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規劃

街工會員就梁耀忠議員於《明報周刊》言論之聲明

街工會員就梁耀忠議員於《明報周刊》言論之聲明
廣告

廣告

梁耀忠議員於明報周刊在5月9日登出,題為《 組識者在政治邊緣吶喊背後 街工勞工組解散風波始末》的報導中接受訪問,對於街工勞工組疑被解僱一事表示「我覺得如果大家真係咁關心呢件事,應該早啲向我哋內部傾,處理問題較為好啲。但不過好可惜呢件事一開始時已經係透過媒體提出好多質疑、同埋並非事實根據嘅批評。唔單止除咗對我個人有損害,更重要係對個團體街工嘅影響更加深,其實一啲同事嘅士氣因此受到損害,係我覺得最唔好嘅地方(1)。」

作為街工會員,對梁耀忠議員接受傳媒訪問時,公開發表以上言論表示十分驚訝,更有感事實被嚴重歪曲,將事件責任轉嫁於提出問題的人身上。因此我要求梁耀忠議員對以上言論作出公開澄清,並作出道歉。

勞工組3月已得知事件 會員曾作出詢問

事實上,街工執委會於3月9日開會,3月11日街工勞工組職員譚亮英被執委告知,梁耀忠議員欲收回勞工組資源,用以聘請人手開展選舉工程(2)。3月22日,街工會員群組上開始有會員街工是否將解散勞工組提出質疑,而當時街工執委羅維進更正「是街工想解散勞工組?還是個別人想?」(3) 街工主席陳裕詩則回應指「執委會正了解事情,了解後會再同大家報告。」(4) 當時亦未見有媒體報導相關事情。

梁耀忠遲遲未回應執委 沒有參與會議

直至4月19日,有街工會員在群組中就主席陳裕詩的回應作出詢問「請問事情結論如何?」(5),亦有會員要求執委會回應。當日,街工執委羅維進回覆「由於今屆執委會係行共識制,關鍵人物阿忠都未回應其他執委前,我諗執委會都比較難回應到」(6) ,而另一執委江健成則指「執委會未約齊人開會。所以未能回應。上次旺角勞工組有主動約見執委會,進行工作檢討。因此執委會正準備下次會議。」(7)執委羅維日亦於同日指出街工執委會對街工勞工組一事「有傾過無共識」(8)。江健成其後回應會員提問為何有個別執委(梁耀忠議員)缺席會導致執委會無法開會時,補充指「因為勞工組事件牽涉長遠街工財務。要負責業委會的執委參與。」(9)(街工執委會中只有兩人是業委會成員,其中一人為梁耀忠議員,另一人為陳瑞銘。)

執委未能獲得財政資料

4月20日,再有會員在群組中詢問「其實真係錢的問題?」,執委羅維進回應指「無人知架,業委都未有講話差幾多錢,又無講呢筆錢點解就要勞工組生死存亡掛鉤。」(10)

從以上對話可見,在街工傳出勞工組將被解散一事後,不論勞工組、街工會員以至街工執委會都希望透過內部機制處理事件並解決問題。但整整一個月期間,因為提出需解散勞工組的主事者,同時身兼街工執委、業委的梁耀忠議員一直未有參與執委會會議、甚至回覆其他執委成員,令到執委會無法召開會議處理事件。另一方面梁耀忠議員對傳媒宣稱街工財政狀況透明,會員可隨時索取資料。但事實上,在整整一個月期間,即使街工執委亦未能得知街工的財政問題何以導致必須解散勞工組。

在4月20日,街工有8名會員按照街工會章召開臨時會員大會,處理「要求保留勞工組」議程(11)。直至4月27日,街工主席陳裕詩發出訊息至會員群組,指出「梁耀忠議員辦事處出現財政赤字,每月六萬元左右,除非有額外資源,譬如有額外捐款,否則有幾位同事的薪金就無法支付。」以及「阿花、阿英、billy、蘇及寶玲的每月薪金開支,如無額外捐款支持,梁耀忠將會於五月三十一日後停止承擔」(12)。當中阿花、阿英、billy便即街工組勞工組全部三位職員,而蘇及寶玲為葵芳議辦職員,當中寶玲原定於今年退休。這是街工執委會首次向會員公布梁耀忠議員有意在五月三十一日後「停止承擔勞工組薪金」。

直到4月30日,街工召開臨時會員大會,處理「要求保留勞工組」議程。梁耀忠議員在會內,首次向會員直接表達街工有財政問題、無法承擔勞工組薪金以及說出「唔出人工可以做義工,咪做囉,無阻止過你哋」等言論。(13)

解僱勞工組懸疑未決 五一現身說法

而在3月11日街工勞工組首次得知梁耀忠議員有意解散勞工組,直至4月30日有會員聯署召開的臨時會員大會前,即使有不同街工會員在群組中追問、勞工組及執委會成員期望開會處理,梁耀忠議員一直沒有對事件有任何正面回覆。直到臨時會員大會後,街工勞工組、部份街工會員及一些關心事件的社運人士有感梁耀忠議員不承認解僱但又指無法承擔薪金的說法含糊不清,事實等同於裁員,因此於街工五一行動中現身說法,其後才接受媒體訪問及報導。(14)

由此可見,在整整一個月期間,梁耀忠議員一直迴避街工執委、會員、職員的質詢,拒絕當面回應事件。直至事件曝光後,反在媒體上指街工「勞工組三名僱員涉為私利」將事件公開(15),「一開始已經係透過媒體提出好多質疑」,更批評三人損害街工聲譽及同事士氣云云。說法顛倒是非,嚴重失實,更踐踏一個月來街工會員、執委等期望透過會內機制解決事件的勞力。

我們在此要求梁耀忠公開收回在明報周刊上發表的以上言論,並向以下街工會員道歉。

(1)【工人唔係話炒就炒】街工勞工組解散風波始末
(2)「解散街工勞工組」之時序
(3) 圖一

1

(4) 圖二

2

(5) 圖三

3

(6) 圖四

4

(7) 圖五

5

(8) 圖六

6

(9) 圖七

7

(10) 圖八

8

(11) 圖九

9

(12) 圖十

10

(13)【回應街工會員蘇耀昌「教你如何歪曲梁耀忠」的文字訊息】
(14) 街工勞工組三名職員被炒 梁耀忠:非事實、街工長久財困
(15) 街工三員工投訴梁耀忠「解僱」

街工會員
王瀚樑
區立行
黃雅文
陳瑞玲
顏烈封
陳煒皓

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一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