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歷史與人物,也談誠信

歷史與人物,也談誠信
廣告

廣告

看到趙紫陽對港人說,駛乜驚。有點想笑。他不知道他比好多香港人仲大鑊!

這話有段故的。趙派官僚是中共的一個內部集團。入得共產黨,不會有什麼好東西。89民運的初期是反官倒,他的兒子就是一個官倒。

我和王希哲在獄中有一個激烈爭論。我看了英文的中國日報報導他在5月19日到天安門探訪學生,with tears in his eye。我就知道大鑊了。他已知道其失勢和將出現血腥鎮壓。但他還可以反抗的。在他的最心底,在人民與官僚的選擇中,他站在官僚一面。因此,我從來不認為他是民主烈士永垂不朽。

在這裡順道回應我臉書上有關本土派的說項,他們認為群眾的領袖在危急時應該說謊的說法。趙紫陽當天的決擇是改變64史的唯一方法,不是柴玲等學生。由於他不揭竿起義,共產黨迅速穩定下來,做成中共的今天。當然,個人在歷史並非最重要因素。在2年後,中共官僚看到戈爾巴喬夫下台,立即醒過來,還是鎮壓好,民主會搞到他們無得撈。

歷史人物的誠信就是歷史人物本身。在關鍵一刻,他就有責任改變歷史。後來的所謂人道救援,海外民運已屬餘波,無關宏旨。

我緊接1991年出獄後,到英國探望革命前輩王凡西。儘管他對那次見面感到很失望,記在王凡西晚年回憶錄中,他臨別時擔心我會被海外民運利用,成了漂漂然的明星。回憶錄記載了我的回信。我說,不會的。歷史證明,我做到這承諾。

他的失望是因為,他在晚年還致力重振托派,而我很清楚,我做不到。

趙紫陽未必是因為偷生怕死而這樣決擇,他是真心的相信中共。這是為什麼鄧小平在事後不殺了他,讓他安享晚年。

另一件事是支聯會在維園悼念趙紫陽。司徒華沒有召開緊急常委會討論此事。我當事是常委,我必然反對。

本土派說什麼泛民如何搞他們,十分可笑。我們上一代激進派和民主派的恩怨情仇更多,但我從不公開攻擊他們。因為,這些都是事物的必然部份。

很多所謂本土,與泛民的過節只從2014年開始,既沒有個人接觸,也沒有反思,甚至沒有事實根據。

政黨政治是民主政治必然的產物。我們都不會投有天真想法。正如,我們需要茶餐廳,我們不會抱怨它一陣漂白水洗地味。

由之,我斷定這一代本土派必然終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