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鍾劍華

理大應用社會科學系助理教授/理大社會政策研究中心主任 網誌

政經

是誰「無風起浪」?是誰「無聊」透頂?

是誰「無風起浪」?是誰「無聊」透頂?
廣告

廣告

有人說,香港社會節奏急促,而且各種爭論不休,就算是最有爭議性的話題,如果不涉及即時的立法或撥款,一般也不會引來各方討論多於三日。這說法或許不完全準確,但也說明了香港社會的一些特點。

爭論廣東話是否香港社會主流的母語,確實是一個十分無聊的。這既不涉及即時的政策轉變,但也連續多日引起各方的激烈評論,也真的是無聊得過頭了。

為什麼會有民選議員覺得有需要在議會之內提出一個讓特首認為是無需作答的「無聊問題」?如果這一個無聊的問題源於如特首事後所謂的,是有人「無風起浪」,那可能就要問,究竟是誰去起這個浪?誰會這麼無聊?

這個浪起於香港特區政府教育局的網頁,起於作為特首管治團隊其中一員的那個教育局長的支吾以對,所以可以先從教育講起。

香港的政府大約在上世紀80年代中期正式肯定「母語」教學,並開始推動更廣泛的母語教學。主要是認為如果「母語」來傳授知識,學生會學習得更好,教育的效果可以更大。所謂「母語」,肯定便是廣東話了。後來隨着國內經濟發展及香港與國內的進一步融合,便進一步強調說要令學生掌握「兩文三語」。什麼叫「兩文三語」就無需多講了,但這說法已經說明廣東話與普通話同文而不同語。

回歸後,首任特首董建華教育政策的第一個大動作,便是要在香港的中小學推行「強力的語文政策」,要強制大部份學校改以母語作為第一教學語言。雖然強調要推廣普通話的教學及應用,要講「兩文三語」,但所謂的「母語教學」,指的仍然是粵語。

講了這麼多無聊的話,只是想說明一點,「粵語」作為香港人的母語,是香港社會的現實,早經社會確認,政府自己的政策也從來都是確認這一點的。但偏偏就有人無風起浪。

教育局突然把一份幾年前由一位没有多少人認識的所謂國內學者寫的文章貼出,文章把民族語、國家語(即政府的法定語言)與母語混為一談。這背後包含了什麼動機?這可能很難清楚證明。但當教育局長被追問的時候,他的支吾以對,便讓大家有理由懷疑政府是要把「粵語作為香港人的母語」這一個應該完全沒有爭議的認識也否定。

無意在這裏爭論是否這樣就可以把粵語扼殺,也沒有必要探討這樣做是否就可以把香港未來一代的腦袋改造過來。究竟這是由北京到香港政府決定下來,要推行的一套長遠策略,還只是個別官員的判斷失誤,也暫且難以作定論。不過,到了今天,社會上可說已經有充分的討論,讓大家清楚知道這絕對是一個無聊透頂的無風起浪。但無端起這個浪的是特區政府,引來一連串無聊透頂爭論的,也是這個政府。確認這有多無聊,確認這個浪起於無端的也是我們的特首。

所以要提的問題是,為何我們這個政府要這麼無聊,為什麼總是要無風起浪?

香港政府面對的各種施政困難,體制的缺陷當然是關鍵,但特區政府往往自己無風起浪,也是為施政製造更大困難的其中一個主要原因。正如大律師吳靄儀所言,是特首自己主動提出可以每個月去立法會回覆議員的問題,但竟然指議員提出的問題是無聊而拒絕作答,這就是特首所謂要修補寫社會撕裂的特首的合適態度嗎?

當年罔顧現實,硬要推行「強力的語文政策」,結果是天怒人怨,師生抱頭痛哭,撐到最後,政府還不是要以「教學語文政策微調」這個理由讓一切回復舊觀。類似這樣的無風起浪,回歸之後這個特區政府試過幾多次了?

這一次教育局把一份水平甚低、概念顛倒、毫無說服力的文章貼上網頁就是另一個無風起浪。作為政策局,作出這個突然的動作,不是反映政府的施政意向還是什麼?事後說只是提供不同的意見「供大家參考」,這一種開脫之辭,才是無聊透頂!

如此說來,為什麼有人提出「如果中國走向民主,廣大人民就可以共議政制安排」這類的說法,又不能算只是一個「供大家參考」的意見,還要讓政府煞有介事的正式出個聲明來譴責,又說違憲、又說違法。更要勞動特首在日前的同一個答問大會中,呼籲議員要向這一種本來也可以被視為只「供大家參考」的意見就要「立場鮮明」。

特首在拒絕回答她認為是無聊的問題之時,是否也應該想一想她領導的政府及她自己這樣的行為有幾無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