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捐款

伍麒匡

香港土生土長的人,就讀於嶺南大學文化研究系。關心社會,熱衷於研究各樣文化及現象,熱愛研究韓國文化。 網誌

國際

李明博貪污案:藉「政治報復」自保,延續朴槿惠式垂死掙扎

李明博貪污案:藉「政治報復」自保,延續朴槿惠式垂死掙扎
廣告

廣告

繼前總統朴槿惠在多宗與崔順實合謀貪污案被宣判監禁後,輪到前總統李明博任期間的貪污案開展庭審。雖有不少人重提韓國總統沒一個有好下場,但更值得留意的,是多個保守派的總統被起訴時,如何利用多番手段使自己試圖有機會脫罪。正如朴槿惠及李明博都共同利用同一手段進行不自量力的政治鬥爭,若要分析李明博貪污案,其態度可與朴槿惠的鬥爭相提並論,並充分展現保守派的政治手段特色。

與朴槿惠一樣,李明博同樣選擇出席首次的庭審,但由決定出席審訊到完結為此,李明博與朴槿惠一直堅持是文在寅政府的「政治報復」,所以稱之為「不合理的起訴」;就多項貪污、受賄等犯罪嫌疑全部否認,認為檢方是執行文在寅政府的政治命令,作政治清算。這明顯跟隨了朴槿惠的手段,試圖讓其支持者認為現今政府是存心調查他們,這場政治鬥爭卻沒有朴槿惠般詳細,例如投訴監獄侵犯人權、環境惡劣等。親李的份子亦沒親朴般放肆,舉行大規模的太極旗集會護航。

而5月23日的庭審上,他否認全部控罪的同時,不斷表明自己沒有與大財團公司如三星等有利益輸送,還否認自己對DAS公司的實質操控。除了狡辯稱自己上任後一直杜絕財閥勾結、並沒就DAS公司進行秘密資金的籌集及股價操控,亦多次聲稱DAS公司的所有人是其胞兄李相恩,而且「按常理」沒法理解為何他會牽涉於DAS秘密資金的問題。

事實上,DAS公司的嫌疑早於十年前第17屆總統大選期間已經曝光,但礙於當時長達十年的民主派執政後,不少保守勢力決定利用選舉進行政黨輪替,所以李明博仍能勝出大選。早於參選總統時,就被傳媒揭發他在參選首爾市長前,與一名美籍韓國人金景俊在1999年設立BBK投資顧問公司,最大投資者正是本身位於韓國慶尚道的汽車零件供應商DAS公司,而且三星旗下的保險公司三星生命均是投資者。當時被揭發於1987年成立的DAS是胞兄建立的同時,本身運營的資金根本不足以投資BBK公司。而DAS有這筆秘密資金的由來,是從李明博當時就任「現代建設」公司的社長期間,透過買入江南區的物業,在地價急升時賣出而得的資金,其後利用不法途徑投資入BBK公司,進行資金的籌集。BBK公司是否皮包公司仍是疑問。

此外,若李明博堅稱自己從政以來希望杜絕官商勾結的話,這根本是天大的笑話。這次庭審還就2009年12月李明博特赦三星集團會長李健熙一事進行問話,檢方質疑,李明博為了申請舉辦平昌冬奧,而特赦同為國際奧委會委員的李健熙不是唯一的目的,檢方指李明博有以特赦為條件,要求三星提供DAS公司訴訟費,不法行賄。而且在2008年,檢方調查李健熙逃稅期間,多宗控罪都被法庭裁定無效。再加上李健熙因逃稅問題被判刑,國際奧委會委員資格早被取消,所以李明博的特赦原因顯然存在不合理的地方。

韓國的法律至今未能打破慣例,對於作威作福的財閥未能作出懲處,李健熙正是能夠逃過多次法律制裁的最佳例子。但這次庭審值得留意的,是李明博意圖像朴槿惠般抵賴,並意圖把自己在任期間侵蝕國家民主及經濟的表現推卸給他人,這無疑亦是徒勞無功、白費心機的政治鬥爭。

而他與朴槿惠的沒落,除了反映韓國民主化、去獨裁的道路重新恢復之餘,還能反映保守派的政治思維根本不能說服人心,而且確立威權統治後,終有倒台的一天,因為推行威權的時候,需經過不少違法及強硬的手段建立。而且,對於李明博、朴槿惠被拘捕及判刑,不是政治清算積弊的結局,皆因民主化進程最重要的,是對昔日破壞民主的當權者的控制國家的財團進行依法處置。這只是個開始。現時四大正式受法院制裁的總統全斗煥、盧泰愚、李明博及朴槿惠,除了被歷史記載為破壞民主化及自由經濟的當權者之外,韓國的新時代更應進步的,還有正式懲處控制國家財富的大財團,別讓他們多次消遙法外。保守派的倒台,意味著那些有份一同犯法的大財團的倒台日子也不遠,不知何時,但總有可能。

廣告