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生活

其實我很美:《忘形水》

其實我很美:《忘形水》
廣告

廣告

電影上映時,我不止一次被朋友推介這部很好看,還是不同圈子不同口味的朋友。我沒有跑到戲院看,因為我看過Trailer覺得興趣不大,而且,女主角的樣子有點嚇人。

然後,電影贏了奧斯卡最佳電影。其實其他入圍入品很多我都沒看,而且這個亦不代表什麼。在從美國回香港的飛機途中,我選看了這部《忘形水(The shape of water)》。不是不好看,但亦不明白為何有些朋友極度讚好,更不清楚為何是奧斯卡最佳電影。後來讀到一些論述,可能是他帶出小眾被忽視針對不公這方面,在侵侵統治的美國,有個原因。

這是個發生在美國冷戰時代的故事:女主角Elisa是一名在河邊被發現的棄嬰,他頸上有三條神秘的疤痕,而且他是天生啞巴。長大後他在國家秘密實驗室當清潔工人,意外讓他發現一條從南美捕捉回來的兩淒人魚生物正被研究。Elisa出於好奇多次與這生物接觸,竟然發現這生物能夠給他回應,這讓Elisa欣喜若狂。

由於Elisa不能說話,他一直受到一定程度的歧視,而電影中跟他有關係的也代表著其他在社會被看不起的:有他的鄰居,一名有同性戀傾向過氣插畫師,還有跟他最要好的同事,一名黑人女清潔員,在家受盡丈夫欺凌。在Elisa眼中,這生物不會介意他不能說話,而這生物因為其怪物的外表,也面臨被捕捉他回來的人類暴力對待,甚至準備將之解剖。

負責這個項目的是白人軍官:他在電影開初已被這生物咬斷手指,所以對他恨之入骨;另一重要人物是研究這生物的科學家,雖然他是俄羅斯派來的間諜,需要聽命於俄羅斯軍方,但他慢慢發現這生物能夠給予人類反應,不覺得應該將他草草殺掉解剖。

當Elisa慢慢開始對這生物產生感情,他希望將生物救走,不過單靠他一人之力是沒可能的,他向鄰居求助,本來並不同意的他在感情受挫之後,明白Elisa為何會「愛上」生物--因為寂寞,因為被歧視,能夠遇上懂得自己也不介意自己缺陷的「人」是很難得的。

營救生物離開那段戲還算緊張的,但全片拍得最精彩的,應該是Elisa幻想中能夠又唱又跳表達愛意的歌舞,與及在其住處浴室內注滿水的那段交合劇情,前者是完全感受那份甜蜜與喜悅,後者因為奇幻與取鏡漂亮沒有讓人有半點不舒服。

Elisa很明白沒有可能永遠留住生物,因為生物不能久活於地面,所以最後也要忍痛將之送回大海。同時軍官也發了狂般要找回生物,因為軍令如山,因為前途;至於那位科學家,為了這生物,也送上了性命。暴力再加暴力的結尾,當然最後Elisa跟那生物一同跳進大海後的那一剎還是有點動人的。

電影是不錯的,同樣也有點為小眾受壓帶來反思,也讓很多寂寞人應該有點共鳴:女主角一直活在那個很壓抑的世界,就算他習慣了,沒有投訴,但內心其實非常寂寞。而那個鄰居其實也反映很多很多的都市人如我們,問心說,也是很寂寞的。

誰也希望遇上那個能夠心意互通可以在他面前做自己不用擔心什麼的人,哪理別人怎麼看。

只不過,我還是不覺得這是一部好到值得拿最佳電影的影片。

原文刊在此
三十過後一個人住 Facebook Page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