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王超華:紀念「六四」,還權於民

王超華:紀念「六四」,還權於民
廣告

廣告

文:王超華(八九學運學生領袖)

「八九.六四」已經過去了二十九年,但是我們沒有忘記。當年以北京天安門廣場為焦點,遍及全中國一百多個城市的民主抗爭運動,在社會和民眾中注入高揚的理想主義精神,最終凝聚在那位震撼世界的「坦克人」形象中——面對軍事強權和血腥的暴力鎮壓,北京市民一次再次衝上街頭,用肉身和意志力向強權宣告,他們不相信中國的人民只能屈服於恐懼,只能做強權統治下的精神奴隸。

這種信念其來有自。從晚清梁啓超「新民說」開啓民智,到「五四」提倡個性解放,近現代中國一系列革命與改革的傳統中,個體獨立與民族解放兩條思想脈絡始終齊頭並進。沒有國民個體積極參與的革命,如何能稱為「國民革命」?即使共產黨領導的「翻身解放」,也有《國際歌》高唱的「從來就沒有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與後來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歌的《義勇軍進行曲》一樣,大聲疾呼「不願做奴隸的人們」站起來。這一脈絡到了一九八九年,就有天安門廣場上的學生,在床單做成的旗幟上,濃墨重筆錄下詩人北島的名句:「決不跪在地上,以顯出劊子手們的高大,好阻擋自由的風」。

在這種信念的背後,是全世界現代國家政體變革的大趨勢,從孤家寡人「朕即國家」向人民主權的國族國家轉變。主權在民是中國自辛亥革命結束滿清皇朝統治一百多年以來,政體沿革中的深層基礎,是威權統治百般騰挪也擺脫不掉的隱然約束。從政治理念來說,主權在民規定了統治者必須經由自下而上的授權程序獲取正當性。無論今日習近平及中共多麼渴望獨攬一切,他們仍需每次從基層換屆選舉開始進入權力更迭的表面程序,就是這種隱形制約的作用。修憲也是如此,他們仍需煞費苦心在「全國人民代表大會」走表決通過的過場。這些表面文章在中共並不情願的情況下顯示出其嚴密控制輿論以強姦民意的修憲實質。

在政治實踐和制度設計上,主權在民必須有制度保障,確認每一個合法公民既能享受在公共議題上政治表達的自由,又能在有保障的程序過程中,定期實施政治參與的實際作為。正是在這些方面,北京當局一方面指使各級地方政府以各種手段打壓爭取參選、爭取實質民主的獨立人士,一方面在關鍵時刻直接插手強力施壓。這也是北京近年來針對香港民主化要求所採取的對應策略。獨裁專權勢力決不可能自動放棄手中的權力,但他們打著「人民」旗號剝奪公民群體實施主權授予施政正當性的渠道和程序,必然會遇到反抗。人民會抓住一切可能機會,為自己正名,為自己爭取權利。這正是紀念「六四」的意義——

結束一黨專政,建設民主中國!還政於民,還權於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