,水,正在承受越來越大的威脅。」

「那些因為年齡、性別、階級、種姓或殘疾而被邊緣化的人群,以及居住在貧民窟或偏遠農村的人群,是最難獲得飲用水的;如果政府不優先考慮和資助全民用水的工作,同時又沒有改善工業和農業不成比例地大量用水的話,這些弱勢群體只會繼續受苦。」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