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陳巧思:「我們這一行積累了十年的憤怒現在全國都開始爆發了!」——訪問中國塔吊司機罷工參與者王師傅

陳巧思:「我們這一行積累了十年的憤怒現在全國都開始爆發了!」——訪問中國塔吊司機罷工參與者王師傅
廣告

廣告

今年4月下旬到5月,從重慶、四川開始,全中國大陸境內的塔吊司機(香港稱作吊臂車司機)開始維權行動。這在文化大革命(1966-1976)之後是首次全國性的行業性罷工。我們對此採訪了一位H市的塔吊司機王師傅。

塔吊師傅們的待遇如何?工作條件怎麼樣?為什麼要罷工?

我們工作時間是從早上6點到11點,下午1點到6點,晚上7點到11、12點,有時到淩晨幾點。基本工資6000,也有4500、5000、5500、6000的。沒有加班費,包吃。也有不包吃的。不如打雜的小工,小工一天200多,還有加班費。工資待遇低,沒有保障。工人打我們塔吊司機,項目部也不過問。無償奉獻,十幾年打工經歷,什麼樣的工地都做過,吃苦的都是農民工。出了事情還要擔責任,自己的人身安全沒有保障。

我們的想法其實很簡單。我們一直在基層在一線工作,我們都是農民工,都是不是怕吃苦不怕累的,在工地上面,被專案部瞧不起、被工人瞧不起,然後打壓我們的工資、打壓我們的福利待遇,我們這一行時間長,加班沒有加班費、節假日沒有節假日休息,工資又少。我們這一行積累了十年的憤怒現在全國都開始爆發了,全部都在開始漲工資,然後要求專案部的開發商給我們加班費。在法律上,不知道是不是受保護的,因為我們在工地上一點支撐的都沒有。項目部叫我們幹什麼我們就幹什麼,吃苦勞累是我們的事情,但一點好處都沒有撈到,該有的待遇起碼要給我們。我們這一行對城市的發展還是有很大的貢獻的,到頭來得到的是什麼呢?被開發商打壓、被二包打壓。

我們不是流氓,我們保證自己的立場,我們鬧我們的,不會影響社會,不是一場暴亂,我們只是為我們自己的福利待遇爭一口氣,如果說政府沒人管,工地不管我們,那我們就不幹這一行,H市是個很大的城市,幹我們這一行的,只要是做房子的基本都有我們這一行,只要有一半的我們這一行不做,那整個H市的經濟影響都很大的。

我們這些農民工,沒有必要去欺騙社會,去騙取政府的同情。我們是一線的農民工,搞建築這一行,老闆拖欠我們的工資,打壓我們的工資,抵制我們的福利待遇,都是好久好多年前都存在的事情,不存在欺騙。農民工建設的城市有誰會記得我們呢,該賺錢的都賺錢,有誰會管我們呢,農民工還是最窮的人啊,國家雖然以農民致富為本,但是現在有多少農民致富呢,還是很少的。H市的建築工太多了,小老闆太多了,黑心的二包也太多了,所以我們這一行也就待遇越來越低,越來越差。

罷工前後,和其他工種的工人關係怎麼樣?

現在只是我們行內人支持行內人,工地上面別的工種我們就管不了,別的工種跟我們塔吊工啊,信號指揮工啊,電梯操作工啊,待遇都比我們好。

我們現在集體集合是我們這一行的塔吊工,信號指揮工,運貨電梯工,內部電梯工,主要是這些以我們塔吊為單位的工種的集合,工地上面其他工種待遇都比我們好多了,他們晚上加班都有加班費,休息也很自由的,不像我們這一行,一天都呆在工地上。

最團結的話是重慶四川那邊,那邊的地方所有搞這一行的全部都起來支援,現在那一邊的話待遇基本上都提起來了,H市的市場太大了,就算有一半的同行能夠站出來就不錯了,但是希望太渺茫了。

罷工的準備過程是怎麼樣的?有沒有什麼問題和做得不夠好的地方?

