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政經

林鄭月娥被欽點上台一週年

林鄭月娥被欽點上台一週年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變本加厲的親資政策與威權統治

社會主義行動報導

林鄭月娥被欽點為特首超過一年,她在小圈子選舉時的承諾完全落空。親富豪的政策變本加厲,未來政府將推動大灣區發展,其中的項目包括河套區、蓮塘口岸、新界北、東大嶼,都是配合一帶一路的國策。香港的貧窮人口去年增加至135.2萬人,樓市繼續瘋狂上升,現在愈來愈多「納米樓」出現,而樓價連續八年為全球最難負擔。以平均收入來計算,港人需要不吃不喝19.4年才能買到房屋。公屋興建量沒有增加,政府反而通過「綠置居」推動公屋私有化,而群眾爭取多年的全民退休保障和標準工時繼續落空。今年是財政預算案歷年來盈餘最多、並且最優惠富人的一年﹐造成民怨沸騰。

林鄭月娥在小圈子選舉競選時,表示要處理香港「三座大山」,包括領展、港鐵和強積金對沖,現在卻又反口表示沒有公開提及過。林鄭月娥評論道:「回購領展是愚蠢做法」。2004年政府將公屋商場私有化,導致現時社區物價飆升及小商戶被趕走的災難。而在所謂取消強積金對沖的計劃中,政府動用百億元補貼財團,並把計劃攤分十多年來執行。至於港鐵,去年賺取百億利潤卻繼續加價,可說是香港公用事業的一大毒瘤。

現在政府展開所謂的「土地大辯論」,根本無意解決地產商壟斷和囤積土地所造成的問題。政府過去一直編造謊言,指香港公屋供應不足是因為土地短缺。林鄭月娥興建公屋的數量甚至比梁振英更少,同時政府正在製造輿論,指因為社會上有團體反對填海、反開發郊野公園、反對利益輸送的發展計劃,因此造成所謂公屋斷層的問題。林鄭月娥企圖將輿論攻勢升級,指責反對派阻礙政府興建公屋、破壞民生發展云云。

林鄭月娥上任以來,打港獨的攻勢比梁振英時期有過之而無不及,只是她將任務外判給法院和建制派政黨,而自己則裝扮溫和的形象。一地兩檢和國歌法也都勢在必行。此外,中共正在向港府施壓加快推行廿三條立法。林鄭表示現在社會氣氛尚未適合立法,但建制派正在大力施加輿論壓力,包括譚耀宗表明今屆政府要完成這項任務。而最近誣蔑戴耀廷在台灣「鼓吹港獨」也是一個例子。習近平廢除連任限制、改為一人獨裁,並且全面加強對香港的箝制。今次推行廿三條立法的版本,相信會比十五年前的更為苛刻和強硬。中共以為自己處於強勢而可以一舉消滅香港民主運動,令香港變為另一個新加坡,但未來廿三立法必然會喚起港人的鬥爭記憶而引發反彈,就如習近平稱帝引發內地民眾反彈一樣。

十五年前任職保安局局長的葉劉淑儀,最近在媒體面前評論廿三條立法,就表示2003年國家安全條例立法時,只是包括牽涉暴力的行為,但如果現時為國家安全立法「一定要考慮實際情況」,即規管發表言論等行為,日後發表支持港獨或者反對一黨專政的言論可能亦會負刑責。

現時,中共甚至愈來愈不需要通過中聯辦指揮香港建制派執行政治任務,而是直接由中共官員直接干預。在去年12月底人大常委已經直接頒佈一地兩檢的決定,完全無視反對聲音和關於它違反《基本法》的問題。在未來我們不能排除中共採取更強硬的手段,直接在香港頒佈廿三條國安法。

