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體育

【借來的球員 5 】大連青訓香港成名 鞠盈智:感激這個地方

【借來的球員 5 】大連青訓香港成名  鞠盈智:感激這個地方
廣告

廣告

(獨媒特約報導)今季港超聯曲終人散,傑志成功衛冕冠軍,另一「列強」東方龍獅的成績則令人失望,中場鞠盈智早前預告將離開球隊。從大連來港,由國援球員、本地球員再成為港隊代表轉眼十二載,他接受訪問時談到當中的心路歷程,強調自己是香港人:「感激香港這個地方。」

那個年頭,大連幾乎每個男孩都踢波。家鄉在大連的甘井子區,1987年出生的鞠盈智在學校的時間不多,沒有唸幼稚園,小學五年級便成為區隊成員;六年級轉到中山區,整支球隊被賣給大連實德。教練培養自家年輕球員,再賣給職業球隊是中國的常態。

大連實德出身 領隊讚是天才球員

十年河東,十年河西,「大連實德」曾幾何時如同中國足球的代名詞。2000年,鞠盈智順利成章成了這支曾八次稱霸中國頂級足球聯賽的青年軍;領隊更讚他是天才球員。「上到一隊(大連實德)成為正選,就可以話係中國最好。」寄宿的生活每天就是睡覺和練習,極其量就是和隊友玩啤牌:「青年軍嘛,其實沒有收入、沒有合約,球會包你食宿。」

2004年是中國超級足球聯賽「元年」,17歲的鞠盈智獲得上陣機會。適逢大連實德的陣中主力上調到國家隊,作為球隊中的「後生」機會來了。那是大連實德對山東魯能的賽事,阿智85分鐘後備上場,踢了不足10分鐘,但是千金一刻。「心情好激動啊,很想表現自己嘛。晚上比賽,眼睛看不到嘢啦。」原來過往青年軍的比賽都在下午,沒怎可在入黑後比賽。阿智邊說邊傻笑。「雖然只是賽和,但這場是一世難忘啊。」

或許要形容一下當時的環境,大連實德的陣中有當時的國腳、現為北京國安的總經理李明、胡兆軍和已轉任教練的郝海東。具體點來說,財力、氣勢跟地位跟今天的廣州恆大淘寶有過之而無不及。

IMG_2940

1,969公里的距離

來香港是因為受傷,是為勢所迫,也可說是因緣際會。大連實德一年後拿下中超冠軍和足協盃冠軍,成為國内雙冠王。鞠盈智、徐德帥和巢鵬飛已從青年軍跳到跟隨預備組比賽。總教練彼德域 (Vladimir Petrovic) 更喚阿智跟隨一隊練習,但天意弄人,在跟一隊練習時受傷;球隊的醫生明明說沒有大礙。後來往瀋陽比賽,阿智在練習時的左腳劇痛,到北京的醫院檢查才發現,韌帶嚴重受傷。受傷、治療、等待、康復到重返綠茵場上,這是球員的「經濟週期」,但有高山自然有低谷。

「受傷,無機會爭取表現,又剛好有這個計劃。」公民和大連實德達成合作計劃,後者安排年輕球員來香港踢波,先有馬帥、元洋、徐德帥和巢鵬飛,在鞠盈智之後還有吳昊鵬和王選宏。談到對香港的印象,阿智指從電視上覺得香港是繁華、美麗和發達,就是僅此而已,從來沒想過有機會來港踢波。「球會叫落就要落,後生無得揀,覺得係個機會囉。」

拿了幾件衫,數對波砵,便從大連跨越1,969公里來到香港。住在公民在位於灣仔的宿舍,鞠盈智對香港的第一個感覺是很熱、很潮濕,起初不習慣香港的食物:「食雞呀鴨呀(燒味)?大連食麵和餃子嘛。」

IMG_2870

公民時期

來到公民,人工不高,第一年的月薪只有4,000元。自踢波以來都是進攻中場,鞠盈智覺得來到香港可以自食其力,不用再依賴屋企,五年間替公民拿了高級組銀牌及足總盃冠軍。他指港甲的外援球員較多,自己的身體對抗能力亦較差。加上老朋友又找上門,「傷多過踢,嗰幾年(公民)其實踢得唔好。」

受傷太多沒有機會重返。內地競爭激烈,20歲沒法上一隊便沒有機會,香港25歲仲叫細路仔。在公民傷多過踢。目標有變,膝蓋每天都痛,傷及半月板。來港後右腳又傷了兩次,留在港都好,那時內地足球的環境都不太好。

