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李達寧

序言書室及實現會社書店老闆 網誌

生活

左翼的自由與道德初議

左翼的自由與道德初議
廣告

廣告

今時今日,在香港以至世界各地,說起「馬克思」、「共產主義」都是非常趕客的。與其講左翼思潮,不如隱去這些大招牌,好好講實存的社會問題、抗爭手法,或許更容易說服他人。但今年適逢馬克思200年誕辰,筆者至少想寫一篇關於左翼道德的文章,就讓見了「左」沒有立即想到「膠」的朋友,獨享我以下的書寫。

近年提起「政治的道德」,難免令人想起周保松或他主張的自由主義。而我不止一次以周保松為對象,厚著臉皮借題發揮去討論「和平、理性、非暴力」以外的可能。但由於學力所限,始終沒有正面提出左翼道德之所本。今日趁著一些討論,一點意氣,去嘗試寫這樣的題目。

左翼的道德,或說真正的道德,就在於人生的不朽(immortality)。不朽是指人生在世,要留下在世上的痕跡,要此生不枉過。兩個關鍵的概念,分別是「世界」、「人生」。

世界一方面指自然世界,山河大地,一花一草一木,是為人類生存的背景,也是我們創造人文世界的材料;另一方面是人文世界,知識、科學、文化、藝術、愛的世界,是為動物以上,上帝以下,由人所建構,稱得上真、善、美的空間。自然世界在人類存在以前、消失以後,都一直存在,也沒有朽壞的問題。人文世界,則有著人類的歷史。

人的肉身會朽壞,但人的精神和價值,可以一直在歷史中存在,成為不朽。佛陀、耶穌、孔子,故然是不朽。同時一代又一代富有理想與愛,將他們的精神貫注在真善美等追求的人,讓我們記起,甚至記不起的人,不論是革命家、文學家還是盡心愛自己子女的媽媽,也是不朽的。這刻實存的所有文明與價值,全由以往所有世代中貫注自己精神於世的人而成就,為此,「不朽」一方面是最精神性的,同時也是最物質的。當下自然世界的狀態與人類生存的處境,包括科技、建築、器物,不單是文明的載體,也是文明本身。

人生,就是個別的人貫注自己精神於自然與人文世界的奮鬥。生命有物質的基礎,動物性一面。我們吃喝睡覺拉撒,是自然生命循環的一部份。人有這麼一個「自我」,是自主自發的,不受自然生命所驅動的,可以透過實踐,作用於世界,得以展現。這種實踐自主、自我的活動,就是自由。世界是實現自由的舞台,也是讓精神留下腳印與痕跡的所在。

以上所論,與承傳自康德的自由主義並沒有太大差別。尤其以實踐自主自我為自由,其實是自由主義的核心。而自由之可貴,因為那是體現我之為我,建立我與世界之橋樑的關鍵。沒有實踐自主與自由,就如自然生命一樣,在世間不留半點痕跡。理想,也就是自由自主在世界的實現。牟宗三常言儒家是理想主義,意思是儒家追求的是這種自由自主於世界的實踐。

左翼所講的,更多是精神與物質世界的關連。左翼完全接受人生精神的一面,只是強調精神的實踐必定要體現在物質的世界。沒有純粹懸空的精神,只有透過物質世界具體的存在,精神才成立。例如說,愛作為一種精神,並不只能口頭說說,必須做出來,在世界上有顯現。

這種精神與世界的結合,構成一個後果,就是自由的實現一定面對種種的限制。因為世界並不是輕易隨精神改變的。世界既是自由的舞台,也是自由的條件和限制。我們能有多少自由,實踐多少精神,在於世界容讓我們實踐多少。不過,自然世界可以被人類活動改變,而人文世界則由人類的歷史構成。事實是人類的精神一代又一代地創造和衝擊我們的世界。世界之所以是我們實踐自由的場所,不朽的所在,正因為它能與精神互動,構成歷史。就像在毫無重力的太空,沒有所謂前行,只有在地球上,有著重力的牽引,我們才能邁步。

明白了這種世界與人生的關係,也就好容易明白左翼的一個任務,就是開拓人類的自由。因為人的精神實踐需要許多條件,左翼的理想就是讓更多人的精神有實踐的條件與可能。在今日資本主義社會中,人成為勞動者,為了自然生命的存續,為了搵食,就耗盡了時間。為了搵食以後的休息,又將僅有的閒暇用以消費。尚餘多少時間和空間,讓人去實踐自己的精神,作用於世界呢?「自我」並不像想今晚食乜餸一樣自然想到,而是需要許多時間和空間去探索,我們的社會卻充斥著種種壓迫,沒有足夠的機會和條件去令每一個人都充份發揮自由,唯有搵食依舊艱難,或曰,越來越艱難。

而勞動,其實有著比搵食更廣的意義,不單純是為了薪金和維生的。勞動應該是可以創造價值和文明的。今日還有少數會讓勞動者愛上的工作,如記者。他們的勞動同時是搵食,也是自由的實踐。當然在資本主義下他們要承受代價,就是薪金不合理地少。這年代,人要實踐自由和理想的工作,不免要承受更多不合理的對待,例如薪酬比同學歷要求的工作低,又常因而被批評為「不思進取」,彷彿只有機械式的工作、賺到高收入才是「進取」。

左翼重視所有人成就自由的條件,我們生活在同一年代,面對同樣的科技和文化水平,可以共同建構一個社會、人文世界,可惜的是現時我們實踐自由的條件在極大程度上被社會制約。以現時世界的生產力,我們大有條件增加所有人的自由。我們不應該被怎樣買樓困擾前半生,然後化下半生供樓,只為想與自己心愛的人有一個300尺的居住空間。我們不應該因為MPF沒可能足夠我們退休,所以靠投資炒賣來確保晚年生活所依。我們更不應該為了各種生存的需要而廢盡心神,讓理想與自由變得如火星般離地。安樂茶飯應該是我們生活的基本,而不是像戰亂中的一代,將之看成人生最高的成就。

羅爾斯的自由主義關注的主要是分配的正義。但這沒法完全體現人參與社會、人文世界的豐富面向。人亦不是為了分配的公義而認同民主和法治。人既然生而平等,就有平等地實現精神於世界的權利。而這個世界不只包含政治的世界,也同時包括經濟的世界。經濟就是我們每天化時間勞動生產的地方。我們的勞動既然是精神實踐的關鍵,也應該有完整的機制讓我們有自主去決定共同的經濟生活。這是左翼非常重視的一種自由的實踐。

自由,並不是一個分配和選擇的問題,而是怎樣造就一種社會,怎樣改善現時的政治經濟關係,可以令所有人實現自主和展現精神。社會是人類不斷創造和改革的空間,可以不斷開拓和成就所有人的自由。馬克思曾說「每一個人的自由發展就是所有人自由發展的條件」。世界是為一體,沒有所謂我自己的自由,而是有一個自由的社會,這個社會可以造就每一個人的自由,所以我才得以自由。能夠將所有人的自由連結,成為所有人的責任。或倒過來說,因為我們成就了所有人都自由的世界,所以這是個真正讓所有精神共享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我們都是不朽的。

此文原刊作者facebook。經周保松先生指正,與之討論後稍有修改。唯對羅爾斯文本的理解/誤解、文責盡在作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