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國際

【馬來西亞大選】努安妮:「女性是政治參與者,不是一張張的選票」

【馬來西亞大選】努安妮:「女性是政治參與者,不是一張張的選票」
廣告

廣告

圖:努安妮(左)與蒂拉(右)在選舉前夕分享女性參政的經驗

星期四晚上,距離提名日只有最後兩天,大大小小的造勢活動在全國各地進行,各政黨和候選人也全力展開競選工程,而在雪蘭莪社區自強協會(Empower)的小小辦公室內,沒有激昂的演講,卻擠滿了數十人,與來自兩大政黨——執政的巫統(UMNO)和在野的公正黨(PKR)的青年女性從政者,一起探討選舉中的女性議題。

自強協會是馬來西亞長期關注女性權益的非政府組織,凈選盟前主席、目前正以公正黨旗號參選的瑪莉亞陳也曾是自強協會的執行董事。在2016年,瑪莉亞以凈選盟主席的身份,發動全國大集會。集會開始之前,她被警方以國家安全(特別措施)法令扣留,自強協會也在警方沒有搜查令的情況下,被強行搜查辦公室和帶走賬目。

女性在政治路上,除了面對直接的政治打壓,還有更多隱而不見、埋藏在系統裡的日常運作,阻礙著女性的參與。

性別歧視無處不在

活躍於公民社會,來自公正黨的努安妮(Nurainie Haziqah),以年輕女性的姿態進入政治,她認為最直接的挑戰,是來自外界對女性的定型:「在政黨裡,當你是一個馬來人、女性、帶頭巾(tudung),你就馬上被標籤。」年輕等於不成熟,穆斯林女性被視為不專業,努安妮說所有政黨都有同樣的問題,這是社會整體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她不打算為自己所屬的政黨—公正黨粉飾,「我們要承認有歧視存在,才能打破。」

和努安妮一樣,蒂拉(Dira Abu Zahar)也是法律系畢業,但她沒有選擇執業,而是發展她喜愛的演藝事業,擔任過演員、導演,後來正式加入巫統女青年團,擔任執行委員。她覺得女性選擇從政,還是要看自己的投入和承擔,「政治從來都不是容易的工作,就看你自己能不能承擔,有沒有這樣的條件。」

推動女性專有議席

馬來西亞的國會議席共222個,上屆女性國會議員只有24位,佔總體約10.8%,遠低於鄰國印尼的20%女性議員比例。即使執政黨和在野黨都有將「30%女性保障名額」放在他們的政綱中,但多年來,女性議員和女性公部門領導層還是遠遠低於30%。

自強協會連同多個婦女團體,組成性别平等聯合行動聯盟(JAG),在選舉前夕推出女性宣言,要求各黨採納。宣言其中一項,便是要求落實女性專有議席(Women-only additional seat,簡稱WOAS),就是在目前「簡單多數」的選舉制度以外,增加「政黨名單比例代表」制度,選民除了根據選區投選議員,還增加一票為政黨票,各政黨再按選票比例分配議席。女性專有議席就是規定政黨名單必須由女性擔任候選人。

努安妮同意保障名額的重要性,「女性需要有更多參與公共事務和從政的平台。女性常常被認為應該先投入於家庭,才投入政治。」她回憶,當她第一次加入政黨時,她被問的問題是家庭狀況,「他們最先問我的問題是,你結婚了嗎?有孩子了嗎?他們不是問我的專長是什麼、要在哪裡競選等。」

黨內仍重男輕女

投入政黨,對外要面對群眾,對內的競爭也同樣激烈。努安妮:「女性要怎樣才能成為政黨的領導層?我身邊有很多年輕的男性黨友擔任高職,不到30歲便出來競選,甚至還被委任成為行政議員,但你看看年輕女性有多少?根本數不出來。」她點出政黨內部的文化仍然重男輕女,「如果你是男性,大家便認為你要爭取機會,要往上爬,但如果你是女性,大家會跟你說,不要緊,你還年輕,還有很多機會,可以再等五年。」

努安妮是執業律師,思辯俱佳,但她與其他男黨友一起在外開會、出席活動時,常被外人視為是他們的助理。「說真的,我非常不喜歡這樣。為什麼女性總被視為是別人的助理?我要去挑戰、去證明我比許多的男性從政者優秀!」

蒂拉的態度和努安妮不太一樣,蒂拉:「我覺得我們不用向男性大叫大喊,女人不需要和男人一樣嘛。在馬來西亞,女導演也是很少的,我們能做的是做好自己,我看不到這有什麼問題。」

跨黨派合作的可能

朝野兩派在各自的宣言中,也有提及女性政綱,努安妮是希望聯盟婦女政綱的起草成員之一。她形容這經驗很難得,希盟內部包括了不同政黨,雖然各黨有不同的意識形態,但各黨女性一起坐下來討論,性別議題能超越彼此之間的差異。「馬來西亞不是沒有法律保障婦女,但是執行上存在很大的問題,希盟宣言中,我最喜歡的一項政綱是,成立家庭法律改革委員會,專門處理贍養費和財務分配糾紛問題,這對保障婦女尤其重要。」

蒂拉也舉了「性侵兒童法案」為例,法律草案去年由政府代表提呈國會,朝野代表一致同意通過。這法案明確定義性侵罪行範圍,也加重了對加害者的懲罰。蒂拉相信,「這證明了,在性別議題上,我們是可以跨黨派合作的。」

每逢選舉,佔據人口近半的女性,常被視為重要票源。與以往不同的是,這次兩陣營都特別羅列出女性政綱,女性在政綱上有更明顯的位置。但承認是否能落實,還有待未來驗證。面對未知的選舉結果,努安妮肯定的是,要打破女性只是被動員的觀念:「女性是政治參與者,不是一張張選票」,和男性相比,她們不多也不少。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