結束一黨專政

中共進一步收緊對香港的管控,下一步明顯是要針對「一黨專政」的口號,將「結束一黨專政」定性為違反中國憲法。如果反對派真的取消此一綱領,無疑將淪為純粹花瓶。

早前,大人常委譚耀宗在兩會後表示提出結束一黨專政的人可以被禁止參選。最近前港澳辦主任王光亞再度表示有權禁止參選,林鄭月娥則表示很難保證。中共正在試水溫,測試群眾對於事件的反應,並且希望不斷重覆相關輿論而令民眾麻木。雖然現在群眾未有大規模反抗,但潛藏在社會的憤怒始終是會爆發的。

這一度令泛民政黨驚惶失措。泛民在召開記者招待會時,街工議員梁耀忠呼籲其他泛民議員呼喊結束一黨專政時,因為多位議員不敢喊口號而造成尷尬畫面。雖然泛民主派實際上對於「結束一黨專政」的綱領實際上只是等待中共逐步自我改革、開放民主,但至少他們還在口頭上反對一黨專政。

泛民主派妥協

泛民主派面對威權統治完全沒有能力和意願動員群眾鬥爭,反而一再表現出軟弱妥協的姿態。除了上述關於「結束一黨專政」的事件之外,民主黨的妥協更進一步走得更遠。最近該黨黨慶晚宴更邀請了林鄭出席。民主黨前議員李華明上台更為她獻唱一曲,則林鄭就馬上捐款三萬元以示支持。事件觸發很多民主派支持者的猜疑和憤怒。民主黨去年的黨慶晚宴已經被揭發由領展贊助,今年派出的立法會初選候選人,也被揭發與領展高層吃飯。

各泛民政黨內部都有進一步走向建制派和右傾的情況,造成各黨派的分裂。最近民主黨議員許智峰因為搶奪立法會職員的手機,黨內其他領導紛紛與他公開割席。許智峰在政治綱領上與民主黨其他政客雖然無大分別,但過去在抗爭行動上比較進取,因而被民主黨的保守領導視為負累。民主黨領導想利用事件制約許智峰,使他們的黨更加容易與林鄭「大和解」。

社會主義行動一直主張,需要以真正民主的方式重建民主運動,由基層群眾控制民主運動,並以反資本主義的新工人政黨作為民主運動的核心。長期以來,溫和泛民的領導者一直在阻礙鬥爭,這在2010年中共和曾蔭權政府推出政改方案時、以及在2014年雨傘革命中表現得最為明顯。在群眾壓力下,泛民領導不情願地參與了雨傘運動,並希望儘快結束運動。現在面對著中共和傀儡港府的強力打壓、以及習近平日漸收緊對香港的管控,泛民高層甚至進一步向威權統治妥協並且拒絕群眾鬥爭。自由派的泛民領導在民主鬥爭中固守錯誤的觀點和方法,導致了他們在政治上的崩潰。他們一直認為,僅僅依靠「文明」的談判,就可以說服獨裁者實行民主。但事實上,從來沒有哪個社會可以不靠群眾鬥爭就實現民主變革,無論是爭取女性選舉權還是推翻專制政權。而且在這些群眾鬥爭中,工人組織、工會和其他群眾組織往往發揮了決定性的作用。

如果泛民繼續妥協,變成威權統治的「忠誠反對派」,會是香港群眾的反抗運動發展的一個大問題。未來中國的局勢以及即將來臨的反對習近平「一人獨裁」的浪潮也會對香港造成巨大影響。去年12月到今年1月,伊朗爆發了反對神權獨裁的大規模群眾運動,儘管這場運動並沒有清晰的綱領和領導,但它不僅是反對獨裁政權,也反對傳統的改良主義反對派,因為群眾意識到改良主義反對派既沒有能力、也不願意挑戰獨裁政權。民主派應該學習香港以外的經驗,改變他們對反威權鬥爭的錯誤觀點。

面對變本加厲的威權統治和新自由主義,我們需要意識到現在民主運動更需要一個新的、具戰鬥性的領導,並且需要由工人階級所領導,才能挑戰專制政府和資本主義。為了抵抗不斷升級的白色恐怖,現在我們迫切需要將民主鬥爭聯繫到工人階級反剝削的鬥爭,並以基層工人為基礎建立一個新的工人政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