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馬來西亞大選】社會主義黨的難關 深耕細作難敵選舉競技

【馬來西亞大選】社會主義黨的難關  深耕細作難敵選舉競技
廣告

廣告

圖:古瑪醫生(中間白衣者)和支持者準備出發提名

提名日清晨,天色微亮,我進入社會主義黨位於霹靂州和豐(Sungai Siput)的辦公室,這是原任國會議員古瑪醫生(Dr Jeyakumar)的服務中心,拉開鐵閘門,地上睡著的青年驚醒,準備迎接全國大選的第一天。

支持者陸續來到,古瑪醫生和妹妹帕麗瑪(Prema)一同抵達,帕麗瑪手裡緊緊抱著一個文件包,裡面是提名需要的文件,她說:「每次提名前我都很緊張呀,直到確定提名前,我都大壓力到不能呼吸。」帕麗瑪是大馬第一批成立的人權組織——國民警醒運動(Aliran)的主席,長期活躍於社會運動,這次,她將會協助古瑪競選。

馬來西亞的選舉僅有一小時的提名時間,每年的提名階段都鬧出候選人無法成功報名的狀況。在這次的提名中,便有多名反對黨和獨立人士無法取得競選資格,當中尤以公正黨副主席蔡添強被選舉官DQ最為震撼。

每一次的競選提名,帕麗瑪都會陪著哥哥古瑪醫生:「這是我第五次陪他來提名,第一次是1999年,一屆又一屆,我們都一起變老了。」

擊敗「和豐之獅」

這是古瑪醫生第五度在和豐競選,從1999年首度參選、2004年捲土重來,直到2008年他終首次擊敗有「和豐之獅」的國陣國大黨前主席三美威魯,成為和豐的國會議員。古瑪贏了這位政壇老將,並在2013年再度嬋聯。三美在2008年敗選後,便不再活躍於和豐,而古瑪在未贏得議席前,便一直在和豐一帶耕耘服務,在過去20年來,不曾停止,在當地也建立了口碑。

ORG_DSC07996
圖:辦公室內,成員在準備競選工作

古瑪醫生也是社會主義黨(社黨)唯一一位的國會議員,今屆大選,古瑪首次使用社黨「紅底白拳頭」的黨旗參選。在之前歷屆大選,古瑪和在野聯盟協調,要求和豐由古瑪代表反對黨上陣,達成「一對一」對戰國陣,避免三角戰。在野聯盟同意,但要求古瑪必須要使用公正黨黨旗,因此,古瑪在之前的選舉都是以公正黨黨旗競選。

來到今屆大選,希望聯盟未有與社黨協調,直到在國會解散以後,希盟表示願意讓古瑪繼續參選,不另派代表,但社黨要符合兩個條件:要求古瑪使用公正黨黨旗參選,以及社黨需放棄在雪蘭莪州攻打的四席。議席與黨旗之爭,牽起了在野政黨之間的互動關係:反對派的大黨互相協調,小政黨則被排除在外。

古瑪的助理許承賢不滿合作的條件:「我們在雪州的選舉工程早已開始,不是說放棄便能放棄,整個談判在國會解散後才啟動,社黨也未有足夠時間啟動會員大會,讓黨員表態做決定。」

參選的兩難

大部分的黨員期望古瑪應該繼續參選,不應把議席讓給公正黨。但也有和豐居民希望,反對派能協調出一位候選人,避免出現多角戰,把議席變相拱手讓予國陣。

ORG_DSC07971
圖:古瑪:「要拉倒納吉,也要建立平等社會」

是大形勢為先,成就反對黨多贏一席?還是堅持抗爭,留下一股兩黨以外的進步聲音?古瑪期待政壇輪替,認為每席必爭,一度曾考慮過退出,但最後還是決定繼續參選。提名前他和支持者說:「我們已經盡力地要求談判,我們是希望能與希盟一起拉倒首相納吉,但我們想要多一點,讓工人、窮人得到更多的照顧,社會更加平等,請大家繼續抗爭。」

在提名中心以外,欄杆隔開了公正黨和社黨的支持者,許多公正黨的支持者,原本也支持古瑪醫生,與社黨成員友好,但在「改朝換代」的大目標下,他們認為公正黨較有勝算,所以轉投公正黨,成員隔著欄杆解釋:「我們是支持古瑪,最想看到反對黨合作呀,但現在最重要是讓納吉倒。」

空降的對手

公正黨的候選人柯沙文(S. Kesavan), 原是霹靂州另一區的候選人,他在半港(Hutan Melintang)擔任兩屆州議員。在新的選區劃分下,半港區將受到嚴重的影響,原本的4814名選民被搬走,另有新的2809選民搬進來,根據希盟的計算,公正黨在半港的多數票將會劇減94%。

柯沙文已有兩屆經驗,不是政壇新人,但他並未在和豐活躍,這次「空降」下來,當地公正黨的內部基層也有不滿聲音。但對柯沙文來說,只要扛著反對黨大旗,對此戰還是有相當信心:「選民希望能換政府,只有希盟才有最強的實力可以做到,不過我也不會低估我的對手,古瑪醫生是很著名的政治人物。」

ORG_DSC08005
圖:古瑪向民眾派發工作報告

有傳地下賭局開盤,古瑪會輸掉選舉押金,古瑪的助選團也知道這是一場缺乏勝算的硬仗。提名後,他們便開始拜票行程,居民接過古瑪親自派發的工作報告,裡面記錄了他過去的工作:協助被逼遷的農民、處理水災問題、聲援被伐木公司入侵的原住民,還有深入考察選區內的貧窮社區,把這些問題帶上國會等。對比厚實的工作報告,居民更有興趣了解,為何反對派無法協調成功?

古瑪再從頭到尾,把協調過程的始末解釋一遍,對於任何人的提問,他都充滿耐心,完全不像是在趕競選行程的候選人。有希盟的支持者問,我們要政黨輪替,為什麼要支持社會主義黨?

古瑪舉例:「就像是醫療問題,不管是國陣還是希盟,他們都在推動私營醫療,在檳城不斷發展醫療旅遊,豪華的私人醫院越建越多,專科醫生都從公立醫院跑到私人醫院去,底下階層就更難享有好的服務。我們需要有人把這些問題提出來。」

在選舉的大環境下,即使耕耘了20年,多來來不懈地處理無人處理的基層弱勢問題,古瑪仍然認為在目前的選舉制度下難以突圍:「在馬來西亞的簡單多數制,我們很難和大政黨競爭。」是制度使然,還是因為選民把期望寄予大政黨?但無論如何,不管結果勝敗,他仍會繼續留守和豐,就如他當初還未成為國會議員時一樣。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