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不捨不離書卷氣

不捨不離書卷氣
廣告

廣告

星期三深夜才得知,朋友跟他女友一起經營的新書店開張,不能不撐場,只好臨時改行程,遠赴元朗,親歷一個沒有甚麼儀式的開幕儀式。

甫見面,我就笑著抱怨:幹嗎這麼晚才通知我?他吃吃笑道:我也知道不久,剛剛才叫準備好,現在還有很多東西要執拾呢!由街市轉戰平民化商場,書店漸見規模,而且美輪美奐,布置別具深思——盡量少用夾板,親赴木廠買實木回來加工做材料,追求古樸的質感——我實在替他高興,同時也替他擔心。

以往在街市租一個幾十尺鋪位,小是小,但租金廉宜,他和女友胼手胝足,再做一些兼職幫補,總算收支平衡,又維持到生計。現在店子大了,成本倍增,經營的難度和壓力可不是說笑。他連續多天忙於準備,睡眠不足,本來很疲倦,但見我有憂慮,中途休息時,便和我聊起他的經歷和想法。

他年紀輕輕,但頭腦澄明,思考敏銳而有見地。有了年半的實戰經驗,對搞一間書店的概念和方針更為清晣(他強調女友才是書店的大旗手)。他不是不懂營商之道,怎樣尋找市場空間和封蝕本門,難不倒他。但經營這間新書店,卻勇字當頭。他知道風險所在,可沒太多計算。他和女友之所以有排除萬難的能量,源於對文字的執著,對實體書/書店的想像,以及對自己社區的感情---她們認為元朗人值得有一間像樣的書店。

初時她們無意跳級,只希望在街市覓一個較大的鋪位,無奈心頭好一直沒放租。當她們嘗試找街舖,便深深感受到香港地超高租金有幾瘋狂,那種憤怒和挫敗感,就算說一百句一千句粗口都無法宣洩盡。我曾跟他說:為何不嘗試去其他區搞,例如大埔?他表示,完全沒這個念頭。他知道,一旦離開土生土長的元朗,就不會有這股開書店的動力和熱情了。

幸而他在街市開書店的信念和表現,獲得一些有心人的支持和認同。得到各路英雄拔刀相助,他和女友終於克服重重困難,落戶在鳯攸北街一個商場的地鋪。她們的運氣總算不錯,但假如她們欠缺美麗動人的信念和破釜沈舟的毅力,在事情有轉機之前,她們已被工具理性說服,基於成本大於效益的考慮,明智地止蝕離場,以免墮進自討苦吃的無底潭。

我這個朋友的故事很型,很浪漫,教我汗顏。不過,他也未免太另類。假如他的事業和智能手機有關,屬於高科技,相信不少媒體的財經版非常有興趣報道他。他卻逆潮流而行,冒著蝕到渣都無的風險,把自己豁出去,搞一門大多數人視為過氣、無肉食的生意,就像跟全世界開玩笑,告誡大家循規蹈規太苦悶,太無聊。到頭來會得到甚麼,會走到甚麼境地,他和女友二人也不知道,但正正有奇情有懸念,人生才更精彩。

我朋友跟我說,有人問他,是否已經想退隱,不再和抗爭扯上關係。他反而認為,現在才是抗爭之始。他說得對。對抗強大體制的壓迫,有太多方法,太多可能,最重要的是敢嘗試,能堅持。共勉之。

註:女店長溫馨提示,希望大家拍照也不要放上網,以免第一次到訪書店的人失去意外驚喜。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