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許峰銘

教大言論自由關注組成員丶教大前學生會副會長丶教大關注勞工權益陣線召集人丶工學同行成員。現就讀於台灣清華大學社會所。fb: https://facebook.com/jayynope 網誌

對旺角菜街大媽的粗略觀察解讀

對旺角菜街大媽的粗略觀察解讀
廣告

廣告

菜街嘈雜黑社會陀地操控固然惹人生厭,但大媽大叔「劏豬」唱跳的背後,又有否人問過他們的生命故事?以及,中老年人步入人生晚年的危機?

按平時觀察,及一些以前的採訪報導,我先假定這些叔叔阿姨是約莫四十到六十多歲不等,未到完全白髮之年,也不算年輕,亦即最早大約1949出生,那是一個怎樣的年代成長故事?

內戰以後出生,六七暴動、文革中成長。不論什麼時候逃難落來香港,唱紅歌跳紅舞恐怕是他們的童年回憶。到他們步入青年成長的六七十年代,又是香港流行歌曲起飛的年代,陳寶珠、鄧麗君丶許冠傑……六七暴動後,英殖又大興社交舞所謂舒緩青年情緒,Disco、卡啦ok、今日在油尖旺仍約莫見到的夜總會,是當時這群「大叔大媽」年輕時流行消遣的地方及活動。

我想講的是,在那麼多年後的今天,這些「大叔大媽」似乎是透過菜街的公共空間重塑他們以前的年輕記憶,「勾佬」「發姣」 等外人看起來打冷震的行為,如果將自己放入六七年代夜總會、Disco去看,又會怎樣?

當然,重拾回憶一定不是大撚哂,霸路行為一定係人人得而誅之,但一刀切背後,更應要問:係現今仇老文化盛行的香港社會,活化中老年人應該可以點做?點解佢地唔去依然係到的夜總會(利申見識少未去過)?係因為黑社會改變左夜總會玩法只招待後生/中國商人?夜總會入場門檻高?點解又唔去社區中心跳?係因為可能社區中心啲老人家又太老?

種種有可能的問題背後,都係反映緊中老年人一啲困境,融入唔到服務後生為主要的娛樂事業,又未到白髮班班行唔到,「無左行人專用區我會死架」的語境,似乎可以由此看出來。

#利申支持收番行人專用區 #但同時覺得另有問題根源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