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社運

【專訪】未夠秤職員 夠秤行委——馬雲祺

【專訪】未夠秤職員 夠秤行委——馬雲祺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曾任社民連職員的馬雲祺(馬仔),出任社民連新一屆行委,叫不少人感到意外。

「一嚟社民連咁多打壓,幫下手。」

社民連主席吳文遠游說馬仔一段時間,對於是否出任行委,馬仔亦確有遲疑,考慮的主要是自己能否 commit 以及時間分配。

對馬仔來說,他認識多年的朋友、經常「被社民連」的行動者周諾恆(Jaco),決定加入社民連並出任副主席,有助他作出最終決定。

IMG_9910

馬仔坦然要一段時間適應新的身份,去年從職員身份離開後,他自言對政圈事務抽離。對於社民連的發展,馬仔期望能令社民連有更多的面向,特別是連繫他關注的外傭議題上「企前啲」,以及與不同民間團體有更多合作,互相支援。

紀錄片《未夠秤》的主角有兩人,一個是黃之鋒,另一個是馬仔。與黃之鋒一樣,未夠秤的馬仔已經進入社運及政治圈。他是在2011年4月成為社民連職員,那年他17歲。

馬仔參與社會運動的起點,亦是2010年的反高鐵運動。他與中學同學一同參與集會,1月16日,立法會財委會最後一日審議高鐵669億撥款,當日是馬仔爸爸生日,要回家陪伴爸爸,不過他一直心繫現場。那日逾千人包圍立法會,一眾建制派議員於凌晨後才在警方護送下,乘港鐵離開。

那年5月是五區公投運動,家住海怡半島的馬仔,在網上填寫義工表格。他協助的是辭職議員之一、公民黨的陳淑莊。馬仔還記得陳淑莊讚他勤力,著他在投票日跟隨車隊。當日助選工作結束時已夜深,馬仔有家歸不得,陳淑莊著他到其男友的家睡覺。

馬仔除了與黃之鋒一樣居於海怡半島外,兩人都是匯基書院(東九龍)校友。馬仔會考取得9分,到東華學院修讀副學士先修課程,不過對課程毫無興趣的他,很快便面對出席率不足、面臨被退學的問題。

在反高鐵運動認識的朋友介紹下,他申請社民連的全職職位。「果時覺得社民連前衛、硬淨。」結果一做便是六年。

這六年間也見證了社民連的大轉變。

2011年,那年1月,立法會議員黃毓民及陳偉業與200多名會員退黨,組成人民力量。馬仔形容,那些年的社民連氣氛陰沉、「怨婦」,「傾咩都講人力」,他自己亦感到十分煩厭。馬仔回想,那些經常與會員鬧交,質問他們「點解要同人力比,不如講下自己野好過。」

DSCF5781

馬仔形容,那時與社民連的關係仍是有些格格不入,沒有太大同伴的感覺。轉捩點在同年,高院裁決《入境條例》拒絕外傭申請居港權違反《基本法》,社民連在報章刊登聲明支持外傭。(按:2013年終院裁定政府勝訴)

當時在社民連總部接到的電話,大多是市民致電痛罵,「你地俾賓妹投票權?」馬仔是接電話的人,而他對社民連高調支持外傭的決定感到高興,對組織的歸屬感亦增加。

認識馬仔的朋友,也知道他對外傭議題特別上心。馬仔說,自己小時候居於海怡半島,屋苑到處均是外傭的身影,感到他們「好慘」,「如果係佢地個仔,媽媽係香港做傭工會覺得好難受。」

香港人在WTO
2013年到印尼,舉行部長級會議的世貿組織抗議(攝:李雨夢)

社民連支持外傭的代價,是2011年區議會選舉5名區議員(陶君行、曾健成、麥國風、陳昌、古桂耀)全數落敗。

敗選當日,他與周諾恆在陶君行在黃大仙竹園邨的辦事處外,看著那面快將要被拆下的招牌,突然悲從中來,一起流淚。

2012年立法會選舉,社民連未有議席增長,只維持長毛梁國雄在新界東羸得一席。

不過2013年起,是馬仔在社民連最愉快的日子。連串的社會運動包括貨櫃碼頭工人罷工、反地產霸權、青年撐退保及反新界東北發展,結識了一班同伴,「大家一齊上一齊落,雖然辛苦但係開心。」

雨傘運動之後,同伴各散東西,馬仔指自己的動力及熱情均下降,行動亦是「交功課就算」,形容「時間過得好快」。

IMG_9784

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後,馬仔決心辭職。

他首先是跑到歐洲旅行,現場觀看他的偶像、意大利足球明星托迪的退役戰。他本來計劃到菲律賓讀大學,不過總統杜特爾特上任,當地的朋友認為情況太危險,不宜前往。

留在香港的他則嘗試別的事情,馬仔到香港融樂會擔任義工,處理行政及研究工作,認識香港外傭群體以外的另一群少數族裔。

馬仔過去一年雖然不再是政黨核心,不過他絕少缺席外傭團體爭取權益的行動。馬仔提到,本地媒體不會理會外傭議題,而本地人現身支持外傭團體的行動,對他們來說是很大的鼓舞。對馬仔而言,人的受苦比其他事情,感受一定更深。外傭群體受到剝削,對他來說比更多事情迫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