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程翔:悼「六四」、抗威權 香港在中國威權統治下的前景及我們的應對

程翔:悼「六四」、抗威權 香港在中國威權統治下的前景及我們的應對
廣告

廣告

(攝:周頌謙)

中共最近悍然修憲,取消領導人任期限制,為復辟終身制掃除障礙,使國家進一步走向威權化。這個發展使中國政治上倒退到四十年前的局面,使人對中國的前途頓生悲觀情緒。香港在「一國兩制」下,雖然《基本法》第五條白紙黑字說我們不實行社會主義,但作為中國的一部分,中國的政治在倒退,也就必然會影響到我們。

首先,香港「一國兩制」的政治環境將受到嚴重的腐蝕。

甚麼是「一國兩制」的政治環境?在一個國家之內要容納一個不同制度的香港,而這兩者意識形態上是南轅北轍,甚至可以說是敵對的,必須有賴強勢的一方具備高度的政治包容(political inclusiveness)和寬鬆(political tolerance)才能夠接受一個與它(在意識形態上)「篤口篤鼻」的異體。當年「一國兩制」這個模式的產生,正是在全國走出文化大革命這場大災難不久,大家深刻體會到獨裁政治體制的弊端,所以都銳意改革,這樣就出現了一個比較寬鬆包容的政治環境。這個時候,中共對資本主義香港抱有很大的好感,這可從鄧小平幾句話看出:

一.像「文革」這種災難在西方是不可能發生的(這是承認中國制度的缺陷);

二.中國到下世紀中葉也要實行普選(這是承認普選是中國應該走的路);

三.中國在內地要製造幾個香港(這是充分反映對香港的肯定和欣賞);

正因為中國認識到自己的不足,又充分肯定香港的作用,所以在這種很包容寬鬆的大環境下就產生「一國兩制」的構想。換言之,「一國兩制」成功不成功,很關鍵的一條就是看中國是否繼續在政治上走改革開放的路線。

很不幸,我們不但看不到政治上向前行的跡象,反而看到政治上出現嚴重倒退的事實。當國家出現這種倒退時,「一國兩制」所賴以生存的政治環境||政治包容和政治寬鬆||就不復存在了,這就無可避免地影響到香港「兩制」的政治空間。國家在倒退時,我們也就無法獨善其身了。

在這種情況下,我們香港人應該怎樣做?筆者的答案是:建立一個強大的公民社會以抗衡任何肆意擠壓我們「兩制」空間的壓力。要建立一個強大的公民社會,必須做到以下幾點:

一.拒絕遺忘歷史;
二.拒絕做冷漠的旁觀者;
三.拒絕「平庸之惡」;
四.時刻警惕滑向邪惡;
五.拒絕接受統戰。

只要每個公民:牢記歷史教訓,看到我們這個國家在專政獨裁的制度下所經歷過的苦難,誓言要防止歷史悲劇捲土重來。有這個決心之後,大家不做冷漠的旁觀者,拒不犯納粹黨官的「平庸之惡」,時刻夕惕若厲,避免自己不自覺地走向邪惡。最後,也是最重要的,是拒絕接受統戰,一旦接受統戰,我們就無法建立一個強大的公民社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