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Box to Box

由球員/球隊表現,戰術運用.……到球賽文化,場外八卦 一個分享「你」對於足球睇法嘅平台 Admin by S & Jax 網誌

體育

李斯特城與佩爾的兩難局面

李斯特城與佩爾的兩難局面
廣告

廣告

去季帶領修咸頓排第八,本季帶領李斯特城排第九(很大可能),本應合格有餘,可是有傳佩爾將連續兩季被辭退,是純粹不幸還是另有原因?

連續兩季帶領非big 6球隊位列聯賽榜上半頁,對於不少非big 6領隊和球會而言,已算是合格以上的成績。不過,聘用佩爾(Claude Puel)的英超球隊,在評核這位領隊的工作表現時,卻往往不是用這套準則來考量。去季帶領修咸頓 (Southampton)以第八名完成賽季的佩爾,本季季中接手前領隊遺下的爛攤子,成功撥亂反正,並很大機會帶領李斯特城(Leicester City)以頭十名完成賽季。不過,這樣的成績似乎並不足夠,因為最近一星期,佩爾將於季末被辭退的謠言滿天飛。

如果傳聞屬實,要分析這件事可從領隊本身和球會背景兩方面去看。先談領隊本身吧。從球會成績的角度出發,佩爾的成績表理應是合格的。還記得佩爾上任的時候,李斯特城的聯賽排名比西布朗和修咸頓還要低,正好就在降班區的邊緣,可見當時球隊處境就算說不上很嚴峻,也絕非相安無事。佩爾上任後,立刻將球隊的局勢穩定下來,更襯着新領隊蜜月期這個安全網的存在,作出一些新嘗試,為球隊帶來生氣。一連串的變法成功,令球隊很快便遠離降班旋渦,上任僅一個月便已帶領球隊衝上了頭十名。同時,在足總杯也算有交代,情況有如去季在修咸頓時一樣,聯賽排名中上,兼有一項杯賽成績不俗。再者,陣中的星級球員馬列斯(Riyad Mahrez)於一月轉會窗與球會鬧得極不愉快,但佩爾有辦法令馬列斯再次重拾戰意,融入球隊,在解決此事上處理得相當不錯。

按以上所說,明明做得很好啊,為什麼只稱得上合格呢?原因在於,有下半季的存在。自12月的中後期至今,李斯特城在這四個多月的18場聯賽中,只錄得四場勝仗。18場聯賽幾乎就是半個球季了,足證這不是短暫的低潮期,而這18戰4勝6和8負18分的成績,取分能力與一般護級隊伍無異。

除了成績,論佩爾功過時還要再考慮一點:親和力。去季佩爾在修咸頓,儘管領軍成績尚算不錯,卻得不到太多球迷和球員的歡心,報道指部份修咸頓球員覺得他太不近人情,不願再聽從佩爾的指揮。單一事件,可能原因眾多,亦有多種解讀方式,但這次在李斯特城,又發生了類似情況,再次傳出有球員不滿佩爾的作風和管理手法,並認為操練量太重,是不是說明這不是個別事件?不少球迷會覺得,是現代球員太嬌生慣養,吃不得苦,才導致這些情況出現,這點的確見仁見智。但可以肯定的是,上一代球員只會陸續老去,不可能返老還童,而新一代球員就是和上一代不同,無論大家認同他們為人處世的態度與否,也無改他們逐漸充斥整個球壇的現實。如果未能與時並進,讓自己有效管理新一代球員,還怎能長遠待在同一球會當領隊呢?

看過有關領隊本人,正反兩面的因素後,我們再來看看球會背景這個層面。大家都知道,李斯特城在2015-16球季勇奪英超冠軍。即使球會內有人不知道,甚或忘記了此事,球會建築的內牆總有辦法告訴你,又或喚醒有關記憶,而領隊很可能是對此感受最深的一人,因為每次賽前賽後出席記者會時,必會走過相連的通道,而通道上的牆身,盡是那歷史性的一年的大小圖片。

這一季之所以歷史性,之所以傳頌至今,是因為這項幾近不可能的創舉堪稱空前絕後。因此球會內部大量張貼這些正能量豐富的奪冠海報和照片,絕對不難理解,但同樣不難想像的是,常常被這些海報和照片包圍着,令所有後來的領隊都壓力倍增。奪冠至今只有兩年,相信那次勝利的感受,還深深印在球迷和球員腦海中,尤其是當時在陣的球員。這某程度上就像宿命一樣,永久地侵蝕了球會本身,以至球會上下的職球員的一部份情感。試問你要如何再次營造這種遠遠超乎意料之外的喜悅?如果沒有什麼可以做的話,另一個問題就來了,領隊可以怎樣替球員,球迷,以至球會消除這種徒勞無功之感?

這項球會背景因素,不足以成為替佩爾開脫的藉口,但無可否認對佩爾和球會上下都像一股無形的壓力般,壓在眾人之上。就當今夏真的辭退了佩爾,那麼後來者又是否能逃過這一股壓力?短期內,答案顯然是否定的。不難想像,李斯特城在未來數年還是要面對同一狀況重覆發生。隨着馬列斯今夏應該終可如願離隊,李斯特城想重回成功之路,恐怕是難上加難。

要從成功的前人的陰影中走出來,殊不容易。要丟下歷史的包袱,不被其羈絆而另創佳績,難度之高,觀乎不同球會的例子便知道:有些在最初的幾年,還渾然不覺,越踩越深﹔有些經歷了十數年,仍在苦苦掙扎,力求尋回昔日的美好時光﹔更不幸的一些,歷盡數十年仍一沉不起,長時間消失於頂級聯賽… 李斯特城在2015/16球季的壯舉,還有隨之而來的一切喜悅,毫無疑問很應該長存球迷心中,而球會對這一切珍而重之地永久保存亦非常合理。不過這些回憶如何左右球會的客觀期望、如何左右球迷們的情緒起伏,也不容忽視。粉碎了客觀條件上限,當下當然是值得慶賀,但後遺症可能是不着邊際的期盼(成績層面)及不知要怎樣尋回的狂喜(情緒層面)。也許李斯特城需要好好想想,應怎樣平衡這一切利弊,以免球會的未來遭受歷史的羈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