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韓國Metoo運動過後,職場性別歧視問題還未見改善

韓國Metoo運動過後,職場性別歧視問題還未見改善
廣告

廣告

於2018年初,來自美國的舉報性罪行的Metoo運動在韓國亦掀起舉報風氣,上至檢察官,下至國民紛紛發聲訴說自己遭受性騷擾、性侵等經驗,從而讓政府注視性罪行的問題。至今,韓國的女性主義平權運動看似比以前順利,但除了最近因偷拍案件掀起的爭議之外,從職場文化上去看的話,要達到真正的性別平權,韓國還有一大段距離要走。

事源於4月尾韓國人事革新處發佈的調查報告中,顯示韓國政府部門中的女性公務員在女權運動崛起的期間,依然感受到高層間有性別歧視的意味。該部門早於2月23-27日針對1萬5多名女性公務員進行了調查,有77.4%的女性同意在晉升過程中感受到性別歧視,同時卻有64.5%男性不同意存在性別歧視的問題。此外,根據《福布斯》的報導,韓國的職場中,身居管理層要職的女性比例依然較低,部分僅佔整個廿董事會及管理層的2%。

雖說,Metoo運動與職場性別歧視沒直接關係,但從Metoo運動起就能夠讓韓國大眾明白韓國女性在大部份場合上如何受到欺壓,甚至連被性騷擾都不敢直白表現出來。韓國根深蒂固的職場文化中,充斥著由男性主導的色彩,正如該調查報告所反映的,不少管理層在考慮晉升人選時,必會先考慮男性,因為他們願意在聚餐及其他時間對他們阿諛奉承,同時女職員害怕被高層上下其手之下,就被高層輕視。這原因亦反映於這調查之中,有29.8%女性認為構成職場性別歧視的原因,是受到以男性為中心的組織及社交文化的影響。

職場文化帶來性別歧視的普遍度,在韓劇作品中都反映了出來。2014年韓劇《未生》正正以職場人的生活困境為主題,帶出韓國的職場文化為勞動階層帶來的無形壓力,劇中姜素拉飾演的角色,是主角中唯一一個同是職員的女主角,在比例上除了形式對比之外,初頭其打扮均迎合了顧客及高層的需要而變得較為性感,這些均真實反映了韓國女性在職場上如何受到因業務及辦公室政治的欺壓。而最近的韓劇《經常請吃飯的漂亮姐姐》同樣展現了一個都市女性在面對職場壓力的心境,聚餐中被上司性騷擾、不接受上司的命令時遭到多重及不公的責難等都是現今韓國職場女性上仍遇到的問題。

可能有人會疑問,究竟韓國有沒有與香港一樣的性別歧視條例呢?其實是有的。早於1998年,韓國政府轄下的女性特別委員會(女性部)成立,目標是取消社會上對女性任何形式的歧視及暴力,並積極鼓勵韓國女性投身社會及參與政治。而於2001年成立性別平等部,2005年就改組為女性家族部。盧武鉉政府在任期間亦積極手一日人出不同形式及公約的《禁止歧視法》,而把法例項目截至2008年1月,韓國政府在就業範疇中訂立的反歧視條例約有15個,其中針對職場與性別歧視的條文,主是《推進女性社會地位法》、《男女僱用平等法》等。

但即使有法律存在,性別平權於韓國依然是棘手的問題,除了職場中的服從文化早已讓管理層習慣有奴性的勞工追隨之外,由儒家思想植入韓國社會的文化就知道,父權的概念在韓國絲毫不減。若要從職場上未見改善的性別歧視問題,去看整個大社會,要改善整個問題,不只是法律上,文化上亦需要加倍努力。政府應擔當主導角色,教導國民性別平權這些議題,讓不少人知道從性別層面上剝削、歧視、貶黜另一性別來建構更高的身份地位是不正確的事情,這些舊有的父權概念亦需透過社教化摒棄。但遺憾的是,早前Metoo運動期間曾有國民在青瓦台網頁上請願,要求在中小學加入女性主義的教育,卻被拒絕。

要教育女性主義的原因,是因為太多人對女性主義存在誤解,以為女權就是重新壓迫男性,締造一個「女權社會」造成更大的霸權。若要談及女性主義,其實不少人認為摒棄父權價值亦是替男性爭取權利,例如傳統文化賦予男性的性別定型、社會期望都會得到廢止。現時性別平權於韓國遇到最大的問題,就是民眾未能辨識女性主義究竟是什麼,還有根深蒂固的傳統文化還未能透過社教化進行理智的批判。從職場性別歧視問題就可見,如果政府還未在性別議題上加倍努力的話,距離締造真正平等的韓國社會,還是很遠。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