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ads

Thomas Tsui

我寫,我只要討好我自己,不用討好你。 網誌

文藝

《嘉年華》 - 有聲吶喊誰他媽的在乎

《嘉年華》 - 有聲吶喊誰他媽的在乎
廣告

廣告

常聽到文晏的《嘉年華》 (Angels Wear White)比喻為中國版的《無聲吶喊》,一看開頭,就覺此比係牛馬不相及:兩個女孩到酒店時活跳吵鬧,怎樣無聲?

小米(文淇)作為小文(周美君)新新被性侵一案的旁觀者,她的眼神一直冷眼,律師指她:「因為你的工資只有六百塊,你就覺得能住每晚七百塊房間的女孩不用你的幫忙。」還不能說中重點。小米冷漠之因,是她自以為看穿本質:晚上興致勃勃跟一個男人上酒店,說你沒想到接住會有那回事,你真當我白痴的嗎?「她倆還是小孩子啊!」對唔住,某國人的小孩甚至成年人生事後,就會用「他還是小孩啊」「我那懂這個」來耍無賴。故這案換在現實,也都沒多少個人會同情那對女孩,怪在某國人玩太多狼來了自作孽。

小文新新於事後第二朝,只係偷偷摸摸像做了虧心事般離開酒店回校,新新還懂拿事後丸給小文。案件爆了出來,呼天嗆地的只有大人,這也只限小文的母親。更重要的係說小文被男人侵犯傷害,但她卻跑到另一個男人 - 她的父親裡尋求慰藉。真正傷害到兩女孩的,唔係男人的抽插,而係旁人得知後,叫罵你這樣就被他插進去就虧大本了!正如新新的父母,得著一部iphone及女兒入讀私校兼包埋佢學費,就可以當無事發生 - 強國人還真夠資本主義,公義都可給用錢買夠,且我不是常說不要干涉他國內政嗎,那你行甚麼邪路關你啥事那需你同情?

說得難聽:所謂「無聲吶喊」,看起來就只是一場「勞資糾紛」。更諷刺的是女孩不想紛爭,自持正義的大人卻挑起浪花:虛偽的大人口說青春無價,實係罵你把青春作價太低,把你的東西當成我的那樣。故電影主旨似說與其哭問公義何在,還不如吸取教訓學曉成長:正如小米,自知青春無價後,蝕底一次就算,只知以後不要便宜去賣就可,於是一走了之。

原文刊在此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