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何式凝

香港大學社會工作及社會行政學系教授 網誌

教育

最後一課

最後一課
廣告

廣告

這一兩個星期是很多間大學學期的終結,大家都是在忽忙中準備每一科的最後一課。不過,黃偉國今天的最後一課,意義絕不相同。浸大要兜走一個教學 very good 的人,說他不夠 outstanding,他就被逼要執包袱。(你玩完啦,快 L 啲 Lan 開。)

可能因為 Benson 是工會主席,可能因為他常常批評高等教育界的校政,可能因為雨傘運動,可能因為各種原因,反正 Faculty Review Panel 說了甚麼,大家也無從稽考,據說沒有會議紀錄wor!(當然是 bull shit!)其實,在能說出來的理由背後, 常常有更多不能說出來的,高層就是高層,總要手起刀落,才是英明的領導。一個老師的前途就此就被斷送了。(Hello, who ca-re 呀, 行 L 開 la!)

非常遺憾無辦法趕得到去他的課,原本想好了最小要買紥花去接他放學,結果也來不及,終於.....又係裙甩褲拉咁先去到他的記者招待會。很高興見到起碼有一班大專院校的工會的朋友願意站在他的背後。

浸大社關的女同學黃雅文講得好好:「衷心感激 Benson 一直支持同學關心社會,很少有老師願意對校政提出任何批評。」Benson 的確是少數中的少數。(死快啲 la 你!)

浸大老師?剛才我見不到。同學?終於來了三條女!還有,遙遠有一些走過的,也曾有十個八個同學嘗試過停下來,在一角竊竊私語,不過,要他們簽名的時候,他們已作作鳥獸散。老師明白,Ok 嘅。(你肯企一陣,沒有兜路走,已經好值得表揚呀,baby!)

理大的社工同學,昨晚很榮幸能見到你們,你們真的很有人情味,有正義感的人,太少了。你們真的未死過嗎?Benson 的遭遇,就是我們很多老師的未來,我們的衣櫃當然不安全,不過,我們只是想過得一日得壹日,總之,你不要鄙視我,我也不會鄙視你。(大家心照算喇, ok?)

誰說今天吾軀歸故土,他朝君體也相同?我好 L忙,點得閑稔咁多呀,大佬。我今晚都係最後一堂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