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政經

我支持民主中國,但我不是中國人,因為我是香港人

我支持民主中國,但我不是中國人,因為我是香港人
廣告

廣告

蔡耀昌寫了一篇文,有一些事情,我十分認同。有一些事情,簡直難聽過操口。

要求民主中國,我完全認同。中國維權人士很慘,我們要改變他們處境,更加同意。

可是,香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一個可以可以可以改變的事實。只要我們有恆心,我們一定可以要求香港獨立。現在很困難,全因中國仍然強大,但我們守護香港下去,總有一天,時機轉變(例如中國政府面對政經危機轉弱/中國對這方面的問題變得開明了),我們就有機會要求改變。正如冷戰期間,東歐面對蘇聯壓制,蘇聯在強者,當然很難要求獨立。不過,到1989年,蘇聯由開明的Gorbachev當政,蘇聯面對政經危機日益衰弱,不能支付東歐維穩和軍事開支,東歐議價力大增,公民社會示威過幾次之後,就可以獨立建立自由民主國家。

第二,我們要做中國人,係難聽過操口操口。點解我們要做殺人政權公民?六四坦克車壓人、極權大數據監控大家、中國不斷打壓新疆西藏少數民族,點解我們要做殺人政權公民???

第三,蔡生竟然捧基本法道統,話基本法不容許港獨。我心想,為何一定要學陳雲老伯如此文塞死守道統,不修改基本法?第一條不讓香港人自決,第104條利用宣誓篩選不同政見的議員,第159條容許黑箱非民主人大釋法壓制香港人,74條不讓議員有提案權。基本法本身就是不民主憲法,點解要死守不改? 如果道統唔改得,美國林肯總統不可以修憲,今天美國還有黑奴,奴隸制仍然存在。河童講了這個問題n次,他都聽唔明,證明老人家食古不化是真的。

講到底,我其實是維園六四燭光晚會常客,我更加是認同民主中國,認同幫助異見人士。我身邊有本土派朋友都是有類似想法。可是,我們對中國維權人士有同情,不代表我要做這個噁心政權的公民。台灣現在實際獨立了,有自由、有民主、公民生活都好過香港,看看銅鑼灣書店現在要迫遷到台灣,就知道台灣好還是香港好既然如此,為何香港不能獨立?獨立,就是為了自由、幸福和更民主的生活,如果獨立離開地獄鬼國是有利我們的生活,正如美國18世紀脫離英國一樣有利他們的發展和自由,為何我們不可以獨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