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香港的新思維和新秩序

香港的新思維和新秩序
廣告

廣告

一位具名望的立法會議員,又是什麼人大的馬逢國,因為一枝頭髮啫哩(Gel)要撻朵帶上機,這個又是一次的機場保安受考驗的事件。因為之前疑似有人的「叫我梁特首」的事件,大家應該還記得。再看看,近幾年,香港的用錢方式,也令我想到,這些都是港式的共產黨思維,一切都是抄照一直以來,共產黨在大陸的利益輸送的做法,只是香港就因為有立法會,所以,就要找來一班奴才拷鑼打鼓的支持。因為,香港人很多都是飲英國人奶大,包括小弟在內,更不幸的就是個人在政府工作過三十多年,而更從1976年就開始到大陸,尤以廣州探親,所見所聞,今天就正正在香港發生。

就住最近林鄭在立法會上講到,會成立大約20億基金來協助更換舊升降機,聽來又是一個德政,但從個人經驗,這個絕對是利益輸送的開始。首先,是不是真的有大廈沒有能力更換舊升降機,我所認知並不是,因為香港還是較為開明的社會,很多大廈都會成立業主立案法團,很多人以為為了業主利益,盡量慳錢,在一部開始出現安全問題的升降機進行修修補補,而升降機保養公司也樂於這樣做,因為「長做長有」。因此,很多樓齡都超過三十年以上的升降機,在產品劣質加不負責任的保養工作情況下,更在「行得就算」,終於都出問題,近年還有致命事件。

在升降機安全方面,如林鄭所講,政府是責無旁貸,這句話是令很多人心醉,有這樣好的建議,其實,為什麼要納稅人補助業主更換新升降機呢?因為,現時所見,出大問題都是一些私人樓宇,無論如何都是業主擁有,當要夾錢做什麼都不爽的情況下。今天聽到政府這個說法,最開心就是那些以維護業主利益所謂委員或者主席。另一方面,當然是業界,又多了生意。由於香港是投標方式,因為若果政府介入,政府就會有話事權,就會以價底者得,到時候,大家想想,是那個國家的較為得益呢?

香港的升降機的產品好獨特,也可以說是大陸產品天下,除了所有日本升降機已經和大陸合資之外,其他的公司,也因應成本配備部份大陸零件。這樣的話,誰人接到,誰人就發達,因為升降機除了買機,安裝工程之後,那些售後服務,不是免費的,這樣就是長做長有的情況,這個也是政府規定要有安全的升降機系統,就必須定期檢查和維修。當然,大陸產品一定不好嗎?並非如此,而這個就是今天共產黨在大陸的思維,大貪官又如何呢?最少他的部屬都可以分到些少利益,這個意思就像今天多項大白象工程,看似是對工人有利,大家想想,工人所佔百份比就知道,所以常常看到那些偽工會出來說拉布影響工人收入,我就會講粗口,這班就是我所講其中一種奴才。

認識一位在大陸負責大廠工程的干部,從他的身家,一個車間干部,可以有一定的財富,因為他是控制品質,更加將維修定指標,這個對於香港人來說,是匪夷所思,因為,很多東西會定期出現問題,因此,車間就會有工開,也會有機會採購大量零件,這種私相受授,在大陸已經成風,最重要就是出了事,就一定成替死鬼,最後,還是將重新安裝,維修部份從頭來過。

另外認識一位是退休村委,他的新屋就裝修了三百萬,用一年時間,若果不走進屋內,你就得從外表看得出。當然,這個在大陸官場滿街都是,就是憑著他做一個小小的村委,就可以家肥屋潤,因為一些基建,他得到的地和建好好的樓房,數之不盡,就算連村內的公安配備都是由他負責採購,這樣還是畫公仔畫出腸嗎?以上兩位朋友一出街就「前呼後擁」,因為行近點都有油水。

中國大陸貪官的事應該不關香港人的事,我只是舉例,看來香港也是走這條路,這個感覺就是當我看到有重大事故,而又涉及某些財團的時候,就會有政府官員和立法會議員護航,最典形例子就是鉛水事件,今天只告了一個「傷殘」的水喉匠,那間承建公司還越做越大。最新一單網筋問題,看來都是一樣,由政府官員和立法會又或者建制中人來護航過關。

香港人就是活在這種是非不分的日子,許智峰事件,第一時間譴責,港記者被打,特首都好似認為,記者不熟性,更有狗(唔好意思,借狗狗一用)奴才指這種做港在香港是「阻差辦公」,這個不是共產黨思維是什麼呢?一句到尾,那些有錢佬認為,我有得食,一定你也有得食。記得以前撈監房常常都講一句話:「聽話乜都有」,所以其實這個可能是一個慣常的管理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