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唐三藏是煩膠嗎?

唐三藏是煩膠嗎?
廣告

廣告

說的是《西遊記之仙履奇緣》中由羅家英扮演的唐三藏。至尊寶(周星馳飾)起初遇上唐三藏,只覺他說話嚕唆,煩膠非常,但最後,他驚訝地發現他這個師父其實是一個言簡意賅之人,而豬八戒(吳盂達飾)也證實了這一點。

觀眾可能認為這不過是搞笑情節,但《哲學有偈傾》的嘉賓陶國璋有一番發人深省的見解。他指出,執迷之人,對世界的一切會感到憤怒、仇恨。孫悟空起初覺得唐三藏說話像烏蠅般嗡嗡叫,代表他未從貪嗔癡中解脫出來,所以就算師父的教誨極其簡潔,唔岩聽就是唔岩聽,怎樣說也覺得很厭煩。一旦緣分來了,覺悟了,心境隨之改變,便看到師父另一個(或本來)的面貌。

我們不一定要同意陶生的解讀,但他示範了電影作為一種哲學語言的可塑性。電影就是可以作為這樣一個觸發點,引發一般人進行哲學(或其他人文學科)的思想探索。比起有固定格式的哲學論文,電影文本大可用上非線性的結構(甚至這是更值得人欣賞的手法),不用要求滴水不漏地由前提導引出結論,但刺激思考的效能隨時更佳。

另一主持康廷有點擔心:如此一來,電影豈不變成演練哲學的工具?豬文的回應(由39:30開始)未必完全解答到,端視乎我們採納甚麼哲學觀。但他以希臘悲劇為例,指出人類幸福不是柏拉圖所想那樣只講靈魂和理性便夠,還有很多偶然因素。有德性的人可以有很悲慘的下場。這種容易使一般人有共鳴、較客觀分析容易打動人的說故事方式,確實是現今學院派所欠缺、甚至是排斥的。當然,追問下去,又會觸碰到根本的問題:哲學是甚麼?只是少數精英的玩意?對一般人意義何在?......

碰巧王偉雄教授在他的博客文章《斯多葛提示》中,介紹 Massimo Pigliucci 的斯多葛主義觀點:「任何事物,如果令我們心境不平靜,那不是由於事物本身,而是由於我們對事物的看法」,並教導如何實踐---設法經常提示自己,養成這些思想習慣,以控制心境來應對外物。有啟發性的是,這種人生智慧並不新鮮,而且不用太多筆墨便可道盡,但真的要情理同步或交融,並非將之發展為大部頭論文,讓人讀畢便開竅。人的大腦、心理或情感結構並不能像機械那樣輸入理性的指令便跟住改變。所以才要大費周章地潛移物化。

電影作為一種哲學語言(當然電影可以有其他功能),也可發揮異曲同工之妙。康廷在節目尾段中提到美學中「審美距離」這概念:看電影是處於既抽離又投入的狀態。抽離在於觀眾無法干預電影裡發生的事,打斷了我們日常生活的目的性和工具性思維,迫使人像哲學(後設)思考那樣要退後一步看事情;但電影同時令人融入其中,有真切感受。

即使明知電影中的故事是虛構的,仍會為戲中人的遭遇而傷心流淚。這種感受正正可以作為一種哲學思辨的材料。電影,就像哲學人常常用到的思想實驗一樣——康廷的這個結論,在我看來,關乎電影的特質。它不單用語言,還可以動用觀眾的視覺和聽覺,更立體多面的觸動人的心弦,増加代入其中而產生共鳴的可能。誘發出來的情感會為理性墊底,或開啟理性的新航道,再反過來以理性駕馭情感,來來回回,將二者辯證地結合,而非單靠邏輯推理,我相信正是電影(或文學作品)勝於學術論文的地方。有志於做哲普的朋友,我認為這是一個值得開發的領域,不要只限於將一些艱澀的東西用深入淺出的方法說出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