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王一一飛

年輕時事評論員,大部分文章都可以在王一一飛網誌、香港獨立媒體找得到,有時會在明報、立場新聞、評台、夜貓、輔仁、看中國等地方刊登! 網誌

政經

有幼稚園雞頭腦的 old sea food 老油條

有幼稚園雞頭腦的 old sea food 老油條
廣告

廣告

這幾天,許生、眾志、社民連和新同盟做得好,令大家重新關注議員隱私議會自主這一個重點。

問題是,民主黨仍然議題錯配,至今仍只重許生行為本身,卻無視議員隱私議會自主這件關係公眾利益的事。這樣做,會令很多人很失望。

第二件我想問的事,是民主黨事後表明其實他們有道歉,不算割蓆。

可是,就算有道歉,突然熱狗上身,鬧自己友火力如此兇狠,在建制火力上火上加油,與建制派講法近乎一模一樣,當許生仇家一樣。常人看在眼內,都覺得民主黨不應該這樣做。觀感上似割蓆,而這樣鬧法與割蓆無異,是不能改變的事實。

第三件我想講的事,是民主黨如果不受網軍大力攻擊,一早己經遣責動議決定不投票,甚至支持。民主黨為了許生,為了一部電話,無視大家選民的選舉選擇,選民看得一清二楚。就算之後轉汰,民主黨在選民眼中,仍是始終如一,永恆不變地割蓆、拋棄激進派、親建制多過親民主激進派的一群有幼稚園雞頭腦的 old sea food 老油條。

點解鬧他們是老油條?大家讀讀秦檜和宋高宗點樣害死岳飛就自然知道。明明岳飛北征是為了南宋公眾利益,但自己友怎樣對待岳飛?讀歷史的人一定知道。當然,民間為了恥笑那些為了私利、損敵不利己、割蓆割到瘋的人,就設計了一個名和一件食物去恥笑這群 old sea food,那就是老油條。一千年後的今天,看見岳飛再一次被自己友大義滅親,自己友做損敵不利己的事,鬧一句有幼稚園雞頭腦的 old sea food老油條,有何不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