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楊庭輝

不知不覺間認為,在探討歷史和公共倫理的議題時,理據、邏輯和事實遠較父母、師長和朋友的話重要(除非兩者沒有衝突)。 網誌

教育

華人權貴大多喜歡持雙重標準

華人權貴大多喜歡持雙重標準
廣告

廣告

過往多番強調,華人社會一向有過份沉溺於「正能量勵志益智」的氛圍的傾向。共產黨把汶川大地震十周年訂為「感恩日」的笑話,便再一次證明筆者此言非虛。更遺憾的是,當發生香港記者到當地採訪被打的事件後,一向強調譴責所有暴力的華人大多無恥地選擇了緘默,這反映出華人社會雙重標準的問題仍然十分嚴重。

就以香港浸會大學校長錢大康為例,當學生包圍教員室示威抗議強制學普通話政策時,錢氏在學生示威者沒有造成任何人身體受傷的情況下高調譴責他們和涉跳過校方程序勒令處分他們停學。但香港記者到汶川尋求昔日大地震的真相被打後,錢氏可謂完全沒有向一眾師生展現知識分子應有的骨風,公開譴責毆打記者的行為不僅對年輕一代造成極壞的榜樣,而且有阻嚇有志投身傳媒行業的年青人之嫌。甚至可以說,錢氏以截然不同的標準來看待那兩件事。

不要忘記,浸大其中一個較著名的學系,就是香港精英記者搖籃的傳理系。錢氏漠視香港記者被打一事,就等同把該學系的一眾師生和舊生的人身安全置之不理。毫不誇張地說,錢氏發放出來的訊息,就是校方不鼓勵傳理系學生畢業後從事一些尋根究底的工作,尤其當中涉及現今中國的黑暗面。坦白說,即使錢氏無法直接與大陸各「強力部門」嚴正交涉,但作為一校之長,他向特首正式表達關注畢業生到中國採訪的人身安全問題,本來就是應有之義。可是迄今為止,君不見錢氏曾做過任何守護傳理系師生的事宜。難怪浸大文學院副院長羅秉祥多番撰文批評,今時今日不少成人其身不正,對社會重大不公義的事置若罔聞,卻要對學生擔當道德教官的角色。

我想,香港年輕一代並非每個都不欲以更嚴格的標準來要求自己,只是每當看見所謂的長輩欺善怕惡、「律己以寬,待人以嚴」、每每理虧便以輩分和權威「大石砸死蟹」,便很自然會嗤之以鼻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