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Box to Box

由球員/球隊表現,戰術運用.……到球賽文化,場外八卦 一個分享「你」對於足球睇法嘅平台 Admin by S & Jax 網誌

體育

探究史篤城本季的失利

探究史篤城本季的失利
廣告

廣告

踢過倒數第二輪比賽後,本季英超第一隊篤定降班的球隊終於誕生,那就是史篤城。這個結果可算出乎大家所料,不過縱觀整個球季,史篤城降班絕對是合情合理的。要檢驗他們的死因,可循兩個角度去查探:一、曉士年代﹔二、林拔年代。這樣寫的話,寫個七、八千字也不是難事… 幸好筆者早有「先見之明」,去年年底於《要開始為曉士倒數了嗎》一文,已詳細解構過曉士(Mark Hughes)年代出現什麼問題,反正就是讓曉士待得太久,這裡就不詳述了。反而想談談林拔(Paul Lambert)年代的情況,以及探討這次降班的責任誰屬。

上月,有記者問林拔,會不會後悔跳進這個火坑,來到為護級苦苦掙扎求存的境地。林拔當然不會後悔,為什麼?試問一位現時待業中,且已闊別英超三季的領隊,突然收到來自英超球會的聘書,還會想這麼多嗎?設身處地去想,假如你是林拔,你會怎樣做?別忘記,林拔上一次領軍征戰英超,最後就是因成績欠佳,加上踢法保守沉悶而被解僱。正因如此,不少球迷本來就對林拔年代沒有什麼期望,而最後亦果然護級失敗,但沒有行騙也沒有採取主動,卻突然獲得面試機會及聘約的林拔,應該承擔所有責任嗎?筆者認為,作出這個聘用決定的管理層才應負上最大責任。

正如文章初段提到,史篤城降班與曉士年代也有關。不過,用半季時間成功救亡的例子也不少,說明那個時候還不至於病入膏肓,可惜管理層在尋覓繼任人的安排、策略、準則制訂到眼光,都有為人詬病之處。首先,當曉士的情況已持續一段時間,在有可能需要更換領隊的情況下,球會其實有很足夠的時間去預先尋覓理想人選,盡可能縮短真空期,甚至可把握冬季轉會窗時段,針對個別位置引入新領隊的心儀目標。可惜史篤城並沒有這樣做,而是選擇辭退領隊後才臨急尋覓繼任人。這種做法完全有違常理,因為即使像你我這般的低下層打工仔,也知道大部份工作都有一個離任通知期,可能是一個月,可能是兩個月之類,為的就是讓公司有時間找替補人選,以求順利過渡。事實上,筆者心中一直有一個不解疑團:為什麼這些腰纏萬貫,有多年管理一家,甚至多家大公司經驗的人,管理球會時往往會犯上各種低級錯誤?

好了,撇開以上有關時間性的疑問,我們來看看史篤城是怎樣揀選領隊的。他們先接觸了前維拉領隊奧尼爾 (Martin O'Neill)和前屈福特領隊科利斯(Quique Sanchez Flores),不過二人先後婉拒了史篤城的好意,然後根據球會副主席John Coates所說,管理層希望任命一位有英超經驗,而且對英格蘭球壇有深刻認識的領隊。結果,遭受幾個最屬意的人選先後拒絕後,在沒有太多選擇下(很多較理想的都已被其他球隊簽下),史篤城選擇了林拔,全因他有英超經驗。主席Paul Coates是這樣評價林拔的:林拔非常了解陣中球員,而且對於改善球隊成績有清晰的計劃,這令我們十分滿意。問題是,不少球迷都很了解史篤城,也會有自己一套提升戰績的方法,為什麼大家得不到面試的機會?就是因為少了那幾十場英超領軍(當中超過一半是敗仗)的經驗?在不少行業中,經驗都是重要的工作能力指標和考量人材的準則,不過,所謂經驗是不是不論成功與失敗?有多次或持久的失敗經驗,真的那麼有用嗎?了解陣中球員對於英超的班主來說真的那麼難得嗎?這裡說的是英超球隊,不是港超或港甲球隊啊﹗

接着與大家分享一項數據。自從去季起,英超共有15宗季中的領隊任命,其中45歲或以上的英籍領隊佔了10宗,即三分之二。要看看一些不屬這項條件的任命嗎?去季侯城(Hull City)的馬高施華(Marco Silva)相信不用多說﹔李斯特城 (Leicester City)本季找了佩爾(Claude Puel),個多月內從17位升至首10名﹔本來穩佔榜末的史雲斯(Swansea City),找來卡華侯(Carlos Carvajhal)的首兩個月也大有起色,擺脫了降班席位﹔就連行動同樣也是太遲的西布朗(West Brom),起用44歲的助教摩亞(Darren Moore)也令球隊大有起色。容許筆者不厭其煩再問一次,在英超打滾多年,有着多次的失敗經驗,真的有那麼重要嗎?為什麼累積這種負面經驗,比沒有經驗更優勝?這一點實在令人百思不得其解。