在公民表現較出色的王選宏、巢鵬飛和徐德帥更曾入選中國國奧隊。阿智則斯人獨憔悴,他早已知道重返大連無望,先是來港前左腳的韌帶受傷,在港五年期間更做過兩次手術,「踢半季抖半季」,表現一點都不理想。

DSC_0362

7號為徐德帥

徐德帥

同樣來自大連,同樣效力大連實德,一起來香港,一起效力公民,雙雙入選港隊,雙雙加盟飛馬和東方;大連孖寶徐德帥是他的好兄弟。

談到徐德帥,阿智嫣然一笑:「我了解他多過他老婆,哈哈。」在大連實德青年軍時,球隊在外地南征北討,鞠盈智和徐德帥都是酒店同房。「識咗十幾年,是情同手足吧,勝過親生兄弟。」

人生總少不免有點遺憾,職業足球更是生生不息的戰場。2005年,鞠盈智迎來第二場中超賽事。大連實德作客上海申花,阿智在虹口球場後備上場踢了3分鐘,「帥已經熱身啦,但最後沒有機會上場,因為要完場了,不然能同場上陣。」

k3

2010年廣州亞運會,鞠盈智、徐德帥和巢鵬飛一起為香港隊上陣(香港足球總會圖片)

容易受傷的球員

2010年廣州亞運會,阿智首次穿起香港隊的球衣,「原本是想著中國,但著了香港」他覺得「代表香港都可以呀,都幾開心」。在亞運會表現不俗,南華足主羅傑承立即向鞠盈智招手,不過加盟的卻是天水圍飛馬。他甫來到飛馬,雙腳便一起受傷。「好慘呀,我踢波呢條路無咩好講,就係講受傷。」「傷一次、兩次,都會同自己講還可以,但慢慢會質疑自己仲得唔得呢。」

天水圍飛馬一季後「變身」太陽飛馬,鞠盈智那幾年間可說是踢到識飛,場上指揮若定,月薪更翻了一翻,高達三萬多元;更有中甲球會向他招手。但因為白鶴已離隊加盟石家莊永昌,飛馬加人工和續約留住鞠盈智。「我防守可能唔硬淨,但有腳法、有腦、會派波。」

從此只有眼前路,再沒身後身,香港是鞠盈智的一部分。但他指,如果換了是現時的中超環境,則可能不考慮做香港人。他認為在太陽飛馬時的表現較好,是因為身體健康。「我覺得我無咩特別啦,如果身體健康,表現不會太差。」鞠盈智形容是「完成了一些事,做香港人都有個交代」。

奈何太陽飛馬始終和冠軍無緣,主教練陳志康抱憾離開,太陽國際集團亦撤資,球員無班落。「很可惜,拿一個冠軍都可能繼續有得搞。」鞠盈智告訴陳志康想加盟東方,「想和徐德帥一隊」;東方總監梁守志一口答應。

來港十多年,阿智每逢農曆新年和長假期才返大連探親。「18、19歲時嚟香港,幾開心,無人管嘛,但年紀越來越大嘛。」記者在笑著說才31歲,「不是講笑。真的呀,我是獨子,父母身邊無咩人,呢幾年會好掛住他們。」

IMG_0606

愛看周星馳電影:我是香港人

「廣東話對北方人來說其實不容易。」母語是大連話,鞠盈智效力公民時完全不會講廣東話,直至轉投飛馬後才學識廣東話。除了看無綫電視劇學習,阿智更愛看周星馳電影;從前在內地看的是由台灣配音的版本,來到香港則看廣東話原版。「嚟咗五年,廣東話都唔識,唔太講得過去。講得唔標準都要講下。」他更教記者說大連話,「大飯(普通話發音)即係吃飯,標(普通話發音)即係傻。」

薄熙來90年代主政大連曾任市長,被視為薄的家臣、實德集團「揸弗人」徐明領導球隊吒叱風雲。薄熙來其後調任重慶,「意圖政變」罪成入獄;徐明捲入其中,大連實德樹倒糊孫散,他更病死獄中。

大連從此沒有實德,市內沒有中超球隊,直至大連一方去年成功升班。然而,中超這幾年都是廣州恆大淘寶的天下,鞠盈智坦言沒想到十多年來的差距可以這麼大,從前對別人說來自大連是光榮的事情,如今別人只會嗤以之鼻。

