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大韓航空特權醜聞(上):大家所不知道的趙氏財閥家族醜事

大韓航空特權醜聞(上):大家所不知道的趙氏財閥家族醜事
廣告

廣告

最近關於韓國的新聞,除了南北韓首腦會談最受關注之外,還有國內的大韓航空接二連三的醜聞。常去韓國旅行的朋友必不會對大韓航空感到陌生,但乘坐其航班的背後,有想過它亦是韓國一大財閥家族,控制部分韓國的經濟?而最近關於大韓航空的醜聞,我們能夠從中反映什麼根深蒂固的社會問題?財閥家族的特權意識從何而生?

早於今年3月,韓進集團總裁趙亮鎬的次女、大韓航空主管廣告事務的專務趙顯旼在洽談生意期間,由於廣告代理商經理未能回答趙顯旼的問題,她當眾潑水侮辱該職員而引起爭議。其後事件的反對聲音越來越大,去到4月,警方表示重新調查「潑水門」起,就查出大韓航空的高層涉及多宗違法特權問題,不止對外造成剝削,連公司內部都出現晉升制度不公及非法繼承問題。而至今,已經有數以萬計的網民在青瓦台網頁聯署,要求政府把大韓航空從國家航空公司除名。

若要好好梳理大韓航空的多宗醜聞,除了看趙顯旼事件之外,還要看整個財團家族於大韓航空的醜聞,其後再看他們如何剝削公司外的低下階層,造成嚴重的階級特權意識。

在公司內部出現的問題多不勝數,趙顯旼因家族背景的關係,早於2007年就擔任了大韓航空廣告宣傳企劃組的科長;4年後隨即晉升為常務助理,再4年就成為了專務。除了大韓航空,她還兼任子公司的代表理事。而其胞姐趙顯娥、胞兄趙源泰同樣出現相類似的迅速晉升的現象。簡單而言,基本上大韓航空及其子公司的高層職位,均由趙氏家族壟斷,甚至成為管理層之首。這方面如何剝削平凡的工人及職員階層?就是即使他們有努力希望躋身大企業之中,他們都沒可能有晉升機會,要升到管理層,也許要比起他們花上3-4倍時間得到晉升。

在非法繼承方面,正如三星集團,大韓航空的繼承權同樣透過走法律的灰色地帶實現,現任會長趙亮鎬會長在承繼父業時,早於1999年被揭發多宗逃稅、籌集秘密資金等黑金醜聞,而擁有大韓航空的韓進集團於當時亦因逃稅金額超過一萬億韓圜而成為熱議。此外,趙氏家族的子女亦曾試圖把大集團與子公司進行內部交易,把收益全歸於自身家族,造成天文數字的資金籌集。

除了金錢明細問題複雜之外,以特權名議行使方便職務亦造成對旗下員工的剝削。除了趙顯旼潑水門之外,大韓航空的職員揭露,趙氏家族等公司的高級管理層人員曾利用職務特權,利用大韓航空飛機走私免稅店的商品,並利用大韓航空的名議駕駛私人飛機任意進出仁川機場。此外,趙顯旼作為趙氏財閥家族的一份子,竟在人事登記上亦出現違法問題。自2010年至2016年間,她登記成為大韓航空旗下的廉價航空公司「真航空」的董事一職,但本身趙顯旼擁有美國國藉,根據韓國相關法例,不能以外國人身份於韓國進行商業登記。大韓航空因而被指長期違反法例,卻沒得到政府的正視。

繼「潑水門」之後,韓國網民把2014年大韓航空發生的醜聞回帶,指趙顯旼胞姐趙顯娥亦試過出現刻薄員工的醜聞。於2014年12月5日,趙顯娥乘坐紐約飛往首爾的大韓航空86號班機,期間空少朴昌鎮提供了一包夏威夷果仁小食,但因未有倒在碟上端上的關係令趙顯娥勃然大怒,即時指示機長折返紐約機場,並把負責該航班乘務工作的座艙長趕下機,甚至對多名空中服務員動粗、大發脾氣,甚至要求對方下跪道歉。可想而知,大韓航空的財閥家族作威作福,多次對低下階層進行侮辱,甚至造成特權意識合法化。

從這事件可看得出,大韓航空財閥家族正正因為「資本家」階級的關係,不惜影響韓國政治及政府的管理,同時剝削低下階層的權益,而且這種財閥壟斷及剝削文化在韓國彷彿成常態。而現在政府該做的,是要正視民眾對大韓航空的訴求,並公正嚴明調查所有濫用職權、逃稅及貪污問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