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國際

意大利大選造成巨大政治震動

意大利大選造成巨大政治震動
廣告

廣告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意大利3月14日舉行大選,選舉結果為政治版圖造成了近20年來最大的一次震動

Chris Thomas 國際抵抗(CWI意大利)

自九零年初的「潔淨之手」(clean hands)貪污醜聞以來,建制政黨從未遇到如此的重挫。馬泰奧‧倫齊領導的民主黨遭到耻辱性的挫敗,淪落到支持度低於民粹政黨五星運動(M5S)的境地,同時,貝盧斯科尼領導的意大利力量黨的得票數,則被馬提歐‧薩維尼(Matteo Salvini)領導的右翼民粹政黨「北方聯盟」(Lega)超過。在73%的投票率中,有超過一半是投給目前檯面上反建制的政黨。這反映的是對傳統政治的明確否決,以及經歷了數年的貪腐、緊縮政策與經濟蕭條之後,普通群眾對改變現狀的渴求。

當中沒有明確勝利的一方,未來幾週甚至幾個月局勢似乎不明朗,各黨派都要竭力組建政府。

民主黨是聯合政府中的主要政黨,也是意大利資產階級最中意的政黨,但是這次大選中其得票率的崩盤甚至比民意調查預期的結果還嚴重。在意大利下議院(Camera),民主黨19%的席次只比北方聯盟多出些許,比四年前在歐洲議會選舉的40%暴跌了極多。

該黨甚至失去了原本在中部地區「紅區」(前共產黨的重鎮)的主導地位。二戰以來,民主黨是第一次在艾米利亞羅馬涅大區(Emilia Romagna)輸給了中間偏右派,只保住博洛尼亞(Bologna)和伊莫拉(Imola)等少數幾個城市。遭受到全國性挫敗之後,倫齊被迫宣布辭去黨魁職務,但要等到新政府就緒後才會生效。

經濟與政治

雖然經濟在經歷了近十年的蕭條後有略有好轉,民主黨的選情沒有從經濟回升中受益。與經濟危機以前相比,經濟成長更加緩慢,失業率也更高,多數工人階級和許多中間階級並未從日常生活中感受到任何改善。對許多人而言,危機根本沒有結束。就在選戰期間,​惠而浦的關係企業恩布拉科(Embraco),宣布從北意大利的杜林遷廠到斯洛伐克,造成近五百人失業。

從民主黨分裂出來的「自由平等黨」(Liberi e Uguali),本來看似要提供新的「左翼」選項,卻只是剛好達到3%的當選門檻。這並不令人驚訝,因為該黨黨魁和民主黨打壓工人的措施脫不了關係,像是使得工人更容易被解雇的勞動法「改革」、以及迫使工人推遲退休年齡的退休金「改革」。在投票日前夕,自由平等黨黨魁格拉索(Pietro Grasso)讓人看清了它是什麼貨色,因為他表明了自由平等 黨願意在選後與民主黨結盟。

五星運動黨在全國憑藉著超過32%的得票率,成為目前的最大黨。它在受到經濟危機衝擊最嚴重的南部大獲全勝,在普利亞(Pugli)和西西里(Sicily)獲得40%的得票,在坎帕尼亞(Campania)的部分地區(例如那不勒斯)獲得超過50%的得票。五星運動在年輕人中間表現特別突出,它從35歲以下的投票者中得到35%的票數)。

五星運動的支持者有過去左傾與右傾的選民,他們徹底厭惡傳統政治,已經打從心裡不想再理會該黨內部問題,也不理會該黨在羅馬執政的混亂,而不惜一切要「嘗試新選擇」。然而,儘管五星運動取得這般成果,它仍無法單獨成立多數政府。早先意大利的統治階級被五星運動的潛力給震驚,而推動了選舉法的修訂,其目的正是要打消五星運動取得多數的可能。現在這個選舉法卻使得統治階級失去了穩固的政治根基。