IMG_7281

2015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發生涉及歧視的海報「自己人」事件,兩場港中對壘成為全城焦點,足球終究離不開政治。記者單刀直入問道:「來了香港12年,你覺得自己是中國人還是香港人?」鞠盈智認為自己是香港人,「我真係覺得自己係香港人啊,著得件衫就係自己人,你話我哋屎波都好,但至少我哋盡咗力。」

中港矛盾「講唔明」

談到中港矛盾,阿智嘆道「講唔明」,坦言自己較少看政治新聞,認為只要做好自己便可以了:「雖然係入籍,但起碼對香港有貢獻和感情,我可能係命中註定要來香港踢波。」

本地球壇少了內援球員,球員亦不再借來香港,阿智認為是環境問題。先是內地球市近年的小陽春,加上打假波令內援球員聲名狼藉:「有點不公平吧,很坦白說,不一定全部大陸球員都打假波。」說完之後,他搖搖頭。

國家主席習近平有一個足球夢,奈何中國始終未能再次打入世界盃決賽週,中超去年更減少外援、推行U23球員政策和收購貴價球員需付重税制度等。鞠盈智倒認為,內地正朝正確的方向摸索,「至少有錢,慢慢去做吧」。

香港足球——路很遠

東方前年奪得港超聯冠軍,鞠盈智又受傷了。他感謝隊友的努力,才能完成制霸港超聯的心願。球隊去年出戰亞冠,賽前便引起軒然大波,鞠盈智透露,東方曾開內部會議,球員可能要減人工,「那時很嚴重,甚至唔洗錢轉會走都可以」。後來尋得贊助,球隊在比賽中兩度大敗於廣州恆大淘寶腳下。阿智認為香港足球的水平和亞洲列強還差很遠,不論技術、青訓、財力和設備等有一大段距離:「踢亞協可能較適合香港球隊,打贏東南亞球會先吧,路還很遠。」

DSC_4221

東方奪得2015 - 2016年港超聯冠軍

「當年體院班球員幾好波,點解唔搞呢?好差嘅決定囉。」談到距離的成因,阿智質疑「香港太少人練波」,球員基本功不好導致輸在起跑線。他提到內地的情況,大連的球員從小都是日間上學,下午練波;晚上回家做功課直至通宵達旦:「點解香港唔得呢?踢波要好就要練,唔練點會好?」他又說,在香港踢波很容易,因為踢波的人很少:「所謂的職業球員嘛,可以兩、三年無踢又可以踢返」。

要人無人,要場無場,點搞好?鞠盈智試過在練波時遭康文署職員趕走,他認為這是香港足球很大的問題:「阿姐唔俾踢,係咪傻嫁。」

此外,鞠盈智最欣賞的球員是已故的蔣世豪,第一次看到對方踢波時已留下深刻印象,他讚揚豪豬閲讀球賽能力很強:「我嗰時踢公民嘛,記得好清楚,一望我已經知道呢個係好好球員,踢兩三腳就知佢好勁,俾啲波好到肉。」

IMG_1972

盼退役後續留香港

性格內斂,不愛說話,但鞠盈智很有自信,尤其對在足球領域上的能力。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受傷咁多,仲踢到真係執到了,可能我聽日就突然踢唔到了。好珍惜每場比賽同練波,可能我聽日就退休了。」阿智日前在Facebook宣布即將離開東方,透露和多間球會仍然商討中。他感謝總監梁守志和多名教練歷年來的支持和信任:「我傷到咁,都仲俾咁多機會我。」

這是鞠盈智離開東方前的最後一個訪問。「香港樓價好貴,買不起啦,幾百萬喺大陸可以好舒服。」談到生涯規劃,鞠盈智唯一肯定的是,即使有一天離開職業足球,他亦不會重返大陸。「踢到幾多歲看身體狀況,隨緣吧,未諗退役會做咩。」

後記

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借來的球員」系列報導去年有河北的白鶴、廣州的陳立明和雲南的謝思利達,今年有來自湖北的張君和大連的鞠盈智,二人都很有指標性,張君是5年來最後一名來港的國援,而自2005年以來,共有95名國援球員來港,大連佔了30名。

在相約球員和採訪過程中,不但有球會耍大牌,更有職員拒絕讓球員接受訪問,認為內容「很政治」。獨媒人手有限,沒有專職的體育記者,只能在政經及社運新聞外的時間,斷斷續續的去訪問;但希望從小眾、基層及另類的角度切入本地足球,做到真正的真實、深入和詳細的報導。

訪問:麥馬高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