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Druking輿論操控風暴(下):民眾的政治觀如何被操控及利用?

韓國Druking輿論操控風暴(下):民眾的政治觀如何被操控及利用?
廣告

廣告

上一篇大概總結了最近韓國爭議頗大的Druking的輿論操控及揑造風波,與執政黨的關係,還有究竟其黨員及運營Druking的人如何成為警方追查的目標。正當不少持份者集中攻擊共同民主黨在此事上的漏洞,若對Druking進行多點搜尋,就發現在文在寅執政前就已經存在多宗疑似輿論操控的事件,而且不能對保守派過往箝制言論的前科鬆懈。

Druking(드루킹)之所以被稱為韓國「政治KOL」,是因為它常常發表意見獨特或獨到的文章,甚至比主要傳媒更快取得獨家資料發佈,「揭發」不少大型的政治新聞。不過,在這次風波後,不少人開始對Druking進行多番的搜索,發現在多次重大的社會議題中,出現不同立場的文章,他曾在最近一次總統大選中支持文在寅,更獲排與他做親自採訪;但同時亦曾出現批評文在寅施政、親右翼的言論。其言論有否被操控、被支配絕對是成疑的地方。它對於言論導向的影響亦不能忽視。

Druking在第19屆韓國總統大選雖不斷支持文在寅,但其後據警方調查顯示,因為Druking運營人Kim要求政府重要職位不果後,就多次對文在寅的施政進行攻擊,例如南北韓在平昌冬奧促成女子冰球隊統一隊伍事件中,Druking多次抨擊其行動為奉承北韓之舉,並且無助解決南北韓的問題。所以至今,營運Druking的Kim究竟有什麼政治立場,仍是未能確定的。

不能確定的原因,是我們該防止把政治立場二元對分,正如右翼份子會把「支持民主」的就當為左派、親共產主義的份子。但在分析Druking多番行徑的時候,就見到他稱得上「政治游離派」,左中右派的言論均有出現。

早於第18屆總統大選時,有議員已請託過Druking在朴槿惠參選總統期間,操作不少關於讚好朴槿惠的言論及文章,並在多篇親朴的新聞中留言,並利用技術為自己的留言按讚以成為最高熱度的評論。而在大選時,亦多番攻擊當時朴槿惠最大的敵手文在寅,在新聞中留言「朴槿惠必然是新一屆總統」。同時,在朴槿惠遭彈劾前,卻多番留言支持燭光集會,並希望朴槿惠與崔順實受到應得的法律制裁,同時表態支持文在寅參選總統。該前後矛盾可見其目的,是為了迎合大勢所趨,成為政治上的KOL,但背後有否勢力支持其親朴言論,就不得而知了。

除了文在寅曾成為受害者之外,京畿道城南市市長李在明同是其一,皆因Druking在這兩年間都對李在明的行動進行多番批判,例如不支持他參與黨內總統參選代表選舉,還有批評他為支持金大中、金泳三的政治學派「東橋洞系」。此外,文在寅政府的官員亦曾受Druking的輿論操控影響,執政黨黨魁秋美愛、前議員崔宰誠亦曾於去年被集中攻擊。

在經濟方面,Druking的立場明顯與保守派一樣,支持資本主義為社會帶來的繁榮,並且認為韓國的經濟需透過美國扶持才能成功。Druking在一篇文章中表示,雖認同資本主義產生了經濟危機,如08年的金融海嘯等,不過它在這篇文章中詳細說出如何解決資本主義論與共同體論帶出的資本經濟問題。此外,Druking還曾發表一篇文章為《沒有全部人都用心工作的社會》的文章,並引用意大利的社會學家的言論指社會上必定會剩餘的人口,如果社會要求全民都工作是不可能及殘酷的,此文章還引伸到社會間應該接受階級差異,而階級就分為性別、地域、學歷、出身等。這足以證明Druking曾經發表反對社會主義的立場,並與保守派一樣親美。

Druking還有極度支持右翼的民粹及民族主義,這亦是當時韓國獨裁政權的一大特色,就是把自身的民族主義變得過份膨脹。有網民發現Druking在其個人社交網站上發表國際事件的評價,除了批評美國總統參選人希拉里為「危險的戰爭狂」外,還在《韓日軍事情報保護協定》的議題上批評韓國政府的行為,認為應該對日本持強硬態度,但同時在朴槿惠親信干政門發生時,就已批評這協定的開始。還有更突出的,是Druking認為韓國民族的歷史中,早有自創漢字的解說,中國的漢字並非原始,而是大韓民族的文化遺產。這些自我膨脹的民粹及民族主義是Druking被發現的輿論製作。

終歸,Druking雖是有成為韓國政治KOL的野心,甚至希望得到政界人物或大財團的青睞,而它與執政黨有合作是不爭的事實,皆因警察已掌握證據,但無疑警察的調查過程亦出現問題。不過,同時不要忘記的是,Druking亦曾幫助過保守派說話,甚至助長支持右翼的民粹主義、保守主義的輿論操作,只不過還未知道的,是保守派及財團有否與Druking進行秘密合作而已。所以韓國民眾的政治取態,很多時,從結構主義來說,是被媒體或背後的勢力操縱。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