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公義暗角》:以法達義還是違法達義

《公義暗角》:以法達義還是違法達義
廣告

廣告

《天堂邊緣》《靈慾色香味》導演法堤艾金以一場炸彈襲擊揭示社會潛藏的身份原罪及不公。電影勇奪金球獎最佳外語片,女主角戴安古嘉憑精湛的演出,一舉摘下康城影后殊榮。

故事講述卡蒂雅(戴安古嘉飾)與改過自新的庫爾德族毒販結婚,二人育有一子,生活美滿。誰料一次恐襲奪去丈夫及兒子性命,警方在調查中多番質疑他們的背景,家人亦冷言冷語,令她陷入崩潰邊緣。最終兩名新納粹份子落網,辯方律師在庭上不停耍手段及抨擊卡蒂雅,令這場審判滿佈陰霾。

「法律終將彰顯公義」這句話看似正確,但到底是否真實?先不說法律面前是否真的人人平等,法律是否真的能夠帶來平等、公正和正義的訊問?導演似乎並不認同法律能彰顯公義。跟香港一樣,疑犯未判處罪成前,必須假設疑犯勻為清白無罪。為的可能是保障每一個人的基本自由與個人尊嚴,因為這出於對人性的信心,相信人是「性本善」而且是良好以及奉公守法的人。在電影中,控方提供了很多有力的證據,以證明那兩名新納粹份子就是殺害卡蒂亞家人的兇手。但對方卻藉抹黑卡蒂亞令她的供詞變得不可信,在疑點利益歸於被告的原則下,二人被判無罪釋放。公義在那裡?就像卡蒂亞的律師說這是一個嘔心的遊戲。嘔心的在於為了自己脫罪而抹黑他人;嘔心的在於利用別人的信任來掩飾自己的惡。

當法律不能帶來公正的審訊,道德也被「惡」吞噬殆盡時,卡蒂亞只好走上復仇之路,復仇變成活下去的動力。她失去家人後,只能透過兒子的床鋪、家人的紀錄片去支撐已經失去靈魂的自己。想到的就只有復仇,但這真是她所追尋的東西嗎?將兇手繩之於法能彌補失去家人的痛嗎?將兇手至諸死地又可以讓家人安息嗎?復仇成功能令自己得到救贖嗎?我們能否以一貫的道德標準去衡量她嗎?當法律不能替家人伸張正義,難道還可以怪她「違法達義」嗎?只是電影的結尾讓人依稀慨嘆,面對這種純粹的惡,純粹的憎恨,面對法律面前的無力感,卡蒂亞只能走上這條道路嗎? 當然我們不能樂觀地期盼惡人自有惡人報,但總不能放棄希望擁抱絕望。

雖然電影以絕望為結,但畫面卻是充滿開放性的意味。在燃燒的樹葉與升上藍天的灰燼,接著一片倒轉的海洋,呼應著卡蒂亞與家人的紀錄片。仿佛於卡蒂亞來說並非絕望的結局,而是放下一切憎恨與傷心的美好結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