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母語

母語
廣告

廣告

教育局向全港小學派發多份普通話課程配套資料中,有一篇文這樣寫:

「香港人中絕大多數人的民族屬於漢族。那麼,有關香港人母語的較為確切的表述應該是:香港漢族人的母語是漢語。」文章認為,粵語只是漢語其中一種方言,屬「地域變體」,不是嚴格意義上母語之義。文章引述北京語言大學原黨委書記李宇明2003年一篇著作,建議港人可稱粵語為「母言」:「香港多數人的母言是粵方言,但其母語仍然應當看作是漢民族共同語。」文中另外提到,漢語其實早有「共同口語形式」,數百年前叫官話,現在稱為普通話;因此「普通話教育」,等同現代漢民族「共同語的教育」、「基本素質的教育」、「正規的語言教育」

通篇胡說八道:

1. 無論母語還是母言,都只是「語言」,兩個字並無太大分別,都是指「用口頭表達的話」;書寫的叫「語文」,又叫「書面語」,因為主要用於書寫的,而較少用於口頭表達。人必然是學習口頭表達,才學習書寫,沒有可能倒轉的,這清楚說明「語言」和「語文」是兩種概念。

2. 漢族人的母語是漢語,大概沒錯,但北方話(或今日的普通話)並不等同漢語,它只是漢語的其中一個支流,中國有九大(有些說十大)方言,全都屬漢語,原因是中國長期大一統,所以吸收了不同地區的強勢方言,互相滲透和影響,形成所謂「漢語體系」。如今被說成是地域變體?意圖貶低粵語,但其實是貶低漢語,把源遠流長、兼容並蓄的中文或漢語簡化成普通話。

3. 嚴格意義上的母語,是「第一習得的語言」,這其實與民族未必有關,例如所謂的ABC,華裔面孔,但因為在外國出生和長大,可以一句漢語都不懂,其母語就是英語。

4. 母語從何習得?當然是從父母或照顧者習得,嬰孩出身是不用上學的,他唯一的溝通對象就是照顧者,照顧者跟他說什麼語言,他就從中習得,那就是他的母語。

5. 一個還需要人照顧的嬰孩、小孩,如果他的父母不是說北方話,他又怎樣去學習「漢民族共同語」這種「母語」?難道這對父母不去照顧,請一個講北方話的大媽、二奶來全天候照顧他,好讓他學得「漢民族共同語」這種「母語」嗎?

6. 一個地方,特別是多語言地區,有多種語言並行,毫不出奇,而且當中常有一種屬強勢語言。例如誰都知道,美國是英語國家,但懂西班牙語的美國人數極多,西班牙語也是全球六大最多人說的語言之一;又如新加坡,英語、國語、粵語、馬拉話並用,但只有英語屬強勢語言,但這些國家從來不會覺得英語才是母語,甚至政治上壓抑其他語語,只視第一習得的語言為母語。也因此,一個人是有可能出現「兩種母語」的現象。

7. 「漢語其實早有『共同口語形式』,數百年前叫官話,現在稱為普通話」。這一點沒錯,國師陳雲在其著作也有此解,但為什麼叫「官話」?就是因官方制定,而不是官話自自然然成為母語。等於你在新加坡、美國,無論你是什麼族裔,你很需要習得英文。至於「普通話」,其實不過就是北方話,或者嚴格來說是簡化了的北方話,簡化是因為令其更容易學習,才能流通於全國。但什麼方言「有幸」成為「官話」或「普通話」呢?有時是務實,有時是隨機。例如北方話只有四個聲調,入聲消失了,比起粵語的六音九調還保留了入聲,其實更易學習,所以甚麼語言能成為地區的強勢語言,往往有其功利和務實的考慮。歐洲語言大部分源自拉丁語系,但拉丁語今天在任何國家都沒有流通,就是因為拉丁語太難學習。

8. 另外是隨機因素。例如,如果中國不是長久大一統,粵語地區是一個遠離中原的獨立國家,那還有什麼粵語、官話之爭?又如果入主的政權強推其本族的語言,那個語言自自然然成為官話,不一定有什麼道理可言。

9. 學習官話,本來不是大問題,當官話成為強勢語言,便會越來越多人學習。例如除本族官話外,最多人學習的當然是英語,因為那是全球強勢語言;當大陸一度看似強盛和開放,香港也越來越多人學習普通話,目的全部都是「搵食啫」。如果母語已是強勢語言,除對語文有興趣外,誰會花那麼多時間去學習呢?正如甚少人會去學習非洲語、印尼語、菲律賓話(即使這裏很多菲傭和印傭)……。

10. 但為什麼香港人今天對普通話如此反感呢?原因至少有二。第一,是中共和特府自己造成的,因為這些人為了擦鞋、洗腦、獻媚、爭上位,不單妄顧事實和知識,吹捧普通話,還以為「普教中」等於中文好(事實已擺在眼前,普教中完全達唔到改善中文的效能),更以權力去壓制地區方言,這自然會引起莫大反感。

11. 第二,是使用普通話者背後的文化毫不讓人欣賞。強勢文化(如流行文化),是會吸引人去學習該語言,例如除英文和普通話兩種「搵食」語言外,香港很多人會學習日文;廿年前香港沒有多少人會學韓文,但如今越來越多人學,就是因為韓風襲港,大家對這種語言代表的文化有所膜拜。普通話代表的文化嘛,已不用多花筆墨去形容,單看這幾天鹹田灣和塔門的慘況便可。反過來說,粵語文化曾經因為香港而發光發熱,流行曲、電影等都揚威國際,粵文化確實有其歷史優越感,所以,當一個政權不斷壓抑香港人使用粵語,同時強迫香港人接受普通話,而使用這個「方言」的族群卻予人極壞印象,抗拒自然而來。

12. 再舉一例,如果今天叫大家學習「台灣國語」,我相信香港人的反感是沒有這麼大的。我從來不叫台灣說的那種北方話做「普通話」,那是「國語」,因為這是繼承民國而來的官話,我在日常交談中也盡量用國語而非普通話,因為兩者背後承載的文化份量不同,「普通話」背後的印象是粗糙、野蠻、愚昩,「國語」背後的印象是詩文、典雅和文采,是截然不同的。

以上是我多年前從語言學研究習得的概念和由此而來的意見,而非嚴謹的論文,只供讀者參考,如有遺漏,請多多包涵。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