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昆洛斯

原筆名薩基,少年崇拜球星,迷信一人之力改變球賽。留英數載,閱歷漸深,開始欣賞教練,由巴治奧主義變成薩基主義,相信戰術、陣型凌駕個人球技,精密組織勝過靈光一閃。 網誌

體育

再見了,英超最後一個 Godfather manager

再見了,英超最後一個 Godfather manager
廣告

廣告

廿二年前,一個捲髮戴眼鏡斯斯文文的法國佬,接手了阿仙奴。當時誰也想不到,他改變了阿仙奴,也改變了整個英超。

望著現在的阿仙奴,你難以想像,這隊波的傳統其實是打高Q大棍的,由Herbert Chapman到George Graham,阿仙奴都是出名防守反擊、長傳急攻,沉悶的程度,令著名足球作家Nick Hornby 曾在1995年以 "Really, Arsenal were terrible" 來形容格拉咸領軍的阿仙奴。而雲加完全扭轉了這個傳統。今天許多阿仙奴球迷,大概完全幻想不了當年打得像史篤城般的阿仙奴。

望著現在的英超,你難以想像,以前英國人是覺得找外國人做教練是國恥,覺得管理球員健康是多餘,覺得講數據是賣弄花巧。但這些在今日都是常識,可以想像1996年的英超是何其蠻荒。

不想把一切英超的進步都歸因於雲加,但無可否認的是,他是這個潮流的其中一個重要推手。雲加踏入高貝利球場後,英超開始國際化、領隊文官化、管理數據化。舉例說,雲加無微不致管理球員的健康,透過控制營養(食蒸魚、水煮雞、蔬菜,禁止可樂和巧克力),大幅改善球員體能。他的球員生理管理技巧放在歷史角度來看算不上創新,六十年代以十字聯防聞名於世的名帥Helenio Herrera 就以營養管理改進球員體能。但在英超這個球員吃炸魚喝啤酒尤如家常便飯的地方,雲加的變法卻是革命性,影響了整整一個時代。英超創立以來有兩次革命,一次是摩連奴來車路士,另一次就是雲加來阿仙奴。

他和費格遜,雖是好友,但也是兩個極端。費格遜的特色是「變通」,典型的實用主義者,只要有成績,甚麼樣的戰術、球員也可以採用。而雲加卻是理想主義者,有自己一套控球進攻為先、小組滲入的足球哲學,覺得只要堅持自己的打法便能技壓群雄,只有Plan A 沒有Plan B。

這種風格,順風順水時便打出悅目足球,但遇著旗鼓相當、擅長針對性變陣的對手時,便顯得失之迂腐。雲加在生涯末年,遇上費格遜或摩連奴等擅長針對性部署的領隊,都常被壓著打,沒有plan B 的問題顯露無遺。儘管如此,雲加那種對自己足球哲學的堅持,仍是值得欣賞。這個世界有太多pragmatist,卻太少idealist。

英超領隊平均任期大概是13個月,而且分工細緻,已經不可能出現像雲加這樣主宰球會二十二年、對球會管理無微不至的Godfather 式領隊。

他不是一個好的戰術家,但他是一個好的經濟學家,一個好的生理學家,一個好的數據分析家。更重要的是,他是一個有堅持的人。

再見了,英超最後一個Godfather manager。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