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曾焯文

Chapman Chen, Ph.D.(曾焯文博士)香港綠色行者、政論人、翻譯家,語言學者 網誌

政經

五四得失話香江

五四得失話香江
廣告

廣告

今年係五四運動九十九週年。五四優點係青年的勇武反建制精神;弊端係全盤否定傳統華夏文化及文言文。正如西諺所云:將嬰兒連同沖涼水倒掉。香港要自治自立,就切勿重蹈覆轍。文化宜保留傳統仁義慈悲自然,融會基督宗教愛心、西洋自由思想;行文宜結合簡潔典雅文言、靈巧古百越語、顯淺近代白話、生動西洋借詞。

當年五四學生勇武痛打狗官章宗祥,火燒漢奸曹汝霖住宅趙家樓,他們如生於今日的香港,大概要判終身監禁吧,事關一六年初一示威者稍為與警察衝突,就被控暴動,判監往往三年以上,甚至可能長達十年! 今時今日有誰敢鬧五四運動的青年暴力非理性?但就有人痛斥雨傘革命及魚蛋革命的抗暴異見青年為暴徒。

五四運動的弊端係全盤否定傳統華夏文化及文言文。傳統華夏文化當然有好多渣滓,例如愚忠愚孝、奴才太監思想、歧視婦女、缺乏公德,然而儒家仁義、佛家慈悲、道法自然,仍然值得保留。時至今日,中國保留傳統文化的渣滓,滅絕其精華,只有香港存其精髓,香港價值觀為仁愛自由,即融合儒家的仁,基督的愛,西方自由思想。

五四運動衍生的白話文運動廢除文言文,否定典故對仗,主張全盤西化,「我手寫我口」,令漢文誤入歧途百年,變成今日的共產中文惡性西化、粗鄙僵硬,陶傑先生所指的喪屍。

查實,華夏三千年來,言文從不一致,否則當今一般唐人,無可能尚大概睇得明史記老莊、唐詩宋詞。反觀現代英國普通國民,連讀四百年前的莎翁英文都困難重重。日常說話,每多沙石,我手寫我口,不加雕琢,未經過濾,後果必然粗野無文,貽笑大方。英文雖係表音文字,但彭定康作文寫書,一定用皇室英文(Royal English),而不會用倫敦土語(Cockney English)。

五四運動打倒孔家店,廢除文言文,提出我手寫我口,掉棄文化根基,開文革先河,早已鑄成大錯。中原優秀文化在中國已亡,香港則幸得英人堅持中港區隔,保存國學雅言,粵語古風,承繼華洋文化最優秀一面,自成偉大文明,絕不可妄言全面「我手寫我口」,重蹈覆轍!

一百七十年來,香港的實然官方口頭語,除了英語,就係香港粵語。而香港的官方書面文字,除了英文,就係香港漢文,有機結合嶺南百越語、中原文言、近代白話、西洋借詞。

香港粵語保留古漢音、古漢字、古漢詞、古漢語法、古漢章法,雅過中國普通話不知反幾。香港粵語保存千年嶺南文化,並且結合西洋精華,彌足珍貴。然而,言文始終有別,香港漢文,如果不理語境場合,一味我手寫我口,粵語全盤入文,通篇胡亂自造的怪字、別字、同音字、英文字母(如:囈、屎忽、嚡十十、long嚟、比錢,雞脾;正寫哀、舐屎窟、䃶歰歰、狼戾、畀錢、雞髀),完全不見經典,未經文書鍛煉,則粵文與三千年華夏文明脫鈎,淪為次文化、次階級語言,停留在戲謔文字的階段(如香港五、六十年代的三及第文學),永遠難登大雅之堂!結果就好似殘體字一樣,後后不分,愛無心,親不見,廠空空,劣幣驅逐良幣。(參考

又香港漢文,如果淨係將白話文虛詞的了嗎,換做粵語虛詞嘅呢噃,而承襲共產中文的惡性西法句法,則屬換湯不換藥,一樣累贅肉酸。

故曰:香港書面漢文的正途係文白粵交融,即文言、白話、粵語、西洋借詞,水乳交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