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韓連山

自由撰稿人。「保衛香港自由聯盟」召集人、「六一七民間約章」發言人、「進步教師同盟」召集人、「真普選救港大聯盟」發言人。著有《廣場絕食日記》、《生鬼英語123》、《死撐》、《讓我躺下-化成石橋》、《遺書》、《莎士比亞罵人的藝術》、《莎士比亞談情的藝術》。 網誌

政經

掩鼻人間臭腐場

掩鼻人間臭腐場
廣告

廣告

立法會一樁手機事件,原來是一面照妖鏡,照出了政壇這是非之地的魑魅魍魎,照出了政客的醜惡嘴臉,更照出了披著鴿衣之鷲,令港人深懂政治果然是骯髒無比。

立法會手機事件必須追究的其實是誰是罪魁禍首?政府侵犯議員個人私隱,居然派出禁毒專員公署的行政主任去立法會監控議員?政務司張建忠辯稱監控只是「低調觀察」。「低調觀察」搜集了什麼資料?稱被奪手機的女監察員不肯作證,也許政務司及其「狗仔隊」正忙碌處理所有罪證,把搜集得到的議員私隱悉數刪除?未見泛民議員有何行動?卻讓政府官員為所欲為?不去強調議員是為查證可有官員/職員犯規而取去犯規證物這原委,卻放大了「奪手機」的不對甚至渲染為「環抱」、「面對面」等「暴力」行為,教人再次明白「竊鉤者誅,竊國者侯」的荒謬!

建制保皇派的奴才婢女當然借機窮追猛打,魑魅魍魎一個個跳出來,說什麼「涉事女職員」被欺負、議員「暴行」不可恕,卻對政府監控議員、干擾立法會運作的惡行絕口不提。葉劉淑儀更稱「許智峰事件比民建聯周浩鼎讓前特首梁振英修改UGL調查文件更嚴重」,可說是謬論表範,「雙重標準」的謬誤,在這群狐群狗黨中已是恆常作為,這一次的照妖鏡只不過照得更清晰吧!

整件事焦點不應在「立法會奪手機事件」,而應定性為「立法會狗仔隊事件」,應窮追猛打的是林鄭政府、保皇建制、甚至民主建制成員,不去揪出罪魁禍首,卻轉移視線完全是本末倒置的惡行。

林鄭政府、保皇建制成員一直虎視眈眈,要DQ民主派議員已是他們的目標,先後已有六位立法會議員被褫奪議員資格,再有參選立法會的年輕人被剝奪基本法26條賦與他們的參選權,這次更會咬著「立法會奪手機事件」這借口不放,要再褫奪民主派議員議席,把事件上綱上線,拘捕許智峰,加控多項罪名,要置他於死地,保皇建制官員和政客的醜惡嘴臉盡現。

最令港人齒冷的是民主黨在這面照妖鏡內照出的真面目,先有前主席劉慧卿未審先判,忙不迭的跳出來要和建制保皇派同一口徑,稱自己黨友「許智峰不適合再做議員及留在民主黨」;再有民主黨主席胡志偉撲出來割席;民主黨召開特別中委會討論事件,中委全票通過對許智峰作出強烈譴責,並即時凍結許的黨籍。當民意反彈,一面倒罵臭民主黨背信棄義時,胡志偉才改口風稱是應由「選民決定」議員去留問題,但仍留下一條尾巴,稱現時未決定最終譴責許智峰動議的投票取向,要看調查結果云云。

民主黨前主席、現屆主席忙於割席,其他黨友噤聲,完全是不懂「義」為何物,關注的是下屆民主黨的議席數目,擔心的是若許智峰被革除出黨或自行退黨參選2020年會派誰出戰港島,會否分薄民主黨的票源?

黨友本是同林鴿,大難臨頭各自飛。掩鼻人間臭腐場,古今幸有照妖鏡。呼選民,共投票,魑魅魍魎要趕走,要知無情無義輩,直待連根拔起時。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