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社運

民主黨何曾重視過道德!

民主黨何曾重視過道德!
廣告

廣告

羅建熙在曾俊華一事上就講到民主原則不重要,lesser evil 選擇曾俊華戰略至上才是正道。不過,面對自己友許生被人圍攻,就馬上將道德高地無限提高。

日日講道德力量,但天天只對自己黨友用超高道德高地,卻不對政府監控議員、騷擾議員作任何批評。為何對黨友用超高道德高地,但對政府監視卻毫無一點批評?

坦白一點吧,民主黨組織文化就是見到有人過激了、有人被人圍攻,就要先自私地自保,千萬不要惹禍上身,千萬不要破壞自己每月9萬3+年尾67萬高薪美夢。雖然人不為己天殊地滅是人性的一面,但共事十幾年的黨友,一起共事的立法會議員,都可以這樣對待,不願共同進退,是一件十分冷血的行為。

不過,割得蓆多,在社會上仇家多,自然會有很多人收拾你們。有人講香港民主化之後只能由溫和派執政。可是,民主黨仇家多,公關災難多,人際關係差,天天與民為敵,與激進派積怨。照我話,雖然公民黨社區不太強靠明星效應,但至少人際關係好,可以與激進自決合作,他日要找人執政,民主黨快點死開,千祈不好阻住地球轉。

羅生文章如下:

羅健熙
17小時 ·

關於許智峯的事,見到有些黨友、友好的反應,也說幾句。其實原則說了好多好多次,就是對所有人都是同一把尺,不雙重標準。

看見一些評論說,「自己黨友都唔攬」,但若因為是自己黨友就不論他的行為如何都要攬(否則就是割蓆),也就正是雙重標準了。峯自己亦承認,這事無論出發點如何,那行為本身都是很錯。不論那是否刑事、會否被檢控,這個行為的是非對錯相信也很明顯。這亦大概是對「未審先判」這評論的回應。

我們常批評保皇黨護短包庇,也常在一些是非對錯明顯的事情上,對保皇黨的人大力撻伐。若換了是自己人就輕輕放下,這樣是說不過去,公眾亦會認為民主黨鬧人就狠,自己友犯錯咪又係護短,道德力量會毀於一旦。

有說民主黨割蓆。峯昨天第一次出來回應交代時,是民主黨主席和民主黨黨團召集人一起陪著他出來;民主黨向公眾致歉,不是因為割蓆而是作為一個政黨,我們相信立法會議員的言行同時也代表著政黨,一人犯錯,整個政黨一起承受。

最後,我同意凍結黨籍是一個嚴厲的處分;但我亦相信,要讓公眾看見民主黨對不論黨外黨內的不當行為也始終是同一把尺、一視同仁。民無信不立,秦朝商鞅「城門立木」的故事大家也會聽過。可能有人會問,面對無恥的政權和保皇黨,自己執咁正係咪有點憨居?或者是的。而我覺得民主派從來都是有這點憨居,但唔執正或同別人鬥無恥難道就是我們的出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