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咁X巴閉包場睇戲呀嘛

咁X巴閉包場睇戲呀嘛
廣告

廣告

是日花生,是藝人袁偉豪在戲院睇戲,前面有人食薯片,佢叫人細聲啲,人哋就上網開POST寸爆佢。

誰是誰非?不在現場難以判斷。但有一點很值得留意,就係當場鬧袁偉豪那個人的道理,是這樣的:

「咁x巴閉包場睇戲呀嗎!未聽過人講話睇戲不准進食!什麼大明星!咁X巴閉,點解要攞免費飛睇呀?」

呢個道理係咪好熟呢?很多人做出一些缺德的仆街行為,你指責佢哋,佢哋就會用呢個萬用句式:

「咁巴閉你XYZ啦!唔好QRS嘛。咁叻你使乜ABC啫。」

例如,當有一些仆街在巴士開大喇叭聽歌打機,你叫佢細聲啲,佢就同你講(親身經歷):

「咁巴閉你搭的士啦!唔好坐巴士嘛。咁叻你使乜坐巴士啫。」

我又聽過,有些人打尖,畀人話,佢又好理直氣壯咁話:

「我邊有打尖呀,痴線!咁巴閉你搭的士啦!唔好坐巴士嘛。咁叻你使乜坐巴士啫。」

呢種論調喺香港係非常流行,而且明顯是強詞奪理,這些論調背後假設了:

- 我做的事騷擾到人冇犯法就冇問題。
- 你唔想畀人騷擾,你自己包車包場。
- 你做唔到包車包場,你同我地位一樣,你就冇資格指責我。
- 所以錯嘅係你。

睇戲當然可以食嘢,搭巴士當然可以用手機,但任何事的前提是:你不應騷擾到其他人。如果薯片袋或食薯片發出聲浪;如果你的手機發出聲浪;如果你打尖影響秩序,你就騷擾了其他人,損害了其他使用者的利益,這與他們能否包車包場無關,正因大家都是使用者,地位是平等的,才不應互相騷擾。反轉來講,如果你想享有那些食薯片、開大喇叭聽音樂打機和一定上到車兼有靚位坐的「特權」,你才應該去搭的士、自己開車和包場。

所以,我也是這樣窒返呢啲人嘅——「你咁巴閉想大大聲聽歌,自己揸車或者搵司機車你嘛,使乜搭巴士啫。」

近年好流行一種評論風格:大大聲罵人仆街來掩飾自己(可能不自覺)的仆街行為。例如近日有「攞紙袋風波」,屁大的小事竟可演化成風波,事緣當事人其實也是用類似的邏輯開火——好巴閉呀?我買唔起呀?好難食呀你啲嘢我拎去餵狗……類似邏輯近年真係無處不在,所以香港今日極速威權化的結果,是一種因果——你不覺得以上論調經常出自達官貴人身上嗎?

- 我係利益衝突/我係僭建/我係違憲違法/我係賤人/我係出賣你哋香港利益。
- 你唔想畀我出賣/你睇唔順眼/你唔想畀我做官?你咁巴閉,你移民囉。
- 你移唔到民,你就冇資格指責我。
- 所以錯嘅係你哋班冇用又多多聲嘅賤民。

其實,在日常生活,很多人也不自覺套用了這樣的論調,這些人甚至還曾經因為達官貴人這樣說過而憤怒。

所以,才說這是因果呢!

題外話:薯片人說「未聽過人講話睇戲不准進食」。其實我真係好想有呢條禁令,因為有啲人真係唔識咩叫自律,也不會考慮他人感受。你試吓攞個榴槤入去食,你夠唔夠膽咁大聲講「未聽過人講話睇戲不准進食」?當然,戲院為了小賣部的利益,不會禁。如果這裏生活的人是大和民族,就不用諸多禁制,大家都不想為人添麻煩或騷擾到人而自律,但可惜,這裏是香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