我們都是自發自願的沒有什麼組織,都是我們這一行漲薪集合在一起的。我們經常一個工地一個工地跑,就這樣大家都認識了。

隨便進一下各大塔吊交流群裏,全部都是H市周邊的省市、還有全國的省市,都是在鬧罷工漲工資,也不是叫罷工,或者集體辭職,待遇不提上來當然司機都不想上班了,都可以看到某某工地、某某工地的塔吊工都在和專案部協商。是集體辭職,一個工地一個工地都在抱團。抱團跟開發商專案部先談判,打招呼,談判不好的話都不做嘛,都辭職嘛,我們明天集合去市政府要一個說法。抱團的話區域抱團、省市抱團,全國塔吊司機流動量很大,基本上每個位置都認識很多塔吊司機,都跟當地的記者司機有聯繫,小團抱小團,小團抱大團,一團一團把我們串起來,連接起來,把我們的行業抱成大團了,最後是對企業對黑心的老闆有震撼力有影響力,我們的這次辭職漲工資才會有效果。

我們準備第二天集合。我們要到市政府去集合一下、還要到勞動局去集合一下、還要到H市總工會去集合一下。看這些管建築工地上的政府部門,看他們為不為我們出面。他們不出面的話我們同行都辭職了,都不會再入這一行了。這就會導致我們整個市場都是空白的,斷了整個市場的生命線。

4、罷工的過程和結果?

我總結了一下罷工那一天,罷工那一天我們分成了3批人,河邊開始集合,早上十一點不到,現場有300多人。第一批人橫幅還沒有拿出來,剛剛要拉的時候,就已經被政府部門的巡警圍下來了,把橫幅一搶,然後還對我們人身攻擊,放一些狠話,現場還有員警在拍攝圍觀人群,剛好鬥魚直播節嘛,河邊巡警有好多,後來防暴隊還來了。失敗是必然的,因為我們個人也不團結,當時去了那麼一些人,也不是很團結。抓了一批人,帶到派出所裏面去了。然後我們第二批,是在河邊進去的大門口外面,又結集了一批,準備拉橫幅的,也被巡警阻止了,巡警說這樣鬧沒用,讓我們去政府部門去維權,我們然後去了H市政府那個門口去申請,當時是H市政府的信訪辦接待我們的,當時我們都在信訪辦裏面去等的,當時有兩三百號人,但是只讓我們進不讓我們出,陸陸續續外面來了好多特警然後還有員警,把我們圍在裏面了,不讓我們出去。政府部門信訪辦跟我們講的是,讓我們找幾個代表出來跟他們談,當時同意我們這一行要求的待遇就是漲工資還有加班費,但是沒有明確出書文,只是口頭協議,初步就是這個樣子,下午各自回各自的工地。

最終被政府打壓下來了,把我們這些H市的、周邊各省區來的司機全部都打壓下來了。政府說司機是哪個位置的,就回當地,找當地的政府、當地的建設廳、當地管工地的那塊位置去起訴、去上訴,H市就只管H市這邊的。三百多人事情搞成這樣,真的是不好搞啊,國家完全不支援我們這些人啊。就只能靠我們自己自發了,打壓市場。罷工,集體辭職。

什麼事都沒有談,政府不管,政府在打壓我們,政府已經下檔了,讓各個區域的派出所,然後到現場每個工地上面調查,把那些開塔吊、開指揮、然後運貨電梯的人員登記,叫我們這些人不要出來鬧事。政府不支持,那我們就自己自發的抵制這一行。工資低了,我們不出來,我們自己線上下抱團。

我們當天鬧過之後,第二天馬上都有區域的派出所到工地上面來調查,然後來登記個人資訊,然後拍照,叫我們這些人不要去聽信那些網路謠言,不要去參加那些罷工,不要去搞那些暴動。我真是想不通那些人的腦子怎麼想的,是不關他們的事,所以說他們政府部門就這樣,說你如果說感覺不好可以找工地,如果不管你可以找有關部門管他們的部門求助。這有必要嗎?說實話有必要嗎?如果投訴有果的話,那我們這些人也不想這樣去鬧的,反正我想全國搞塔吊這一行搞建築這一行都在鬧漲工資。我就不明白國家是怎麼想的,是不是?如果是個別的話那就算了,現在是全國的同行都在鬧,那就肯定是問題很大的,是不是?國家不正視,當地政府也在打壓,所以說我們是鬧不起來的,自己立場把握好,搞得不行那就換行。如果說搞塔吊這一行全國都換行了,我相信這種狀況是前所未有的。

