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政經

談民主黨應對許生事件手法如何拙劣,如何像幼稚園雞一樣低能!

談民主黨應對許生事件手法如何拙劣,如何像幼稚園雞一樣低能!
廣告

廣告

數天前,許生為了保護各位議員的私隱和私人資料,因而與一名政府派來的女士發生衝突,搶去她的手機。結果,民主黨決定暫時凍結許生黨藉之後紀律處分、遣責他、割蓆、再加上遣責動議不投票不做任何取態,任由許生被dq。

如果話激進抗爭者全部都是小學雞,民主黨在這件事上的應對,是幼稚園的水平,和幼稚園一樣低能。

1. 許生良好動機被無視了

首先,民主黨只重視許生的暴力行為(也許在不少人眼中有點失禮)。可是,許生的做法是為了保護大家的隱私,保護議員的個人資料。就算話這些資料記者都可以找,但不代表政府有系統記錄一大堆資料是一件合理的事。很有可能,政府其實是為了將資料寄給中國大陸,建立極權監控大數據庫,方便中國政府監控香港議員和人民。民主黨只重視行為本身,卻不重視和不強調許生這樣做的原因和許生心中的憂慮,實在一點也不公道。

2. 民主黨怎可以不負上責任?

其次,民主黨割蓆手法簡直是拙劣。講到所有事不關民主黨事,所有事都是許生的錯。可是,問題是許生是民主黨的重要成員,許生是民主黨的7位議員之一,許生是拿民主黨的名義競選港島區。出了事,民主黨怎可以輕易講所有事都是許生的責任,而胡大黨主席和其他人卻不需要負責任?許生第一時間己經道歉了(就算動機好,行為上未必人人喜歡。許生道歉,十分得體)。可是,胡大黨主席貴為黨主席,其他民主黨議員身為民主黨重要成員,為何至今都未道歉?

3. 民主黨無視如此高調割蓆的政治後果

再者,無論如何,遣責動議不投票不做任何取態,任由許生被DQ,簡直是親者痛仇者快。一旦民主黨和部分低能的議員為了取悅溫和選民,任由建制派DQ民主派議員,將會令民主黨接受變相dq自己人惡名。民主黨能不能負起這個責任?萬一議會進一步陷入劣勢,而這一切是民主黨自己不幫助同路人所致,民主黨會不會被萬民指責?

事實上,民主黨今次凍結許生黨藉,進入紀律程序,可以講是即時趕出黨外。許生服還是不服,都要離開民主黨去自決激進派。分分鐘民主黨內有人覺得不對,會引起區議員立法會議員脫黨潮(至少許生恐怕要被迫離開),重演2010年政改災難,范國威等人離黨,而民主黨失去很多支持者的過去。

割蓆多,對民主運動一點也不好。我的想法是,勇武本土派出現,其實正是因為我們民主派割蓆太多,人際關係差,丟棄了一大群激進派。最後的結果,是令這群人對泛民有很多怨恨,最後不願與泛民合作,不願投票給泛民。姚松炎大敗,楊岳橋和范國威得票只有5成多卻沒有6成,差點輸給建制派,源於對激進派的人際關係惡劣。

坦白說,經常看你們割蓆,自己都很不滿,經常有打算跑入勇武本土派不支持民主黨和民主派的衝動。

4. 建議

因此,你們可不可以儘量明白激進行為背後的原因? 就算你們不認同,可不可以不要去到一個會令人際關係惡化的地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