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大韓航空特權醜聞(下):財閥的特權意識為何這麼嚴重?

大韓航空特權醜聞(下):財閥的特權意識為何這麼嚴重?
廣告

廣告

少許熟悉韓國的社會生態的話,就知道韓國的財閥及上流階層在政治、社會及經濟上擁有極大的影響力,甚至與政府存在不可告人的秘密關係。而除了三星、樂天成為眾矢之的外,在上一篇都提到大韓航空接連被曝出的爭議,刻薄員工、利用特權辦事等多宗醜聞,由此,我們該反思或重新思考的重點,是為何在韓國,如大韓航空般規模的財閥家族會有這種根深蒂固的特權意識,而且如何展現出財閥家族經營所面臨的危機。

Karl Marx曾批評過資本主義縱容資產階級對工人及低下階層的剝削,造成令社會分化的階級鬥爭,皆因其生產模式的本身已經存在為大財團、資本家服務的階級意識,造成對勞動階層的不公。財閥幾乎治國的韓國亦然,而且更為明顯。不少人希望能夠進入大企業內工作,但大企業的職場生活絕不好受。正如這次大韓航空出現的種種爭議,均由旗下員工的聊天軟件KakaoTalk群組中揭發出來,他們的訴苦成為了全國民都關注的財閥家族爭議。他們的特權或粗暴行為成為了Marx所說的資本家剝削勞工的標誌。

值得留意的是,除了大韓航空出現這種問題之外,韓華集團、大林集團等財閥家族於之前亦曾出現這種情況,若分析他們的經營狀況,就能找出一個共通站——財閥三世為繼承者。根據韓國企業信息網站CEO Score 於去年12月發表的數據顯示,韓國十大集團之中中,除了農協銀行和浦項集團之外,其餘八個集團均是通過家族世襲的形式傳承集團的經營權的。韓國的大財團經營手法不像日本,韓國是以財閥家族為先,任何高層的職位均須有財閥家族為最大比例,甚至在內部升遷時,會出現如大韓航空般家族特速升職的情況。而財閥三世貴為會長的子女,他們繼承家業早已成為傳統,在他們而言,家族血脈能否維持是看大公司運營的狀態。

而財閥三世為了繼承家業,是否有充足的經營準備?這又未然,皆因他們承繼時缺乏經驗,再加上生活於呵護備至的富者溫室內,固然會出現「公主病」、「王子病」等差劣性格。除了大韓航空會長妻子、倆高層女兒為例子之外,有不少集團同樣有過這種「作威作福」的卑劣行為。去年韓華集團會長的三子涉嫌毆打律師;2016年東國制鋼集團會長長子張先翼理事於酒吧涉醉酒鬧事;大林集團會長長子李海旭副會長亦曾於2015年毆打司機。這些行跡均可見他們以財閥家族背景為榮下,能夠任意妄為,甚至對勞動階層的人動粗,進行侮辱性的行為。這些行為除了令企業形象受損(或許一直形象都是差,因為韓國人們有多討厭大企業是顯而易見的),而且更反映了韓國昔日扶植的財閥如何控制了整個國家的命脈。

「財閥」一字本身來自日本,但在韓國變得普遍,甚至其誇張情況大於日本,因為韓國財閥的勢力已足以影響政府的管治體及社會的流動,連法律都未必能夠懲處他們。剛才所列出的財閥三世暴力事件,均被當時的法院作出輕判,不了了之的不了了之、罰款的罰款,這些行為均無助改善財閥剝削低下階層的問題。正如最近三星集團副會長李在鎔由8年有期徒刑,被法院改判為緩刑,變相躲避了監獄制裁,回到崗位繼續成為大財閥。

不過,值得觀望的是,假如財閥三世持續被法律及政府縱容其暴行的話,也許他們的經營方式會出現變化,皆因他們能力欠奉的同時,又出現多宗負面新聞的情況下,其繼承權自然會受到非議,究竟世襲經營的模式能否承傳到這些無德無能的富家子弟之中亦是一個問題,企業擁有者的風險將會被無比放大,例如大韓航空這次鬧出多宗醜聞,已令其股價連續急挫,投資者紛紛拋售,造成無比的經濟損失。也許,日後的財閥企業或會參考日本的禪讓模式,務求讓公司的經濟命脈能夠傳承給賢能之士,而不是自己的子女,而且他們或許只能做股東賺取分紅。

財閥之所以有這種特權意識,除了法律及政府對他們的縱容之外,企業架構及經營模式均是重要因素,因為他們自以為能夠得到父蔭,就可以狗仗人勢,對低下階層進行不同程度的剝削。這次大韓航空曝出的醜聞,無疑為他們的經營帶來嚴重的打擊。現今警察表示將會對趙顯旼的「潑水門」及其他成員的暴力事件作出調查,究竟法律會否再次姑息他們這些財閥三世的罪行,又是值得觀望的地方。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