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邵家臻

社福界立法會議員/浸大社工系講師/社工復興運動發起人/我信基督,不信基督教/屋邨仔,在石蔭村長大/雨傘人/貓奴/進步社會工作學派/社工註冊局民選委員 網誌

政經

對「政府帳目委員會第六十九A號報告書第4部(社會福利署對整筆撥款的管理)」之回應

對「政府帳目委員會第六十九A號報告書第4部(社會福利署對整筆撥款的管理)」之回應
廣告

廣告

1. 帳目委員會第六十九A號報告書在勞動節翌日公佈,對作為其中一類常被忽略的勞工——社工,確是別有意義。

2. 感謝報告書的內容及建議,終於有具份量的代表在「整筆撥款」(LSG)議題上說出持平的結論,尤其當中很大程度願意站在前線同工的位置說話。「整筆撥款」過去推行十八年,業界早已控訴同工不同酬、缺乏年資認可及薪酬架構、前線及新入職員工缺乏晉升階梯,削弱人才發展,以致流失率極高等等;可是不論具代表性的政府官員(如林鄭月娥、羅致光)或多年來的社署官員等等,都不願意正視問題所在,總是在維護「整筆撥款」津助制度的好處,實情就是「缷膊」。

⇨ 因此,是次報告書的結論及建議十分重要。

3. 現時一個大型NGO社工和社署社工的薪酬差距大概如下:

SWA(社會工作助理)薪酬
其中一間大型NGO:入職起薪點$18840
社會福利署:入職起薪點$20060
差距:$1220

其中一間大型NGO:頂薪點$30945
社會福利署:頂薪點$39350
差距:$8405

ASWO(助理社會工作主任)
其中一間大型NGO:入職起薪點$23970
社會福利署:入職起薪點$29455
差距:$5485

其中一間大型NGO:頂薪點$49445
社會福利署:頂薪點$65150
差距:$15705

4. 要知道,更多稱不上「大型機構」的NGO就連上述所列的薪酬都不會有,近年仍有機構以$14200招聘註冊社工。事實上,就算大機構也絕對有機會以更低薪酬及待遇去聘請社工,因為LSG同時衍生大量短期合約、巿場競爭及價低者得的投標制問題,社工作為社福界重要的資產,在這種生態之下,就變成了機構壓價的犧牲品。

5. 業界總儲備累計由2011-2012的34億增加至2015-2016的47億:

- NGO是否真的需要2至4個月總薪酬儲備?大部份受資助職位均由政府撥款資助出糧,其實庫房每月非常穩定的撥款給各機構,試問需要特發性一次過支付所有員工整個月薪酬會在什麼情況下發生?這可能等同香港暴動或整個特區政府陷於癱瘓狀態,實際機會率有多高呢?再者,資助撥款根本不能交叉補貼非資助員工的薪酬,實無法解釋大量儲備用來作什麼用途。至於流動現金的需要,則是另一個課題。

- 參考前直資學校議會主席談及儲備時指出,學校需要儲備主要是用於緊急維修等特發性用途,至於老師薪酬並不需要擔心,因為老師的薪酬基本上由政府撥款支付的,受資助社會服務機構的員工薪酬狀況其實相近,為何社會服務機構一直「迷信」需要儲備最少兩個月總薪酬呢?這是NGO需要儲起大量儲備的假象,已被沿用多年,這可能是一筆冤枉的儲備。

- 根據是次報告書的結論,若社福界未能挽留人才是基於薪酬及待遇欠佳,甚至直接影響社工所提供的服務質素;NGO的大額儲備,無疑就是等同扣起資助,剝削了有需要人士原本應有的服務,白白浪費公帑。

6. 剛才無論主席石禮謙或林卓庭議員在記招上均指出,LSG上次檢討已是10年前,因此今次檢討必須針對問題,讓前線社福界員工參與表達意見,藉此改善現時社福界薪酬及待遇差而無法挽留人才的實況。

- 可是歷年來,無論過往的「整筆撥款督導委員會」及現正進行中的「優化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檢討專責小組」,一直以來都是舊酒新瓶,只會委任熟口熟面與政府有慣常合作關係的人士,那又如何可以檢討、優化或革新?

- 事實上,以上述所提的「專責小組」為例,我曾經聯同其他民間團體,向社署建議過一些前線同工、中層管理及服務使用者的合適人選,但卻全被排拒於外。

7. 報告書第52頁清楚指出:「人才是福利界賴以提供優質服務的最寶貴資產。」我留意到過去18年來,整筆撥款的最大爭議就是將原則凌駕社工人力,美其名是社署容讓機構在運用資源時有彈性及自主性,但這種「彈性」的成本最終是由壓榨員工來支付,這是真正的彈性嗎?還是借彈性為名的剝削?

8. 直至今天為止,LSG其中一個始作俑者羅致光局長仍然覺得LSG不是問題,並將責任放在機構管治之上,彷彿政府毋須承擔,並指出:「單是增加社工人手,來年新增職位便有1200個。」正如羅致光局長所言,勞福局及社會福利署不能變魔術,但羅致光局長和他的頂頭上司特首林鄭月娥一樣,多年來帶頭維護LSG不願作全面檢討,又不肯進行全面福利規劃,將LSG檢討責任卸到社署身上,又設置四大禁區,現今社福界前線同工及服務使用者深受LSG影響,政府絕對責無旁貸。

9. 報告書對社署監管LSG的表現,不諱言用上極嚴厲的字眼:「極度關注和不滿」;我認同主席石禮謙所言,LSG對上一次檢討已是十年前,業界必須把握機會徹底根治問題。我在此呼籲,5月14日上午福利事務委員會將進行「優化整筆撥款津助制度檢討」公聽會,我同時會在立法會外舉行【跟整筆過撥款算賬】集會,號召同工請假去集會,逼爆立法會!為了向政府明確表態,社福界上下及服務使用者將會以「人數」表達意見,社福界不容許整筆撥款繼續扭曲社會服務生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