五一過後現在我們有一批又去了省政府,那邊還不知道鬧的什麼樣的結果。現在我們私下裏面組織抱團的,就是自己在下面操作吧,基於現有的工資,我們都不去接,都有一個價,超過這個價,我們才去。政府鬧不起來唄。

結果就是有好一點項目部基本跟司機加薪了,黑心的專案部,打人不給工資。

辭職以後的打算是怎樣?

我們辭職了,不漲工資我們就不搞,然後就找新的工地去談工資。有的說工資漲起來了,項目部把人換了,那樣的項目部,我們也沒有辦法去跟他搞。國家打壓我們,項目部打壓我們,哪叫我們是弱勢群體呢。就這樣,鬧不起來不鬧,不搞這一行大不了換行可以吧。(木工、鋼筋工等,搞塔吊受氣)

我們鬧就鬧了,不會再做這一行了,難道會餓死嗎?換工作,換待遇比較好的工作。中國最不缺的就是人口,我歡迎那些工地自己去培養新一代的塔吊司機,希望他們能培養出更好的司機來。但是前提他們工程就很大了。前幾天,H市W區H工地一台塔吊倒塌,然後就是今天W工地死人事件。老闆在外面找人,好多人進這一行都是技術不到位,隨便操作導致塔吊倒了,工地出事,但是都被當地壓下來了。

現在沒有工作,沒有7000元的工資與包吃,沒有加班費,是不會接活的。偶爾頂班,觀望行情,不行轉行。

有什麼經驗教訓?

沒有組織性,場地沒選好,時間段也沒有選好,然後去政府部門鬧,政府部門也不瞭解我們這一行,也不知道我們鬧什麼,然後他H市的政府肯定讓各區的政府去瞭解,但各區的政府和專案部,和工地穿一條褲子的,雙方都是利益合作,他們肯定是支持開發商。

人不齊心,觀望的人太多,都想不勞而獲。政府就是欺壓百姓,明著一套,背後做小動作比兔子還快。

員警現在都是吃乾飯的,跟當地的開發商都是有關係的,當地開發商通個氣馬上就跑到工地上來欺負我們這些農民工,我們農民工都被欺負多了,見怪不怪了,你打吧打吧,你抓我幾天就抓我幾天,我又沒犯法,又沒打人,我又沒有做傷天害理的事。關我幾天還得把我放出來。但是我們不是一個人鬧,是集體鬧。有好多員警來登記我們這些塔吊、信號指揮的。員警跟當地開發商都是穿一條褲子的。

現實很殘酷,政府明著一套背著一套,現在的社會是金錢社會,工地跟國家創造利益,跟他增加稅收,政府肯定要給他開一點綠燈啊,照顧他一點啊,是不是,這個雙方都是互相利用的,再怎麼打壓就那樣吧。就像罷工那天拉橫幅,晚上肯定成功了,或者白天的話剛好直播節,現場有幾萬人,員警巡邏的有兩千人,橫幅還沒拉起來就被帶走了。

重慶比較團結,一個行業都集合了,現在那邊政府出面,工資基本在7500—8000,有加班費。

你們有建立工會的打算嗎?

沒有,工會是幹嘛的?

訪問者點評:從這位工友的敍述來看,一開始缺乏組織性,基本上都是利用QQ群來聯繫,平時缺少線下的交流。大家鬥志不高,觀望的心態嚴重。組織者也對政府有一定的信任,缺乏持久鬥爭的準備,希望一次就搞成功。關於未來怎麼走,還很迷茫。

2018年5月17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