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housescheung

血本無歸書店店員、數位雜誌編輯、業餘文偽青年。 部落格︰housescheung.blogspot.com Facebook︰/meetnwalk/ 網誌

生活

屋村師奶的殺人狂想——《黃金花》

屋村師奶的殺人狂想——《黃金花》
廣告

廣告

翻閱《黃金花》的劇情簡介,比對今年金像奬女主角入圍名單,毛舜筠根本不可能失落奬項。除非她遇上《桃姐》葉德嫻、《金雞》吳君如、《心魔》惠英紅、《親愛的》趙薇⋯⋯今年連《血觀音》都沒有提名,老戲骨如毛舜筠,怎可能落選。

不是批評沒有對手的情況之下她受之有愧,她等太久了,實至名歸。香港候選影帝影后,何其多。吳孟達、萬梓良,誰敢說他們的表演差;劉美君、廖子妤,都足以問鼎后座。我想說的是,各行各業最艱難的是發掘人才,好多行業沒有人才,直接完蛋。香港電影業人才這麼多,隨時交出幾個影帝影后,還怕甚麼?怕的,恐怕是沒有機會。怕的,恐怕是劇本單一化,創意不足。

要攞奬,先要命苦

故事背景耳熟能詳。基層屋邨悲慘家庭,出軌老竇,辛苦老母,智障兒子。悲劇元素結合在一起,主角黃金花不自殺都難。黃金花慘到一個點,觀眾對她零認識。我們不知道她嫁人生子之前的生活,我們不知道除老公和兒子之外的親戚家人;我們不知道她的興趣,喜歡吃甚麼,不喜歡吃甚麼;沒有人知道,她兒子不在身邊,一個人獨處時,是甚麼樣子。沒有的,她根本不可能離開兒子半步,兒子由始至終都在她的懷裡,像一個懷了廿幾年的胎,或許流產了,黃金花才能獲得自由。

香港拍過大量悲慘女人,要幾慘有幾慘。面對苦難,女人們會選擇逃避,選擇求助,選擇聽天由命,這些方式都演過了,而且均在得奬名單裡面。那麼,要令到今次的苦命女人和其他的不一樣,導演和編劇要給她怎樣的特點,令她有別於眾人?嗯,讓她學阿甘,去跑步。

黃金花大概是香港電影史上最熱愛運動的屋邨師奶。電影使用大量鏡頭,拍攝她和兒子一同跑步。過份解讀,可以說照顧兒子需要體力,讓兒子透過跑步消耗精力,她自己也借助跑步來調節情緒。跑步也令她培養出堅毅精神,持續一個月監視狐狸精,連續廿幾年獨力照料兒子。

或者觀眾會認為,黃金花鍥而不捨地計劃的拙劣殺人事件,才是她最大賣點。我卻認為那是毛舜筠最大的賣點,劇情給她演活角色的陰暗表,深沉而惡毒的表情,為表演大大加分。然而對黃金花而言,她的殺人計劃,從來不為復仇。她恨狐狸精,她也恨教車黃師父。不過,誰知道這些年來,老黃有過多少次外遇。如果仇深似海,未必會計劃,她會不顧一切置對方於死地。黃金花是藉著殺人的行為,渲洩多年來施加於她身上的,殘酷的命運所造成的鬱憤。向余安安借船,黃金花說這麼做是為了兒子,這句話可以解讀成,這些年來她為兒子做了這麼多,這次更應該為他,殺死搶走老竇的狐狸精,顯然是藉口。她選擇去打工,去賺錢,去忍受別人的白眼。這勻才是為光仔而做的。

寫實之外

黃金花殺人的畫面全部出於她的想像。為甚麼在一部反映現實,極力接近現實的電影,會出現這麼多的想像畫面。這些被紅色濾鏡染紅的,流動的魚缸水,惡毒的殺人畫面,其實在呼應黃金花兩母子親密的聯繫。

光仔的圖畫,凌亂、混亂,卻明確地顯示一把刀的形態。他心知媽媽準備殺人,企圖殺人,言語阻止不了,信息透過這些塗鴉般的畫,傳達給了觀眾。它們正是黃金花腦海裡的計劃與想像。正常人的想像世界,具體,明確,有聲有畫有動作。光仔則只能以抽象的方式表達。

類似的畫面常見於新導演。拍攝寫實題材,前輩導演著重還原真實,甚少情節留白的鏡頭。比如說許鞍華拍的《桃姐》、《天水圍的日與夜》,每一個鏡頭均極力還原真實生活。《一念無明》就有了,浴室弒母的情節,均採用留白的方式,給予觀眾想像空間。這沒甚麼好或不好,純粹是電影語言的分別。

至於《黃金花》,過份偏重女主角的描寫,缺乏社會環境描述。我們不知道面對這種情況,黃金花能夠找誰人幫忙,社工或其他組織,能否幫助她。周遭的社群又如何看待這對母子,街坊之間的同情和關懷以外,黃金花還面對哪些問題。光仔走失,誤上運漁車,黃金花到警署接回光仔,警察居然沒有半句批評,社工缺場。

這些因素使得整體上《黃金花》及不上《一念無明》,角度狹窄,層次也較扁平,不能把個案提升到社會層面的討論。解決兩公婆之間的矛盾,靠著二人對光仔的愛。愛固然偉大,愛也固然恆久。即使最終關係改變,各人有各人的期盼,透過光仔,家人仍然連在一起。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