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瑞超

退休教師/一直相信民主會到來/一直相信白會戰勝黑 網誌

生活

不羈的心

不羈的心
廣告

廣告

索食聲孜孜的雛鳥和啼哭索食的嬰兒有什麼不同呢?沒有。動物當肚子餓了就想吃。還有,有人這樣說,動物的心都是一樣的貪婪自私。你相信嗎?Celine Dion的名曲之一Immortality,有一句歌詞:And I won't let my heart control my head. 原來,人是可以用意志控制這顆動物的心。

可以嗎?每天每刻,這顆心指揮著我們的喜怒哀樂,難道這些都可以,或者都需要用意志控制的嗎?譬如說恐懼,這東西最是能牽動我們的神經,恐懼也能用意志控制的嗎?

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獎者,曾經令萬人景仰,現在卻受千夫所指 — 昂山素姬。她這樣說過:Hate and fear go hand in hand. 她指出了一件可怕的事,恐懼會伴隨憎恨而來。所以她說她並不憎恨軟禁了她近20年的軍人政府,I think it was because I did not hate them and you cannot really be frightened of people you do not hate.人們常說鼓起勇氣克服恐懼,也許先要鼓起勇氣克服憎恨。

心和意志的戰爭,就是這樣令我們「每天掙扎,人海裏面」。要是放棄戰爭,放任著貪婪恐懼去統率一切,會有什麼後果呢?

李怡在一篇文章裏介紹了一個童話,是安徒生的《影子》。在這個絕不像童話的故事裏:一個人的影子得到了名譽、地位,要跟主人互換身份,由影子做主人,而由主人當影子。後來影子愛上了美麗的公主,要求主人向他提供知識,而影子會給主人豐厚的待遇,但主人拒絕了。於是影子利用公主的權力把主人殺掉。李怡在文章中,還引述了村上春樹對這故事的看法:安徒生在寫作過程中,去探索、審視自己的影子,看見自己內心那處隱而不明、以往總是避免去看的另一面。

影子當然就是那顆桀驁不馴的心。村上春樹還談了一段話,一段驚人的至理名言:面對這樣的影子,不是無視於它,而是要對抗它,並且有時要在不犧牲你作為「真人」的身份這個前提下吸納它,甚至在同它合作中抗拒它。這不是容易的事,需要智慧和勇氣,因為有時會發生危險。但如果只想逃避,不去面對,人不會真正成長和成熟。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