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法律界基層工人 - Charles

網誌

政經

懂面相,卻不懂讀心的爸爸

懂面相,卻不懂讀心的爸爸
廣告

廣告

不知是命運還是巧合,就在「五四」九十九周年這天,基層工人偶然讀到了民國外交界巨星、巴黎和會代表顧維鈞的情史;觸動基層工人心靈的,卻不是他與妻子間的深情故事,而是有關他的首任岳父的部份。

史料中有關顧維鈞首任妻子張潤娥女士的家世背景,有不同的記載,有說她父親是顧維鈞爸爸在上海官衙的同僚,亦有指張女士來自名醫世家。比較一致的說法是,顧、張兩家在上海認識,張家的社會地位比顧家高,但張父略懂看相,看見時年 12 歲的顧維鈞聰穎過人,而且長大後必會一帆風順、富貴雙全,就立意將小維鈞兩歲的女兒潤娥許配予顧家;顧父開心也來不及,就這樣為兩個小孩訂了親事。

儘管一雙新人尚未長成完婚,未來岳父已經認定幼婿將來必成大器,不惜傾注家財,資助顧維鈞先後入讀上海名校聖約翰大學的前身聖約翰書院,繼而再扶助他負笈美國,入讀哥倫比亞大學。留學在外的顧維鈞,一方面感念張家供書教學之恩,但另一方面亦在新思潮薰陶下,不大接受家長包辦的親事;但在父命難違下,他也只能在讀書中途回國辦好婚禮,更帶著新婚妻子返美就學,只是二人既未在成婚之時圓房,爾後亦一直相安無事。

在顧維鈞完成碩士學位、準備再上一層樓攻讀國際法及國際關係博士學位的同一年,接連發生了兩件事︰首先,顧維鈞作為留學生代表,獲得代表清政府赴美的唐紹儀接見,進入了這位後來由晚清到民國叱吒風雲的大人物的法眼;第二,結婚只有一年的顧維鈞,向他那有名無實、一直欠缺情愫的妻子張潤娥,提出離婚。在世紀變易、新舊交替的年代,一個跟隨丈夫遠渡重洋的女子,卻要面臨婚姻失敗的命運;張小姐保持自尊、自重,大度地簽字離婚,向這段糊塗結合糊塗消散的關係道別。

就在解除婚約的同一年,辛亥舉義,民國建立,唐紹儀從清廷大員搖身一變成為民國首任總理,他記得當日在美國遇見的顧維鈞,並任命學成歸來的顧博士,出任總理的英文及外交秘書,唐紹儀後來更成為顧秘書的第二任岳父。奈何紅顏薄命, 第二任顧太唐寶玥婚後五年就病逝,當時正是顧維鈞巴黎和會上舌戰日本代表的前一年。

當顧維鈞揮別前妻、開始報國立業的時候,張潤娥的人生卻黯淡和悲苦。她萬念俱灰地隻身回到上海,從此在觀音堂出家念佛,張父面對不了掌上明珠失婚的現實,不久更抑鬱而死。據說,他想到自己精心挑婿、細意打點,最終卻誤了愛女,臨終前幽憤長嘆︰「我只會看相,不會看心!」

基層工人讀這故事時,自己亦不無感慨。一方面,高堂尚在,出身時日尚短,受父母教養之恩的時光似乎還在昨日不遠處;另一方面,基層工人自己亦當了二十個月爸爸,看著小工人天天長大天天高,學玩學講學跑學搗蛋。

這陣子,心中常存一道道永恆難解的謎題︰做父母的,應該為子女鋪排設計到甚麼程度,才算功德圓滿?父母給子女張羅費心的,必定是最好的嗎?或者甚至要問,父母是否就必然掌握到,甚麼才是對子女「最好」的?

從史實看,張父看的那個面相實在準確得不行,他眼前那只有 12 歲的小伙子,後來的確大富大貴,更加成為舉世知名的國家棟樑;張父傾注家財栽培顧維鈞,他將來的成就無疑有很大部份要歸功於這位岳父。然而,張父也是凡人,眼光突破不了世情、時局,他想像不了,世界之大,足以驅使自己女婿急欲狂奔到遠離愛女的境地;他察覺不到,時代在變,女兒幼承庭訓的教養與溫良,再不能與女婿的鴻鵠之志相容。張父帶著舊思想、舊目光,慈愛地照顧女兒的幸福,卻不敵新的世態、新的價值,甚至連最基本的家庭溫暖都留不了給女兒。

另邊廂,基層工人不由得想到,出家為尼、不動凡心,甚至在廿多年後將前夫顧維鈞的懺悔信與五萬元鉅款一併退回的張潤娥,午夜夢迴,會否對自己的爸爸,有一絲的埋怨?她會否理解,父親在有限的思維認知中,已經盡其所以,嘗試為自己爭取「最好」的未來?她又能否接受,與其說父親誤了自己的一生,不如說是造物弄人, 凡人的意願實在難敵時局的更替?

當父母的,常常埋怨子女不聽老人言,總要走冤枉路才心息;當子女的,不時控訴父母沒有設身處地,不理解新世代做抉擇的艱難。也許,不論是甚麼世代,大家都可以從張父「看相一流,奈何不諳人性、不識世局」的故事,學習保存一份赤子般的謙遜︰作為凡人,我們並不能完全理解四周變遷,也不能完全洞察他人的思維與處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