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國際

【馬來西亞大選】蔡依霖:在邊緣選區突破族群政治

【馬來西亞大選】蔡依霖:在邊緣選區突破族群政治
廣告

廣告

圖:十八丁公正黨候選人蔡依霖

在投票日前的周日上午,希望聯盟的公正黨候選人蔡依霖在她的選區,競選辦公室對面,霹靂州的十八丁(Sepatang),舉辦一場母親節活動。許多社區媽媽帶著孩子,聽著演講者說著育兒的心情、照顧者的辛酸與不易,聽到觸動處,坐在一邊的大哥和阿姨在拭眼淚,場面溫馨得不像競選活動。

31945762_892453970927535_7952345910929784832_o
圖:母親節活動

但溫馨場景背後,是一場實實在在的激戰,十八丁是一個族群混合的州議席選區,在2013年,反對黨首度贏下,蔡依霖以758票險勝。這次,她再度上陣,爭取連任,但政治大形勢早與上屆不同,這次回教黨退出反對聯盟,自成一股第三勢力,這將不可避免地分薄希盟選票。另一邊廂,由前首相馬哈蒂爾,成立的土團黨,也會牽動原本的國陣支持者轉投希盟。不同的力量互相拉扯較勁,最終的結果又會如何?

十八丁州議席,在這股運轉中的政治大勢下首當其衝,選區以馬來選民為主,馬來選民66%,華裔26%,印裔為7%。回教黨在十八丁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上屆能勝出,其中是因為區裡有兩個回教黨的大本營,但如今從盟友變成對手,殺傷力有多大便得看回教黨的基層實力,「回教黨在霹靂州的力量不算強,但力量主要集中在十八丁。」

十八丁是原任國會議員宗教師 Idris Ahmad 的家鄉,他也是回教黨的副主席,是黨內第三把交椅,「這裡的人對他有一定感情。」支持回教黨的不全是因為認同黨的立場,對鄉區的馬來人來說,個人感情因素起一定作用,「選民不只是投黨,也是投人。」

31870693_891243991048533_1997197730086125568_o
圖:蔡依霖到馬來社區與居民接觸(來自蔡依霖facebook)

在簡單多數的選舉制度下,勝者全取。反對派分裂,回教黨出走,對這種族混合選區的影響尤其明顯。依霖說要每票必爭,催促遊子回鄉投票,推高投票率。

來到投票前夕,外面的反風漸漸成形,但在鄉村基層社區,是否同樣如此?蔡依霖認為在馬來社群,反風是存在的。「現在情況比較好,我們能進到以往無法進入的地方,資訊起碼可以傳達到他們那裡。」雖然村民仍在觀望,但已開始願意接受,這與以往有明顯分別。「如果國陣仍然認為鄉區馬來人是他們的鐵票,我想現在已經不是了。」

十八丁的其中一個大票站是在甘文丁,那是以前扣留政治犯的地方,這裡的選票都是來自前軍人,這也是反對黨最弱的地區。過去蔡依霖甚至沒法在那裡辦活動,但她在3年前開始在當地經營,靠著當地人開路,她開始每星期一次到夜市擺攤,提供選民服務。當地人慢慢認識她,「開始時大家不敢走過來,很多人都在觀望,直到土團黨成軍,他們才陸續開始敢於表達對政府的不滿。」

鄉村居民最關心的議題是消費稅,「這完全是打中他們的要害」,她到任何的族群裡,不管是印度人、華人、馬來人,只要提到消費稅所引起的生活壓力,都能勾起他們的共鳴。希盟宣言裡承諾,要是執政,將廢除消費稅,「他們會開始問,這是不是只是janji manis (甜蜜的承諾),我覺得選民開始會有疑問,希盟是不是真的能做到?」依霖認為選民在評估著希盟是否真的能做到,這反映出他們在考慮著是否支持希盟。

隨著競選進入最後階段,當警察進行「提早投票」的前一天,總警長罕有地表示,「投票是秘密的」,話中有話,像是呼籲警察放棄以往必須投國陣的包袱,「這一句有很大的影響力,打破了她們心中的包袱,化解白色恐怖,整體上對希盟有利的因素越來越多。」

早幾天前,蔡依霖仍然戰戰兢兢,她看到反風存在,但不確定最後會不會轉化為行動?「要明白一點,心裡渴望改變,和你最後投票給反對黨,這中間是有距離的。」但進入最後幾天,國陣的選戰陣腳已大亂,她的信心也就比較大了,「像談消費稅,國陣只能提出很弱的理據來辯護,說其他國家也有,或者是反對黨操作。你就知道他們沒有什麼論述和策略了。」

這是一場硬仗,蔡依霖認為雖有勝算,但仍要步步為營,不能放鬆。她說要是勝出,不只是為霹靂州多拿一個議席,多了入主霹靂州的機會,其中更重要的是,這有跨族群的標誌性意義。「我的對手是巫統(國陣最大的成員黨),他們的策略就是玩種族政治。我的勝選意義在於,在一個馬來人為主的社群,碰上一個馬來人對手,而我作為華人卻能勝出,這已反映我們的政治可以跨越族群。」

那代表的是,選民更關注候選人過去的表現、所代表的政黨的政治立場,而不只候選人的種族。「我想向大家展示,今天在馬來西亞,多元種族政治是可行的。那種「馬來人代表馬來人,華人代表華人」的政治思維,是可以逐漸突破和改變的。」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