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曾焯文

Chapman Chen, Ph.D.(曾焯文博士)香港綠色行者、政論人、翻譯家,語言學者 網誌

教育

領獎講粵語,港人當自豪

領獎講粵語,港人當自豪
廣告

廣告

香港粵語係香港實然官方口頭語,表達港人身份,建構港人身份。建議港人在國際場合發言,例如頒獎典禮,先講幾句香港粵語宣示身份,正如夏威夷本土主義者堅持在美國政府場合講夏威夷語。

香港粵語係語言,非方言。事關粵語全球有一億人講,同普通話不能互相溝通;香港粵語一百七十年來都係香港實然官方口頭語(除了英語),電臺、電視臺、議會、學校、政府部門、法庭通用。

根據語言學大師 Noam Chomsky(1987)Language and Problems of Knowledge: The Managua Lectures ,「語言」指「某個別現象,在個人心中或腦中代表的系統」,香港中文大學語言學副教授鄧思穎(二零一四)因此認為「從完整體系的角度來看,粵語也是一種獨立的語言。」

根據 Gröschel, Bernhard (2009), Kordić, Snježana (2010),兩種話若能互相溝通,即為同一語言之變體;若不能互相理解,即為兩種語言,正如羅曼語族所衍生出之法文、西班牙文同意大利文(Norman 1988:187)。無學過普通話的粵語人同無學過粵語的普通話不能溝通為事實,故粵語、普通話為兩種語言。

根據《Titi-tudorancea百科全書》的方言條目,好多歷史語言學家認為任何口語形式由某較其久遠的溝通媒介發展出來,即為該較久遠溝通媒介的方言。粵語有三千年歷史,普通話,計埋南京官話,都只得三、四百年歷史,所以粵語不可能係相對普通話的方言,掉返轉就差不多。根據英屬哥倫比亞大學語言學家Zoe Lam(二零一五),全球共有七千萬至一億人講粵語,歐洲好多國家人口都遠低於一億,例如芬蘭人口僅得五百萬,試問粵語怎可能係方言?

《輶軒使者絕代語釋別國方言》,簡稱《方言》,西漢語言學家揚雄著,此處方言指華夏各國各地各方語言,而非從屬於某語言的方言。其實,華夏五千年來都無一統天下的口頭國語或官話,正如前述,各省各縣各村皆講自己的母語,並以自己的母語教學。方便華夏各地溝通者,傳承文化者,並非口頭國語,而係書面文言。

社會語言學大師 Max Weinreich(一九四三)有金句曰「語言係擁有海陸軍的方言。」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普通話叫語言;粵、閩、蜀、客家等語稱方言,只不過因中國有解放軍,強制全國使用人工語普通話。根據《基本法》,一國兩制,香港當繼續以粵語為實然官方語。

香港粵語更加係成熟優雅的語言,有機結合嶺南百越語、中原文言及西洋借詞。香港粵語源於嶺南百越民族,其語言同中原漢語自春秋戰國起開始接觸(據李新魁《廣東的方言》),融匯千年,近世復加西洋新語,旁及現代白話文,水乳交融,自成精煉語言,而非粗陋方言。普通話源自明初江浙一帶南京官話,得幾百年歷史;香港粵語保留古漢音、古漢字、古漢詞、古漢語法,雅過中國普通話不知凡幾。香港粵語保存千年嶺南文化,並且結合西洋精華,彌足珍貴。曾焯文《粵辭正典》以大量用例證明香港粵語直接繼承先秦散文、唐詩宋詞元曲、明清小說、早期嶺南香江粵劇。 

語言不單表達身份,而且建構身份(Bucholtz and Hall, 2005:35; David Evans, 2014)。據政治學家安德森(Benedict Anderson)名著《想像的共同體》,陌生人之所以能夠形成族群,端賴有共同語言文化,得以想像彼此有共通之處。香港粵語代表港人身份,建構港人身份。

陳永傑(二零一五):中國語文政策推廣簡體漢字及普通話,以建構強化國族身份,並利用規範教育、媒體乃至日常生活滲透,逐漸使廣府文化族群弱化自身的民系認同,同時強化國族(中華人民共和國)認同。北京及特區政府欲以普教中教育政策,妖魔化粵語手段,解構港人身份,港人就要凸顯自己的香港粵語身份,尤其在國際場合,更加要宣示。

如何宣示?建議香港影視藝人、體育家、音樂家、畫家,文學家、科學家、商業家,在國際頒獎典禮,上臺領獎時,先講一輪香港粵語,然後才講英文,正如夏威夷本土主義者堅持在美國政府場合講夏威夷語。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