五星運動黨魁迪馬尤(Luigi Di Maio),利用過去的幾個月拉攏大企業,試圖表現出自己是未來總理的可選之人、五星運動是可靠的資產階級政黨。做法是收回五星運動過往反歐元、反歐盟的立場,並反對富人稅。他也宣布,他對與其它政黨結盟的想法保持開放。在這條道路上,他可以走多遠還是未知數,因為他得面對五星運動一開始存在的理由──因為徹底反對腐敗的政客集團和傳統政黨而集結起來的運動。如果五星運動決定和任何的一個政黨形成聯盟,那很可能是導致五星運動瓦解,而其中一部分將試圖回到起初反建制的立場。

「中間偏右」已經成為最大的聯合黨團,但它共計37%的得票數也不及絕對多數。有個顯著的改變是,卑劣地反對移民的北方聯盟黨,現在成為右派陣營中的最大黨,顛覆原先由貝盧斯科尼的意大利力量黨所主導的右派內部的力量平衡。

移民

移民問題在媒體上主導了選情,所有主流政黨都採取強硬的反移民立場。但是意大利北部和一些中部地區,北方聯盟都收割了反移民主張的選票利益。它的在全國的得票率已經從上回選舉的4%上升到這次的18%(投票支持該黨的人有三分之一過去沒有投票給任何政黨,有四分之一過去投給貝盧斯科尼)。此外,右派聯盟中的意大利兄弟黨(Fratelli d’Italia),在法西斯主義的意大利社會運動(MSI)中有支持基礎,這次獲得4.35%,是過去的三倍。這個「中間偏右」聯盟無疑會試圖爭取其他黨派的議員。但要達到50席的絕對多數門檻,特別是在由北方聯盟的Salvini來當總理候選人的情況下,將會非常困難。

卡薩龐德黨(Casapound)即使乘著反移民論調的勢頭,加上得到媒體前所未有地為它宣傳,最終也只得到0.9%的選票。然而,選戰期間一位右翼恐怖主義者槍擊六名移民的事件卻顯示出,反移民的政治氛圍已經助長了類似的危險。無論什麼樣的政府出線,反對種族主義和反對法西斯主義的問題將繼續成為政治焦點。

「一切權利歸人民」

新成立的左翼政治組織「一切權利歸人民」(Potere al Popolo),未能達到在議會獲得席次的3%門檻。它得到的370,000張選票,只在全國剛好超過1%的得票率(相較之下,2013年激進「左翼」力量得票率為3%)。這一部分是因為那種「投票要有用」的情緒所造成的結果,這也普遍影響了許多小型政黨。

對於一個選舉幾週前才形成的運動來說,再加上它又沒有得到像其他政黨(包含卡薩龐德黨)所得到的媒體版面,當選從來就不是它的主要目的。「一切權利歸人民」是由下而上形成,而且具有戰鬥力的組織,它屬於一般人民而且為一般人民而奮鬥,致力於將國內的左翼政黨與社會運動團結起來。上百場會議在全國上下超過數百個城市舉行,吸引上千名群眾特別是青年的參與。

這是因為「一切權力歸人民」所代表的,是建設一支戰鬥性的反資本主義力量,而這也是「國際抵抗」(CWI意大利)所致力的任務,所以「國際抵抗」參加了該黨的競選運動,並在其熱那亞(Genova)的選舉名單中提了一位候選人。這個組織是否會成功發展它的潛能還不能確定,但是我們會在往後的時期,繼續於地方和全國層面上參與其中。

在這個早期階段,還不可能斷言這次選舉後會產生什麼樣的政府(如果有的話)──一個由北方聯盟主導的「中間偏右」聯合政府、一個五星運動─民主黨的聯合政府、五星運動和北方聯盟的聯合政府、一個包含更多政黨的「大聯合政府」、一個技術官僚政府、一個唯一目標是再次改變選舉法的總統政府、或者是召開新的大選──這些都是可能的結果,但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一種政府能夠解決工人階級和中間階級正面臨的任何問題。

意大利的資本主義經濟危機、政治危機以及社會危機將會繼續,而透過鬥爭建設一個反資本主義的替代選項,成了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為重要的任務。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