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羅冠聰

香港眾志常委 網誌

政經

無疑,許議員做了一件很難接受的事,但是……

無疑,許議員做了一件很難接受的事,但是……
廣告

廣告

無疑,許議員做了一件很難接受的事——沒有充分理由和合理動機下,搶奪屬於公務人員的個人財物。長毛去搶奪副局長文件時,尚有非常合理、涉及公眾利益的理由,希望索取公眾應可得知的資訊,然而許議員做的事情卻不太涉及公眾利益。從行動的對秤性來說,許議員的做法的確過了火。

但我們以公正的角度撫心自問,這樣的行為應該令許議員被罷免?既無牽涉嚴重誠信、道德問題,也沒有傷害公眾利益以及使用暴力,只是情急之下犯錯。立法會當然應該去信譴責,民主黨黨內也應該進行紀律聆訊,警方可以進行搜證並起訴,但這些與立法會罷免一個議員,是完全不同概念的行為。

進行罷免前,我們必須考慮到,他是由民選程序產生,是選民支持之下進入立法會,這種授權是非常重要。他犯的錯,必然要嚴重到超越這種授權,才應該被罷免。他的行為到達這種程度嗎?顯然未到。

建制派最懂得操縱輿論打壓,君不見何君堯之流在講「殺無赦」、周浩鼎私通梁振英等涉及公眾利益的問題上,建制派卻無人講過一句公道說話?錯,是錯,但請勿人家在叫糊時,我們打牌將對家上。

(題為編輯所擬。)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