就算不從數據或理論層面探討,大家也可從現實層面去看。撫心自問,委任林拔這個消息公布後,大家有何即時反應?球員的薪酬與我們相距甚遠,但始終也是人,一個令人提不起勁,又缺乏新鮮感的波士任命,對於團隊士氣有多大提升可想而知。這樣一個準則奇特的遴選,選出來的結果欠想像力、欠新鮮感、欠前瞻性,最後換來失敗的結果,真的不算太意外。

在各種不利因素下,「林拔年代」終於還是展開了。接任後,林拔銳意改善防守,力求一洗英超最差防守之名。的確,他成功了,不過成功的代價不菲 – 這個轉變徹底犧牲了球隊的進攻力。林拔在一月中上任,首仗即帶領球隊主場以2-0擊敗赫德士菲 (Huddersfield Town),此後球隊13場比賽的入球pattern如下:0、1、1、1、0、0、1、0、1、1、1、0、1。攻力不足已經很慘,更慘的是,球隊本季在領先的局面下丟掉了18分。也就是說,史篤城以極有限的攻力取得了入球,卻經常保不住領先優勢,由贏變和,甚至變輸,這對於攻力不足的球隊來說實在非常致命。

剛才已說過,球迷和球員對領隊的信任程度很重要。以賓尼迪斯為例,即使當年降班,紐卡素主場球迷還是在聯賽謝幕戰後留下來高唱You’ll Never Walk Alone,最終成功打動賓尼迪斯留隊,而賓尼迪斯除了提升球隊戰績,也重新燃點了球迷們的熱情,令球迷們再次團結起來。反觀林拔這邊,剛過去的周末這場關鍵生死戰中,下半場甫開始便見到球迷們熱情冷卻,以往全英超最地獄的主場已不復見,球迷們好像默默地認命了。這場比賽的補時為五分鐘,比一般的四分鐘為多,這對於主隊球迷來說,通常都是一大鼓舞。這種情況下,第四球證舉牌的一刻,往往就是球迷們歡呼或嗌破喉嚨推動球隊前進之時,但在這場生死戰中,第四球證舉牌之際,從電視鏡頭所見,觀眾席竟有近半是空着的,大批球迷早已放棄﹗無他,近半球迷在季初已感到失望或絕望,而這季所發生的事,相信只會把更多球迷推向失望的一方。

最後,也要看看史篤城的轉會操作。雖然去年年底談過曉士的不足之處,但球員收購方面的失利卻鮮有提及,而這方面曉士可謂責無旁貸。曉士年代的首三年,收購方向很清晰,那三年的成績亦有目共睹。可惜,後來的收購卻逐漸背棄原則,失敗機率又越來越高,轉會費破球會紀錄的恩布拉(Giannelli Imbula)、曉士追逐良久的貝拉軒奴(Saido Berahino)及重金禮騁的韋瑪(Kevin Wimmer),都成了悲劇。至於借用方面,去季借用邦尼(Wilfried Bony),結果以兩個入球完成賽季,誰知道低處未算低,本季借用的謝斯(Jese Rodriguez),竟只貢獻了一個入球…

總括而言,史篤城這次降班,源自三個錯誤:一、對曉士過份信任,面對超過一整季的差劣走勢仍遲遲不變革,連較可靠的救火專員都被搶得七七八八才行動﹔二、沒有好好準備以致理想人選稀少,但依然堅持要以英超經驗 (不論好壞) 為先,進一步自行縮窄可揀選領隊的範圍﹔三、在幾個最屬意的人選先後拒絕下,繼續嚴格遵從原有路線,結果找來已三年沒有在英超出現的林拔,而他對上一次在英超征戰,正是以敗走維拉作結,那時的戰績與比賽場面是同樣差勁。

史篤城管理層要求死板,沒有想像力兼缺乏前瞻性的選人,結果換來林拔擔當救火專員,而14戰10分的成績,沒錯是不理想,但以林拔來說卻算是恰如其份。對其他英超中游球隊來說,史篤城的失利也值得借鏡:當一支球隊站穩在英超中游,也不應掉以輕心,不能大安旨意,以為幾個錯誤決定不足以令球隊捲入護級旋渦。

Box to Box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