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仙道彬

《蘋果》體育專欄作家,情迷NBA,執着本地籃球,最愛落場打波。 網誌

社運

所以才要留下,因為欠他們太多

所以才要留下,因為欠他們太多
廣告

廣告

回到家,還是忍不住重看這幾年的回憶。

我不怪朋友,或很多香港人,自2016年後,開始倦怠,不想再談政治。記得雨革最後一晚,我在金鐘拍了很多相片,好怕自己幾年後就忘了。連綿幾公里有無數banner海報口號,其中一張banner上有句細字,我一直印象深刻,就是「奴性的人何其多!」

這幾年,越發失望,不止民生,不止政治,不止法制,不止寫得出來,而是所有一切。議會赤祼地DQ議員、政府公然打壓反對聲音、將無辜的人打成政治犯,然後連那層薄如紙的外皮也撕去,狼相由上而下,如中共的本相。執法者甘心淪為國家機器,漠視法紀,而所謂法制也徒具軀殼,風吹得破。

單是如此,其實不奇,畢竟在名利權慾下,甘為鷹犬的不在少數,極之正常。其實最失望是港人是非不分。新東補選,梁天琦和楊岳橋,我和同道中人,聲嘶力竭,高呼6號,最後無功而還。謊言講百遍還是謊言,但港人就似三人市虎的主角,總是迷失在金玉其外的皮相中,以為這班尊貴大狀,真的會為民請命,結果之後盡是歷史。

的確,在中共的魔掌下,就算梁真的當選,也可能會遭毒手,但最可悲的,不只是天琦最後連資格也被取消,莫須有地變成「暴動罪犯」,而是他和一班不知地厚天高的年輕人,站在前線抵抗,為港人振臂反抗,真的是「屌那媽,頂硬上」,可是結果卻如袁崇煥般,雖未至於被萬人所啖,下場卻無異,幾多港人認為他們擾亂秩序,是破壞社會安寧的暴徒,收錢內鬼奸細種種不堪字眼,卻無人想過,今日社會只容得下奴才,他們只是不甘白白燒死而吶喊出聲,就成為異類,結果是死不足惜,「坐監係應得的懲罰」。

我在沙田長大,對此地有深厚感情,記得那天,梁天琦和本民前的義士聚會造勢,我在公司睇直播,心下感動。今日,他們紛紛罪成,留下的不是怨憤悔恨,沒有憎惡港人,其中一位義士盧建民,與梁林相擁後,只是留下一句:「幫我照顧香港,知唔知道?」聞者心傷,無不垂淚。

這一、兩年,我心灰意懶,今日更加絕望,但要遠走,細想後還是做不到。抗爭不是一代人的事,我又想到《Batman:Dark Knight Rises》中的劇情,包括警長James Gordon在內的民眾被所謂法庭「判罪」,流放到冰面等死,今日港人何其相似;如果當時就絕望放棄,那有之後Batman重臨,light it up全市,反抗成功?香港最後結局如何,我未必在有生之年看到,只希望大家記得,曾經為香港犧牲自己的一班義士。看看議會另一端的么魔小醜,成為特權階級,享受榮華富貴,公然知法犯法,依然在高堂之上扮成正義,可是直到最後,梁天琦和很多年輕人一樣,他們大可走另一條路,但他們沒有成為奴才,堅持走到最前,奮力抗爭,就算入獄,依然想照顧香港。他們,才是真正有必死決心,而非講就無敵、金玉其外的人渣。

所以才要留下,因為欠他們太多。

「我只是想確定,在我放監時,不論是三年、五年、十年,都會有人在等待我。」

羅冠聰談梁天琦:
「我跟他說,無論你走多久才走出監獄,你走出來,我們都在。」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